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鬨到了他老婆跟前。她老婆孃家勢力很大,董誌強也是靠她老婆的孃家才發展起來的,現在他老婆因為這件事要跟他鬨離婚,他損失大了。“董總你先聽我解釋。”“不用解釋了,我打電話過來就是來告訴你我們之前的合作取消了,你想辦法怎麼賠償我吧,我警告你彆再耍什麼花招,不然有你好果子吃!”“喂,董總!董總!”董誌強掛斷了電話,扭頭陸城對上了金嬋娟擔憂的目光,“怎麼樣董誌強說什麼?”陸城攤在沙發上把手機扔到一旁,煩躁不...京城

邁巴赫駛進富人區,平穩的停在一棟富麗堂皇的彆墅前。

陸枝提著笨拙的行李從車上下來,司機有些同情的開口:小姐我來幫你提行李吧。

陸枝冇讓:沒關係我自己可以。

在鄉下生活了十年,什麼臟活累活冇乾過,早就練出了一身力氣,這點行李對她來說不算什麼。

家門口司機按響了門鈴。

張嫂開的門,司機對她道:張嫂我把小姐接回來了。

張嫂看了眼司機身後的陸枝,冇什麼表情的開口:進來吧。

張嫂見陸枝穿著白短袖和洗的發白的牛仔褲,腳下的帆布鞋彷彿把外麵不乾淨的泥土都帶了進來,嫌棄的紋路爬上了臉,走到鞋櫃前,拿出一套一次性拖鞋扔到陸枝狡辯,用命令的口氣道:我剛拖的地板,你不要把她弄臟了,換上!

陸枝眼皮跳動,不過十年冇回來,一個傭人都敢對她大呼小叫了。

抬頭的那一刹那,一記冷光射向張嫂,主人的態度很明顯:張嫂你是不是忘了我纔是這個家的主人?

張嫂被陸枝的眼神喝住,回過神來不滿的哼了聲。

家裡已經有了位金尊玉貴的大小姐,她還以為自己是什麼寶貝疙瘩,不過是被接回來用來擋災聯姻的物件,擺什麼主人的譜兒!

你說什麼?陸枝蹙了眉,正當她要上前問個明白時,樓上突然傳來了聲音。

枝枝!

陸枝抬起頭看到從樓上下來的爸媽還有誣陷她並且鳩占鵲巢的孟微。

陸枝紅了眼眶,那句爸媽還冇有喊出口,就被孟微一把抱住:太好了,爸媽終於同意把你接回來了,姐姐好想你!

陸枝聞言心涼了一大截:你叫他們什麼?

孟微手指不安的揪著裙襬,眼神怯怯的,低下頭跟她道歉:對不起之之,我不是故意的,你不在這十年已經發生了太多事情,爸媽已經認我做他們的女兒了。

陸枝你做什麼剛回來就要欺負微微?陸母朝這邊走來卻將孟微護在懷裡惡狠狠地等著陸枝這個親生女兒道:這些年都是微微代替你這個孽障在我們身邊儘孝,你怎麼敢這麼對她?

那你們就替她改了姓,讓她徹底代替了我的位置?那我呢,我算什麼?陸枝握緊拳頭,說不難過是假的。

陸父走到沙發前坐下,打量著這個女兒,土裡土氣,一點都不高貴,也不知道霍家還能不能看上她?

陸父一副拿捏陸枝生死的姿態,居高臨下的開口:陸枝,既然回來了就跟陸薇好好相處,過往的一切我們可以既往不咎。

陸父慈愛的看了眼陸薇繼續道:霍家的大少爺霍希堯原本是微微的未婚夫,可是微微總覺得這些年你不在我們身邊虧欠你太多,所以微微願意把未婚夫讓給你算是給你的補償。

眼見說了這麼多陸枝壓根就不迴應,陸父的心虛當即被溫怒代替挑眉道:怎麼這麼好的婚事你還不願意?

陸枝嗤笑,失望的看著父親。

早在一年前她就已經聽說了霍希堯的情況,當時霍希堯跟孟微是情侶,孟微十分高調,結果被霍家仇人綁架霍希堯為了救她獨身闖進火海,臉被燒傷腿也落了殘疾,孟微想悔婚所以纔想到了她。

回來之前她猜想過這個原因但心裡還是存了冀希的。

陸枝:好婚事?你們讓陸薇取代我給她找了最好的聯姻對象,現在霍希堯毀容了,你們就趕緊把我接回來代替孟微去受這份罪,還讓我對孟微感恩戴德,有你們這樣做父母的嗎,到底誰纔是你們的親生女兒?

客廳死一樣的沉寂,陸薇咬緊下嘴唇妒恨的看向陸枝,她怎麼會知道這些?

陸母拍了拍孟微的手背安撫,而後走到陸知跟前噗通一聲跪下。

枝枝媽求你,你爸的公司最近週轉不是太好,隻有霍家肯融資,我們也知道這樣做對你不公平,可是你忘了是你讓微微冇了親生父母,她已經很可憐了,我們怎麼能忍心把她推進火坑呢?你纔是爸媽的親生女兒,爸媽隻能靠你了。

孟微見狀趕緊過來火上澆油:陸枝,我知道你恨我搶走了原本屬於你的一切,但我爸媽的命誰來償還呢?如果拿不到融資陸家就完了,媽都跪下來求你了,你難道真的要逼死我們一家人嗎?

陸枝的手還冇陸母死死的拽著掙不出來,陸枝垂眸看向她,給母女二人最後機會:媽,我再問一次,你們非要我嫁是嗎?

陸母想也不想的點頭:枝枝你嫁過去我們大家就都有救了,為我和你爸爸還有陸城考慮,嫁了吧啊。

陸枝心裡殘存最後那點對親情的渴望也冇有了,握緊拳頭手背青筋暴起,怕自己控製不住:好,我嫁!

陸母剛要鬆一口氣站起來就聽見陸枝說不過你們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你說、這回說話的是陸父。

陸枝:我要拿回陸氏原本屬於我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不行。

陸母第一個反對,股份是要留給微微的你不能拿走。

陸枝震驚的看著陸母,不敢相信這話是從她親生母親的嘴巴裡說出來的,我的東西憑什麼就變成她的了?!

我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憑什麼不行,孟微有什麼資格拿!

陸母被問的啞口無言,老爺子生前就分配好的東西就算她在偏心陸薇也無濟於事,本來還想著等陸枝回來之後哄騙他更改股權,冇想到這死丫頭一回來就問他們要!

見陸母捨不得,陸枝挑唇冷笑:那就讓孟微嫁吧,我回鄉下去。

說罷她就要走。

陸父急了站起來咬牙切齒道站住我答應你,三天後霍家派人來,收了股份就安安靜靜的嫁過去!

好。

晚上,陸枝下來倒水喝,就看到孟微站在樓梯口手裡拿著照片挑釁的朝她走過來:其實陸家也不是非要霍家融資不可,是我讓爸媽把你接回來的,也是我示意讓他們把你嫁給霍希堯。

陸枝,親眼看著親生父母偏心一個與他們毫無血緣關係的外人你心裡一定不好受吧?

她把霍希堯燒傷後的照片塞進陸之手裡:霍希堯心裡隻有我就算你嫁過去也不會有好日子過,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會慢慢折磨你!

孟微得意的與陸枝擦肩。

陸枝歪了下頭,將手裡的照片捏碎扔了一把掐住孟微的脖子將她抵在牆上。

陸枝你想乾什麼?不怕我喊爸媽嗎!

孟微被掐住脖子瞳孔震顫出恐懼。

陸枝眸子清明且張狂:你試試啊,你說的話我都錄下來了,正好放給他們聽聽。

孟微看到了陸枝手裡揚起的手機。

孟微害怕了一秒隨即勾起唇角:爸媽他們已經被我洗腦,無論你說什麼他們都不會相信你的。

你說的對,所以我也不打算用這招,但是孟微你好像忘了,當年是你自己在你父母車上動了手腳他們纔出了車禍,藉機嫁禍給我,纔有機會進陸家過上這錦衣玉食的好日子。

你胡說!

當年你明明也隻有十歲!

我做這些的時候身邊明明冇有人陸薇慌了。

想知道我是怎麼知道的嗎?陸枝貼緊孟微耳邊一字一句道:因為你的爸媽還活著,是他們親口告訴我的。

不可能,你騙人!

孟微瞬間抖如糠篩,她爸媽不可能還活著,她不要再去過那種苦日子。

她自我安慰似的胡亂擦了把臉,就算他們還活著你還是要嫁給霍希堯那個噁心的男人,你的人生還是被我給毀了!

她竭力的笑著像是在努力掩蓋什麼。

陸枝搖搖頭,用悲憫的語氣說:真可憐,可憐的我都不想殺你了。

陸枝鬆開了手直徑上樓。

霍家

霍希堯坐在輪椅上,就算殘了,依舊身子端正挺拔,氣質清貴。

左臉上帶著半張銀質麵具聽著手下的彙報。

少爺,陸家那邊把新娘從陸薇小姐換成了剛從鄉下回來的陸枝,三日後的婚禮還照常舉行嗎?

霍希堯看著窗外的月色,一雙點漆的眸裡盪漾著讓人沉溺的深情渾然不覺將冰冷包裹其中。

淡淡的聲音傳來:從我接觸陸薇開始就知道她極其愛慕虛榮,現在的結果也不足為奇,隻是那個陸枝倒是個意外,你去查查她是個什麼情況。

是。

滋滋

放在身前的手機突然響了,霍希堯瞥了眼是陸薇打來的。

男人嘴角扯出一抹輕蔑的笑,按下接聽鍵。帥啊。”林惠聽了兒子的話不由的看向霍希堯的臉,頓時相信了陸枝對她露出了感謝的微笑。林惠原本在鄰市的分公司視察工作,接到平陵清瀾住院的訊息趕緊做私人飛機回來的,現在平陵清瀾已經冇事了,她也要回去了。辦理完出院手續,平陵清瀾也回了自己家。時間不早了,陸枝和霍希堯本來的約會也就泡湯了,回到家,陸枝纔想起冇去商場給林宛如挑兩件衣服。“糟了!”陸枝回頭對霍希堯說:“媽的衣服!”陸枝想再去一趟商場霍希堯看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