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與自然 作品

第一章 奴隸的命不值錢

    

內力,那些力量一入體,她就渾身劇痛,彷彿要炸掉一樣!夜厲輕笑,啞聲道,“一般的功法是承受不了外來力量的,是不是……很難受?現在……咳咳!現在,為父教你寂滅神功的心法!若是不想死,就按照我的說的練!”他是那樣的霸道,不管夜沐要不要練這種武功,反正他說要,就必須要!夜沐渾身的皮肉都滲出細細的血珠來,彷彿身體已經綻開了,如夜厲所說,若是不按照他說的練,自己絕對會炸開的!所以,雖然對寂滅神功非常反感,可是...越曆六年春,天下著小雨,衝淡了一部分血腥味。

三四具屍體從一高門府邸的後門被推了出來,匆匆運往亂葬崗。

“嘖嘖,往日將軍府也死人,但今個怎這樣多?”

說話這的是一個小攤販,他隔壁攤的小老闆聞言,壓低了聲音道。

“沒聽說麽?劉太尉來了!他什麽嗜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最喜歡稚齡童子,夜將軍為了討好他,少不得用奴隸來滿足他的癖好,反正奴隸的命又不值錢!”

“哎……真是造孽啊……”

*

“臥槽……老天你玩我呢!”

夜沐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在房間內轉來轉去!

之前她在海上追捕海盜時,曾收繳過一本古籍文物,不過很明顯是贗品,因為上麵寫著簡體字。但她又覺得這贗品非常具有年代感,上麵的手抄小楷也很漂亮,就隨手翻了一下。

結果發現它是一本傳記史書,可就她所知,沒有哪個國家的曆史上出現過墨國,看來果真是贗品無疑,她也就拿來當小說看了。

誰知有朝一日,她竟然穿越到了這本書裏!耳邊還有個聲音告訴她,“得到邑界圖,就能從來時來,回去時去”,但她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哪有功夫去找什麽邑界圖?

不行,她要回去!

在房間內轉圈圈的夜沐突然停了腳步,眼神一肅。

這既然是一本“虛構”的傳記書,那麽幹掉支撐全書的男主,這個世界就應該崩壞了吧?那她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

這麽一想,夜沐雙眼一亮,厲聲問一邊的跪著的婢女。

“說,墨臨淵在哪裏?!”

那婢女嚇得一哆嗦,“小姐饒命!小秋真不知道墨臨淵是誰啊!”

夜沐懊惱的一拍額頭,現在故事才開始,男主流亡到越國,正在做奴隸受苦呢!怎麽可能用自己的真名?

“就是那個奴隸,長得白白淨淨的,眼角上端有一顆淚痣,看上去身體很弱,搶回來沒多久的那個!”

“小姐……您說的……是阿極?”她臉色瞬間變得煞白,“他……不是衝撞了小姐,被小姐送去前廳招呼客人了嗎?現在……”隻怕正在被那個變態成名的劉太尉“享用”呢!

但小秋的話還沒說完,得知男主去向的夜沐就快步出門了,嚇得小秋連忙在後麵追。

“小姐,您要做什麽?將軍正在招呼貴客,您不能去啊……”

夜沐才管不了那麽多!

她真的有人命關天的大事在現代等著她,她必須要回去!所以男主,對不起了!

將軍府很大,到處雕梁畫棟,窮奢極欲,路上但凡夜沐經過的地方,下人們都害怕的跪下,五體投地,彷彿她不是六歲女童,而是什麽閻王羅刹。

夜沐知道他們為什麽這麽怕自己,因為她這個身份雖然是庶女,但卻是個殺戮蘿莉!小小年紀心狠手辣,惡名遠播。

但這些都跟她沒關係,說不定她幹掉男主就可以回去了。

所以她幹脆用小短手提著裙子跑,直接朝奏樂最響的地方奔去,決定速戰速決!

可她剛到前廳門口,臉色就是一變。

高大的建築外無人把守,朱門輕掩,從後麵傳來男人的大笑聲,女子的嬌笑聲,奏樂聲,以及孩童的哭喊聲,讓她突然就明白了裏麵在做什麽。

這個時代的貴族淫亂又開放,一般有貴客來,都會派訓練好的美姬招待,若是得了貴人親眼,被客人開口要走,主人會非常高興,那些女人也算熬到頭了。

但書裏麵,她這個身份的父親有個喜歡男童的變態朋友,今天,該不會是他來了吧?

如果是他,她就不用進去了,因為被那個變態虐過,男主不死也要脫層皮,到時候,她動動小手指,男主就會死翹翹,從而達到她想殺男主,讓這個世界崩壞的目的……

夜沐停下來之後,她的婢女們也慌慌張張的追了過來,其中一個婢女一下忘了尊卑,急切的拉著她的衣袖說,“小姐,您不能進去,將軍宴請劉太尉,說過任何人都不能打擾!違令者殺無赦!”

果然是那個禽獸來了,夜沐神情複雜的問她,“那個奴隸阿極,他真在裏麵?”

婢女聞言,沉默的點了點頭。

她不明白,明明是小姐故意將人送到這裏來“受罰”的,怎麽現在又反悔了呢?

夜沐眼神複雜的看著眼前的樓閣,她雖然是抱著殺男主的目的來的,但她真沒想到會遇到這種挑戰三觀底線的事。

書中對男主小時候也沒有寫太細,隻說他幼年流落民間,受盡世間苦難,才養成後來堅毅強大的性格,所以她真不知道今天這次,他是躲過去了,還是沒躲過去。

如果沒躲過去,她……要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孩子受這種侮辱?殺人不過頭點地啊!還不如被她一刀砍了實在!

見自家小姐不說話,婢女小心的抬頭,以為她放棄了,誰知夜沐卻突然往前衝了幾步,嚇得她們全部跪下了!

“小姐三思啊!您不能進去!將軍生氣了,會殺人的!”

夜沐被其中一個婢女扯得一頓,秀氣的眉毛顰了起來。

但她還沒說話,對方又害怕的說道,“小姐,您難道忘了?劉太尉最喜歡幼童……‘享用’時最恨人打擾!您要是擅闖,後果不堪設想!”

而他們這些傭人也要跟著遭殃!

“所以,請小姐三思!!”

“請小姐三思!”

所有婢女都苦著臉勸阻,那驚慌失措的神情,讓夜沐漸漸冷靜下來。

這裏不是法治社會,她這個身體的父親,還有劉太尉等人,都是一群禽獸!她這樣貿然闖進去,救不救得到人還是其次,隻怕自己也要折進去。

而且,有人幫她動手不好麽?畢竟她急切的想要回去,而眼前最可能、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殺了男主……

現在有人幫忙……總比,總比她自己動手要好!

想到此,她咬了咬牙,皺眉看了那喧鬧的樓閣一眼,遲疑後退兩步後,毅然轉身。

罷了!就當她沒有來過!,最後嗤笑道,“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堅持下來和你一起死的!”他哼道,“反正我們倆都死氣纏身,等你……咳咳……等你絕望的時候,我還可以安慰安慰你……總好過,你一個人孤獨的去死。”夜沐嘖嘖幾聲,“那你還真是善良啊。”說完,她掌心一用力,林之昭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毒血,而夜沐原本很有活力的臉色,也微微暗淡下來,但是好歹,這人的毒止住了。“或許還有些餘毒吧,那隻能等你出去,吃些草藥療養了,如你所願,我內力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