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與自然 作品

第二百四十五章 番外:推廣簡體字

    

�ģ��e�ˣ�С�僺����ҹ�忴�����xȥ�ķ��򣬾þ���ҕ���w�����xȥ�ı�Ӱ�ܞt�����Ƿ��w�����ǣ��Լ����ſv��•�����c�P����Sɳһ��������ӡ��������ӛ��֮�С��@��һ����Ů�ӣ��ͺ���ҹ���͟o•һ�ӣ����@Ƭ���g�������x���mȻ�������ᶼ����ʧ�ڕ�ʷ���L�ӣ������J�R�������˽��^�������@�ѽ�����ˡ��0�2ҹ���p�pһЦ�������Y...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穿著金色蟒袍的小男孩,皺著眉朝禦書房走去。

結果一推開門,就看到他那個無良的父皇,抱著他可愛的母後,正在批閱奏摺。

成何體統,這簡直成何體統!小太子在心裏邊不停的吐槽,而禦書房裏的皇帝大人總算看到了他。

“你怎麽就回來了?上書苑下課了?”

“沒有。”太子悶悶的應了一聲。

“那你這是逃課了?”

見墨臨淵臉色立刻變得不好看,夜沐連忙說,“你板著臉做什麽?孩子興許有事情呢?”

說著她離開墨臨淵的懷抱,走向小男孩,蹲下來笑著捏了捏他的臉。

“小齊,你告訴娘,發生什麽事情了?”

“沒事兒!”小男孩悶悶的應了一聲,因為他回來這一路已經想明白了,似乎不是什麽大事,不過見夜沐一直盯著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就說道。

“之前我用娘親教我的簡體字寫了論賦,夫子和其他同學都說,母親教給我的那些字型都是錯的!我氣不過,就和他們辯解了幾句,但是他們都這麽說,我一生氣,就先回來了。”

墨臨淵皺了皺眉,“你為什麽用簡筆字,偷懶麽?”

見墨臨淵問話這麽嚴厲,夜沐瞪了他一眼,被自己媳婦瞪了,墨臨淵就算有再多不滿也不好再說。

他眼神警告的看了自己兒子一眼,然後低頭繼續批摺子,夜沐則笑著對他說道。

“沒關係,這不是什麽大事,隻是因為簡體字是一種還沒有推廣的文字,大家不認識,自然就說你錯了,不過,這件事你想怎麽解決呢?”

小太子皺了皺眉,低聲說道,“是因為還沒有推行的原因麽?可是我卻覺得簡體字很方便,不僅方便書寫,而且還方便記憶,若是能得到推廣,那麽以後這種字型,能造福到很多沒有讀過書,或者即將讀書的人。”

夜沐看著自家兒子小小年紀就會想事情,她也不打擊他,隻說道,“那你想怎麽推廣呢?你說出來,娘親都會支援你的。”

一邊的墨臨淵低低的哼了一聲,都這麽大孩子了還要娘支援,果然太弱了!

太子原本也是想讓母親幫忙的,但是聽到哼聲之後,他挺起胸膛說,“娘,你不用操心這個,我心裏已經有章程,知道該怎麽做了!”

夜沐有些意外,兒子才十歲,就能想出好主意了?

她笑著說,“娘洗耳恭聽。”

但小男孩卻拒絕了,“娘,我要給你一個驚喜,放心吧,我會讓你知道你兒子有多優秀的!”

而墨臨淵見夜沐對兒子各種輕聲細語,有些醋了。

“夫人,你不是說了要給我磨墨,怎麽磨一半就不磨了?”

夜沐嗔怒的瞪了他一眼,還說呢!之前哄著她來磨墨,還沒磨兩下,就被他抱到懷裏去了。

小男孩露出鄙夷的表情,就是這樣,每次娘和他多說兩句,無良爹就要吃醋,不過沒關係,他已經想好怎麽“欺負”他爹了!

他得意的笑笑,興衝衝的對夜沐說,“娘,我去準備我的推廣計劃了!晚上的時候,我再偷偷的告訴你!”

夜沐剛想答應,就聽一邊的墨臨淵說,“夫人,你說了晚上要陪我泛舟賞月的。”

夜沐想起船,就有些羞怒,她瞪了墨臨淵一眼,但是人都能看出來他們之間夫妻感情有多深厚,隨意的幾句話都能冒出粉紅色泡泡。

小男孩歎了口氣,先一步溜了,而夜沐看著他的背影,回頭嗔怒道,“你看你,這麽欺負兒子,他長大了肯定不跟你親!”

夜沐一走過去,墨臨淵就再一次將她抱在懷裏,滿足的歎了口氣。

“沒關係,你跟我親就行!”

說著,就在她額頭輕輕一吻,兩人都成親十一年了,但還是和新婚一樣甜蜜。

夜沐此時已經完全長成了,而且歲月對她特別優待,幾乎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什麽痕跡,雖然她個頭還是不高,白嫩的小臉也顯得年紀很小,但已經是成熟的水蜜桃了。

她窩在自家老公懷裏,想到什麽,笑著說,“你說小齊會想到什麽辦法?想要推廣一種文字,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墨臨淵道,“反正他年紀也小,這件事交給他,夠他折騰幾年了,至於最後會有什麽成效,就要看他自己的能力了,不過這樣也好,這樣,我們就能多一點二人世界了!”

說完這段話,他已經一心二用批完了奏摺,然後抱著夜沐就朝裏麵的床榻上去了。

夜沐瞪了他一眼,“你又要白日宣淫?”

墨臨淵微微一笑,“作為忙碌了一下午的犒勞,夫人就滿足我吧!”

夜沐卻推拒著他,“不行,今天是危險期……”

“沒關係。”墨臨淵很是著急的去解她身上的帶子,“我服了藥,那種藥對人體無害,但是卻能減少你受孕的概率,別怕!”

在這方麵,墨臨淵可是做足了功課的,因為一旦發生意外,他就又要素上一年了,這種感覺可不好受。

夜沐沒辦法,被他半推半就得手了。

而另一邊,東宮內,小男孩正在奮筆疾書!

“哼哼,好你個大魔頭,就知道搶我娘親,決定了,我要給你寫一個沒有娘親的傳記!氣死你!”

說著,他就用簡筆字寫下了千古一帝四個字,然後他回想起父親平生,思如泉湧的寫了下去。

次日,得知太子在做什麽的墨臨淵有些驚訝,他聽著宮人的回稟,臉上的神情不辯喜怒,而夜沐卻很高興!

“兒子好聰明啊,居然會想出這樣的辦法!按照他這種操作模式,算是在最節省人力物力的情況下,推廣簡體字了。”

太子的辦法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他打算召集一批人先學寫簡體字,然後讓他們用簡體字寫話本。

這個時代的娛樂很少,所以一些話本都是很難得的消遣品,但因為會寫字的家境都不錯,學問好,能寫出膾炙人口的話本的人,一般都是當官的,或者富甲一方,頗有文采的人,而小太子就是想從話本下手。之昭從這裏進去之後,這門背後的路,就變了?夜沐回憶她之前在牆壁上看到的巨大迷宮圖,繼續朝深處走去。她心裏有種猜測,在看到這些稀奇古怪的機關之後,變成了現實。這裏,說不定就是進入寶藏的另一條通道,隻是這一條通道,對於一些不知道機關的人來說,危險重重,但是它造得這麽複雜,不可能背後什麽都沒有,它存在,肯定是有它的道理。夜沐抬頭,她有注意到,她一直都在朝下走,按照她進來的地方,是接近山頂的地方,那麽這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