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與自然 作品

第二百四十七章 番外:與子成說

    

天下,她回去做她未完成的事,一切都會順利很多!這簡直就是老天給的外掛!夜沐高興得忘了身體上的疼痛,激動的說!“有了這些,我們要做什麽都簡單多了!簡直不能更棒!”原本還在震驚中的墨臨淵聞言驟然看向她,她說的是“我們”,而不是“我”。如果換一個人在這,一定會想著怎麽殺他滅口,隻有這個傻丫頭,會什麽都告訴他,把他當自己人……興奮片刻後,夜沐拉著墨臨淵的手說,“我們快上去,將這個地方掩蓋起來,不能讓任何人...懷孕的女人都是非常辛苦的,然後夜沐這一胎肚子還特別的大,後來禦醫說夜沐這一胎很可能是兩個寶寶,這讓夜沐有些吃驚,因為一般龍鳳胎的話都是要祖上有基因才行。

但沒關係,也許是男主開了掛呢。

終於到了生產那一天,墨臨淵在外麵非常著急,因為禦醫說夜沐這一胎,因為胎兒過大,可能會造成難產。

而夜沐也確實進去很久都沒有動靜了,心急如焚的墨臨淵看著一盆一盆的血水被端出來,他想都不想便衝進去了。

此時夜沐確實覺得很難受,而這個時代的穩婆,其實就隻是起到一個安定人心的指導作用。

接生的人一遍遍和夜沐說讓她用力,夜沐臉色蒼白,看到墨臨淵進來也沒有任何反應。

其他的人見到皇帝陛下進來了,都非常的震驚,因為女人生孩子向來被認為是非常晦氣的事,不過他們都沒有辦法去左右皇帝的意誌,墨臨淵一進來也沒有讓他們下跪,而是坐在了夜沐身邊。

見夜沐渾身大汗,他心裏麵隻有一個想法,然後想都不想便說了出來。

“咱們以後都不要孩子了。”

夜沐聽著非常好笑,但痛到極處,她又笑不出來。

墨臨淵也很焦急,然後他想了想,將手放在了夜沐的肚子上,將自己的內力傳導了進去。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但死馬當活馬醫吧。

可神奇的是,他一旦這麽做了之後,夜沐就覺得輕鬆了很多。

墨臨淵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然後在周圍忙碌的宮人中,他握著夜沐的手,對她的肚子惡狠狠的說道。

“乖乖出來,不然的話出來之後會捱打!”

他這種凶小孩的語氣,讓夜沐一陣好笑,也不知是不是兩個孩子聽懂了他的話,夜沐突然就覺得很順遂了,過了不久,兩個孩子出生,而且還是龍鳳胎。

周圍的宮人都喜笑顏開,而墨臨淵,卻特別心疼夜沐。

此時的夜沐臉色蒼白,氣若遊絲,原本充滿活力的臉,此時看著怏怏的。

上一次生太子的時候,很容易就生出來了,他也沒有多費心,但這一次夜沐很痛苦,而且流了很多血,這讓墨臨淵對兩個小孩子的到來,一點都不興奮了,還有點生氣。

不過該賞賜的還是得賞賜,事後墨臨淵也大赦天下,讓更多的人知道他又多了一對麟兒。

一個月後,小太子看著白白嫩嫩的弟弟妹妹,非常好奇。

“娘親,他們怎麽長得一模一樣啊?”

不過兩個小寶寶都長得很可愛就對了,是那種會讓人一眼看到就想親一口的可愛。

纔出月子不久的夜沐,聞言笑著說道,“因為他們是一母同胞,他們以後也會長得很像的。”

小太子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因為他非常喜歡弟弟妹妹,所以還說讓夜沐以後給他多生兩個。

這個時候,墨臨淵進來了,聽到了這話,他將滋補的湯水放到一邊放溫,對自家兒子說。

“生孩子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你不能因為想要弟弟妹妹,就讓娘親辛苦,知道嗎?”

見太子還沒反應過來,墨臨淵繼續說道。

“而且你身為哥哥,要照顧弟弟妹妹才對,這樣娘親才會輕鬆一點,明白嗎?”

小太子惶然不覺,就被自己的爹帶入坑裏了。

他點點頭說道,“父皇放心吧!我以後會照顧好弟弟妹妹的。”

墨臨淵很滿意,大手一揮就說,“好吧,那以後這兩個孩子就交給你了。”

當時年僅11歲的小太子,還不明白自己無良爹的意思。

等到18歲明白的時候,就已經晚了。

每次當六七歲的小弟弟妹妹圍在他身邊問東問西的時候,太子隻想掩麵哭泣。

弟弟妹妹打架他要管,弟弟妹妹學習他要管,弟弟妹妹衣食住行他都要管!

攤上一個無良爹,真是太痛苦了,他能說他堂堂太子直接就淪為奶爸了嗎?他還沒有娶妻啊,實在是太過分了!

而墨臨淵根本不顧兒子的哀嚎,時間一到,他就帶著夜沐開始了遲來的蜜月之旅。

有時候夜沐也會偶爾夢到現代,夢到她父親,見她父親身體情況和生活都過得很好,她才覺得安心。”

他們離開皇宮的第一站就去了煙雨江南。

到江南的那一天,天空正下著小雨,無數溫溫柔柔的江南女子從身邊走過,留下一段芬芳。

夜沐看著風華依舊的墨臨淵,想到自己已經三十幾歲,而且還是三個孩子的媽了,不由就有些歎息。

“那些女人的眼睛都要粘到你身上去了,看來你還是風華依舊啊!”

誰知墨臨淵比她更吃醋,他強勢的摟著他的腰,憤憤的說。

“之前在船上那麽多男人看著你,我還覺得很生氣呢!要不是你拉著我,我早就打他們了!”

那些居然無視他的殺氣,還是忍不住偷瞄夜沐,想想都覺得好氣憤!

沒辦法,不僅墨臨淵風華依舊,夜沐也越來越成熟美豔了,臉上的稚氣完全褪去,她看上去就是一位風華絕代的美婦人!

此時她微微一笑,眼波流轉。

“咱們都是老夫老妻了,你這樣說也太誇張了。”

墨臨淵拉著夜沐走進客棧,依舊很不高興的說。

“我這就讓你感受一下老夫老妻的熱情!”

說著,不由分說的想要欺負她,在她身上宣泄之前累積的醋意。

後來,他們去了很多地方,因為之前墨國處處百廢待興,後來十幾年的累積,很多地方又繁榮了起來,太子繼位後,這種繁華更加鼎盛。

自然也就出現了很多蛀蟲。

不過沒關係,墨臨淵武功天下第一,有他在,夜沐想怎麽做就怎麽做,他們每次都能將壞人抓住,將惡人嚴懲,所到之處雖然會鬧得雞飛狗跳,但他們走的時候,卻又能得到眾人真心的擁戴,日子過得瀟瀟灑灑!

此時遠在皇宮奮力批閱奏摺的墨元齊,聽到屬下的回稟,知道自己父母又去哪裏瀟灑了,不由十分嫉妒。

正好這個時候,弟弟妹妹來了,他們手裏各拿著小點心,一進來就送到了皇帝哥哥麵前。

“皇帝哥哥,給你吃!”可愛的軟乎乎的妹妹,一下就爬到了墨元齊的膝蓋上,而他的弟弟墨殊,大眼睛卻盯著龍案上的奏摺。

“哥哥,你在批閱奏摺嗎?看上去很好玩的樣子。”

他們的皇帝哥哥一臉不高興,這種事又費神又枯燥,哪裏好玩了?不過他想到什麽,看著自己的弟弟,雙眼微微一亮!

“小殊啊,最近學習怎麽樣?”

墨殊一本正經的回答,“太傅說我學問尚可,還需努力才行。”

皇帝哥哥露出了奸詐的笑容。

“那你覺得處理這些國事很有趣?”

墨殊點點頭,“在這個小小的屋子裏,就能決定大多數人的命運,哥哥,我喜歡這種感覺!”

“好!”

皇帝摸了摸他的頭,笑著說,“保持這種憂國憂民的精神,從明天開始,你下學之後就來哥哥這裏,哥哥教你怎麽看奏摺!”

“真的嗎?”絲毫不知道自己被賣了的墨殊點點頭,“好,我明天就來!”

此時墨殊心裏想的是:以往見爹爹、哥哥批閱奏摺的樣子,都覺得好霸氣,他很快也要像他們一樣霸氣了?

而無良小皇帝心裏想的是:等弟弟上手,他就可以退位讓賢了,想想還有點小激動?

一想到他以後可以像爹孃一樣出去玩,墨元齊就有些興奮!

而若幹年後,得知哥哥嫂子帶著姐姐出去玩去了,墨殊發出一聲哀歎,“不帶這麽坑弟的!”

他一邊批閱奏摺,一邊憤憤的想,看來是時候找個娘子,生兩個兒子了,爹爹哥哥都是坑貨,他坑不了他們,就隻好坑自己孩子了。

想到此,他立馬下了一道選秀的旨意,不過和爹爹哥哥一樣,他也隻會選一位妻子,這以後,也成為了墨國皇室的傳統,官員民間有很多人爭相效仿,然後他們發現,後宅的女人少了,煩心事也少了,生活質量飛速提升,以至於很多年後,那些大家閨秀都不願意嫁那些要娶妾的人了。

一夫一妻儼然成了時代的趨勢。

而造成這一切起源的那對夫妻還在瀟灑人間,他們一輩子都會這樣,快快樂樂,白頭偕老。

——全劇終。歸,他身邊所有的障礙遲早就會被清掃,所以,我為了你……我為了你,造下多少殺孽?我一輩子都難以贖清,所以我這輩子,已經不想再換身份了。”趙芸琴聽罷,心中酸澀,“罷,這些都過去了,今天,我不會收手的!”“那你就隻能看著我,死在這裏了!”無聲和尚的態度出奇的強勢,“我已經錯過一回了,不會再錯第二次,你要的註定不會得到,現在收手,或許還能活命!”“閉嘴!”趙芸琴的臉扭曲起來,“若不是墨臨淵,我此時已經是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