風與自然 作品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一統天下

    

道謝。“這段時間,麻煩大師了!”他說完,就讓人去準備送夜沐離開的事宜了,完全沒有注意到無聲和尚臉上,那種近乎焦躁的神情,那是他從來沒有過的表情。但另一邊,墨臨淵遭到了伏擊!當墨臨淵請碧華大師出山時,卻意外發現碧華大師已經慘死家中!下一秒,無數殺手蜂擁而至,打了墨臨淵一個措手不及!好在墨臨淵準備充足,將刺客全部擊退了,但一想到太皇太後能先一步殺掉碧華,墨臨淵就十分擔心遠在寺廟中的夜沐!如果碧華受到了...夜沐表示,她在部隊很是乖巧,上級領導雖然極力想挽留她,不過見她去意已決,便放棄了,一些她帶出來的男人們,倒是哭了不少,還說等他們以後有假期了,會來看她,不過特種兵這一行,哪有什麽真正的假期?

她讓他們好好幹,然後瀟灑的走了。

夜震德聽了,心裏微微鬆了口氣。

“沒事就好,小沐啊,最近你要是沒事就少出去,陪我說說話也行。”

一想之前那麽多年,都沒能在一起好好聚聚,夜沐點點頭,“好!等你出院了,回家我給你做飯吃!”

夜震德聽了挺開心的。

晚上的時候,夜沐半夜有點餓了,她看一邊的夜震德睡得很香,便輕手輕腳的下床了,出了門之後,整條走廊空蕩蕩的,還真是有點嚇人。

夜沐準備去醫院外的二十四小時便利店買點零食,可是在準備下電梯的時候,突然一個黑影朝她撲來!

夜沐的反應一點都不慢,連忙一個反扣,兩人便一起摔進了電梯裏!

“你是誰?為什麽偷襲我?”

夜沐將對方按在電梯的鏡子上,那人是一個她不認識的男人,此時他貼著電梯,並沒有反擊,而是對她笑著說。

“夜小姐還真貴人多忘事,你忘了幾個月前,從我手裏搶走的貨了?”

夜沐皺眉,“你是海盜?”

這時電梯的門突然開了,而那人一個反擊,將夜沐隔開。

“我來隻是想告訴你,不該你動的東西最好別碰!我給你三天時間將那東西交出來,否則,小心你父親!”

說完之後,他就跑了,夜沐也沒有去追,一個傳話加試探她身手的人,抓了也沒用。

隻是,交出東西?她怎麽不記得她拿了他們的東西?

這個突然出現的人讓夜沐很緊張,她打了幾個電話出去,雖然她已經退伍了,但人脈還是在的。

對方有些慢才接了電話。

“誰?”

“是我,夜沐。”

對方吊兒郎當的聲音一下就精神了,“夜小姐,您大晚上打電話來,有什麽吩咐?”

夜沐問,“我幾個月前不是緝拿海盜,上交了一批貨麽?我當時沒細看,你現在能幫我查一查,那一批貨裏麵有什麽麽?”

這個要求雖然有點過分,但是對方半點不含糊,就查了,過了一會才告訴她。

“那是一批化石,隕鐵,還有一些違規器械,有人搞非法研究,而這些東西和毒品混在一起,被一起上繳了。”

夜沐聽得很稀奇,“那後來那些海盜審訊的時候,沒有說什麽?”

對方又幫她查了一下,壓低了聲音說。

“審訊內容是機密,我告訴你了,你可千萬別說出去。”

他看著內容似乎有點想笑,含著笑意告訴她,“被抓的那一批人裏邊,有幾個搞研究的,他們說他們已經發現了一種能夠讓人延長壽命的物質,隻是那東西輻射太強,不允許入境。所以他們才鋌而走險,還說要我們將他們的研究成果還給他們,據說,是一小管藥劑。非常小,隻有手指大小。”

他們這麽說,夜沐突然感覺瞪大了雙眼。

如果是那個東西,她……她有印象啊!

當時……她先是查獲了一批要運出境的文物,那本傳記就在其中,後來,她回去的路上又順手查獲了一批想偷渡入境的非法物資,當時他們還和海盜打了一架。

而在混戰過程中,她伸手要抓一個想要跳水逃走的老頭,誰知那老頭功夫還不錯,隻是不如她,被她抓住,他情急之下,反手將一個針管紮向了她的脖子!

當時她以為是麻醉劑沒有多想,因為被刺中的一瞬間,她是感覺到了暈眩的,不過她還是沒有放過那個老頭,成功將他抓捕歸案,但可惜的是,他似乎在牢房自殺了。

現在想來,那個老頭給她注射的藥劑,估計就是他們要找的東西了!

隻是她注射之後沒有覺得不妥啊,她事後還去軍醫那檢查了,軍醫也說她身體很好,沒有問題。

還是說他們的研究已經成功了,注射了那個東西之後,除了能延長壽命,沒有別的效果。

夜沐掛了電話之後還覺得很奇怪,不過她現在被盯上了,她沒關係,但父親還在這裏,於是夜沐又給她上級打了電話,申請保護。

以她父親的軍功,上級領導一聽明情況,就表示會派人過來保護他。

不過夜沐沒有說實話,她隻說他們被恐怖分子盯上了,需要幫助。

至於那個藥劑的問題,她覺得她要去好好驗一次血纔好。

另一邊,另一個世界。

夜沐已經換血成功了,但是注入新鮮血液也沒用了,因為夜沐已經變成了一個活死人。

墨臨淵看著沉睡中的夜沐,已經一個多月了,他日日守著她,希望她還有回來的時候,可惜沒有。

她呼吸清淺的仿若遊絲,不管是禦醫也好,和尚道士也好,都無力迴天。

之前有個老和尚說,夜沐是因為魂走了,魂走了,身體怎麽可能會醒?她或許會一直長眠,直到她死去的那一刻。

那和尚並不是危言聳聽,夜沐一直沉睡,就不能吃東西,即便墨臨淵每天參湯給她吊著命,也不是長久之計。

此時墨臨淵握著她的手,金碧輝煌的宮殿內,隻有他們兩個人,隻有通明的燭火在搖曳。

“小沐兒,我要走了。”

這一次,他是來辭行的。

因為有一個道士告訴他,他隻要完成他天命所束的事情,或許天命之人才會醒。

而他的天命,不就是夜沐說的,一統中原?

墨臨淵還記得,夜沐說他是千古一帝,那麽是不是當他變成千古一帝了,她就會回來?

雖然這個希望很渺茫,但是墨臨淵還是賭了,而且如今這天下被閔良攪得一團糟,他現在若是想要得這天下,還是很簡單的,需要的隻是時間罷了。

他不是不想帶夜沐一起走,而是她的身體不允許,所以,他來道別,並在她的唇瓣上輕輕印下一吻。

“我走了。”

他消瘦的臉頰看著有些嚇人,眼中也滿是血絲,但神情非常堅定!

“我走了,我會完成我的天命,我希望我再回來的時候,你會醒,好麽?”難?你跟我來就是。”說著,她就一馬當先走在了前麵。趙明玉遲疑了片刻就跟了過去,看來這郡主十分受寵,她作為使臣,又是人家郡主帶進去的人,想必就算被抓了也不會有事,於是就跟著去了。主要是,她真的很需要見到墨臨淵,哪怕單獨見一次,她也有八成把握,能叫對方改變主意。而夜沐會帶她去,一是覺得這個人身上有疑點,二是……她萌生了一種非常幼稚的想法,那就是這個趙明玉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燈,就讓她去會會墨臨淵好了,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