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與自然 作品

第二百四十六章 番外:龍鳳胎

    

近。”夜沐卻搖了搖頭,“不,您顯然不知道,因為隻有三隻腳的凳子,纔是最穩當的,一旦一隻腳斷了,另外兩隻腳也不會穩固,除非,再斷一根,就剩一隻腳放中間,那凳子才能平衡。”她小臉上依舊掛著笑容,但眼神卻十分嚴肅。“所以,不管世家和您說了什麽,想做什麽,您都不該答應纔是,更不應該幫他們,這四年您之所以能相安無事,就是因為三方關係穩固,不然,您以為您能安生這麽多年?”“你放肆!”這丫頭,是在說她早就該死了...他決定將這些會寫話本的人召集起來,用他們的話本去吸引別人,而別人想看懂其中的內容,就需要去學簡體字,這簡體字和他們本來會的字本就有想通之處,所以真要學的時候,還是很簡單的。

隻要他們這邊的話本精彩,那些書宣傳夠廣,就能無形中改變很多人對字型的印象,加上皇帝再下令推廣新文字的話,不要多久,這件事或許就能達到預期。

一旦新字型執行,那麽很多覺得讀書難的,或許能幫他們減輕不少負擔,而且新字型更方便記載、書寫,記憶,相信很快就會被眾人接受的!

墨臨淵聽了撇撇嘴,“這個辦法太慢了,不過看在他年紀還小,我就不跟他計較了。”

夜沐哼了一聲,“我覺得這個辦法就挺好,聽說兒子自己現在也在寫話本,不知道他寫的是什麽,他年紀還這麽小,應該不會寫什麽風花雪月的內容吧?”

墨臨淵有些危險的眯了眯眼睛,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那臭小子寫的東西,或許和他有關。

耗時一個多月,太子終於將他的話本完成了!

不過他寫的不是風流才子,而是他父親的生平,隻是書上的生平裏,父親沒有遇到娘親,他一生都是孤獨一人。

故而在最後,他寫父親很早就去世了,因為他寫的時候覺得,要是父親一輩子沒有遇到娘親,應該會很寂寞吧……

寫好之後,他就將這本傳記去拿給夜沐看。

“娘親,娘親,你不是要看我寫的話本嗎?我寫好了!”

結果他剛衝進去,就看到他那個無良爹又在吃娘親的嘴唇。

也就娘親好脾氣,每次都讓他吃,偏偏這大魔頭還不自覺,天天都要將娘親的嘴唇吃腫了才肯罷休!

夜沐見兒子來了,連忙推開墨臨淵,臉有些紅的朝他走來。

“你就寫好了?真厲害,讓娘親看看你寫了什麽!”

但就在這個時候,夜沐手指還沒碰到那本書,就感覺眼前一晃,墨臨淵第一時間回過神來,一下就將她扶住了!

“怎麽了?!來人,快叫禦醫過來!”

太子也急了,他連忙將書丟到一邊,湊過去問,“娘,你怎麽了?”

夜沐覺得有點虛,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而過了一會,太醫來了,他們給夜沐診斷了之後,然後齊齊朝墨臨淵恭喜!

“恭喜陛下,娘娘這是有身孕了!已經一月有餘!”

小太子一聽,頓時高興的跳了起來,“什麽?我要有弟弟妹妹了?”

而墨臨淵則是晴天霹靂!他明明很小心,怎麽還是有了呢?

但不管他接不接受這個現實,賞賜還是要的,諸位太醫接了賞賜,回去的路上還有些感慨。

“普天之下,身為皇室,卻能將日子過得和一般人一樣和睦,真是難得。”

他們尋常人家還有三妻四妾,禮儀尊卑,但是在宮裏,卻反而沒有這種現象,墨臨淵一家三口……即將一家四口,五口,明明是最尊貴的幾個人,但卻如一般的尋常夫婦一樣,互相恩愛,孩子也可以肆意撒嬌,不用遵守太多規矩。

很多人都說太子聰明,不少人就在想,莫非那種輕鬆的放養方式,真的能鼓勵到孩子,一時之間,不少人效仿,更是有很多男人學習墨臨淵隻娶一個妻子,一般這樣的男人都會受到女子的追捧,然後更加容易得到好姻緣。

夜沐也沒想到自己又懷孕了,她原本生了小齊之後,就不想再生了的,但是這孩子既然已經來了,她也不能拿掉,畢竟那些王公大臣,就盼著她的肚子爭氣,能多生幾個了。

忙和了許久,當夜沐已經能清醒的靠在床上時,她對身邊的兒子說。

“小齊啊,娘親好無趣啊,你之前不是寫了話本?拿給娘親看看!”

一直處於興奮狀態中的小齊點點頭,連忙去了,之前因為夜沐突然難受,他也慌了,辛辛苦苦弄了一個月的話本都隨手丟了,不過也沒關係,宮裏的宮人會幫著收拾的。

隻是沒想到的是,等他再回去,那話本已經不見了,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他問別人,別人都說沒看到!

小齊頓時急壞了,那可是他一個多月的成果啊,怎麽就沒了呢?

後來他找了整整一天,所有靠近的人都問了一遍,大家都說沒看到,小齊有些萎靡,但不得不接受了現實。

夜沐見兒子無精打采的回來了,有些好笑的說。

“沒關係,不見了就不見了,以後還可以再寫,你寫的東西不是要給天下人看麽?之前那本就當練手了。”

誰知小齊歎了口氣,包子臉很是無奈的說,“不行的,那一本不是給別人看的,因為寫的是父皇,所以不宜外傳。”

夜沐頓時有興趣了,“那你寫了你父皇什麽?”

想到什麽,她壞壞的笑了,“我猜一定是你寫了你他的壞話,所以他撿到了,故意不給你!”

夜沐這麽一說,太子頓時氣鼓鼓了!

“什麽故意不給?”說曹操曹操就到,墨臨淵走了進來,見夜沐精神很好,他微微一笑。

墨臨淵一來,小太子就知道自己該回去睡覺了,但他有些不高興的問,“父皇,您老實告訴我,是不是您拿了我寫的話本?”

墨臨淵一聽就皺眉,“之前你娘氣色不好,我怎麽可能注意到你的話本?而且幾點了還不回去睡覺?來人,送太子回去。”

太子一想也是,就父皇那個寵妻的德行,他之前能注意到地上的東西纔是奇了怪了。

他張了張嘴,還想說話,結果就被宮人帶了出來,害的他還沒有告訴娘親,他寫的是父親的傳記呢!

算了,下次再說吧!隻是不知道那本書到底哪去了,該不會被人丟掉了吧?而且辛辛苦苦一個多月,寫出來的東西卻沒有給娘親看,小太子心灰意冷,決定再也不寫這種東西,還是專心寫話本吧!

而那話本此時,突然出現在了海上一座小島上……特殊的氣味。林之昭笑著說,“這個是秘密,你要是陪我喝酒,我就告訴你!”夜沐狐疑的在他麵前坐下,下一秒,她麵前就遞過來滿滿一杯酒,聞著,還是那種非常醉人的陳年美酒。他仰頭又是一杯,然後咂咂嘴,“好酒,真是好酒!應該隻有皇宮能有這麽多好酒了!可惜啊,墨國皇室血脈凋零,這些好酒放在酒窖肯定都積灰了!可惜,可惜啊!”夜沐忍俊不禁,“你倒是真敢說,陛下想殺你很久了,你能不能不要這麽口無遮攔?”林之昭看著夜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