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熙周晏京 作品

第178章

    

快掉到地上的下巴合上:“閉嘴。彆逼我揍你。”史唐的二嫂抱著剛滿月的小嬰兒坐在偏廳,周圍圍了一圈人,都在看小孩。林斯理過去跟淩雅瓊和其他幾位長輩打了招呼,正想出去透口氣,二嫂叫住她。“小理要不要抱一下孩子?”小寶寶穿著純棉的連體衣,上麵印著小兔子的圖案,白白嫩嫩地裹在包被裡,黑溜溜的一對大眼睛瞅著她。林斯理剛想拒絕,二嫂已經把孩子塞到她懷裡:“抱抱吧,你看他多喜歡你,一直看你呢。”盛情難卻,林斯理隻...周豫喝了口酒,入口香氣滑順,到了喉嚨,烈酒的灼燒刺激感返衝上來,尾調的木質香裡帶有花果清香。

他真是被折磨得要瘋了,連這酒都覺得像林斯理。

看起來溫軟柔順,其實內裡比誰都烈,後勁綿綿不絕。

“這什麼酒?”

史唐拿起酒瓶看了看,“大摩威士忌,35年的。這酒還行吧?”

周豫“嗯”了聲,晃了晃杯裡的酒液,陳年的橡木色,濃鬱漂亮:“覺不覺得像林斯理?”

史唐表情憋了一下:“哥,你這問題問的,我該說像還是不像啊?我要說像,那不是怪怪的。”

旁邊幾個秒懂的頓時樂瘋了。

“史唐,你找死呢吧!”

“京哥,我替你揍他!”

“滾滾滾,有你們什麼事。”史唐站起來,把包廂裡一樣的酒都蒐羅過來,開封的冇開封的,堆到周豫麵前:“我嫂子都在這了。”

周豫從錢包裡掏了張黑卡塞他手裡,抬手往他後腦勺上溫柔地拍了兩下:“去買個針線盒,自己把嘴縫上。”

史唐把他的卡揣屁股兜裡:“你在我嫂子那受了氣,就來找我撒氣。”

一句話讓周豫的表情淡下來,把酒放下,從煙盒裡抽了支菸。

史唐給他點了火,看他坐在那漠然地抽著煙,一向從容恣意的人,身上好似披了層冷寂的霜。

把旁邊幾個人都轟走,冇憋住又多嘴了。

“哥,你既然那麼喜歡我嫂子,之前乾嘛那樣啊?我可記得你那回怎麼說的,我們都以為你對江楠姐一往情深呢。”

“我嫂子跟虞佳笑可不一樣,虞佳笑那白癡天天咋咋呼呼的,你罵她一句她能回你十句,我嫂子看著脾氣好,其實什麼事都容易往心裡擱,可敏感了。”

“我知道。”周豫的嗓子比之前更沙啞了,夾著煙的手指揉了揉眉骨,“我比你更瞭解她。”

林斯理從小就喜歡什麼事都忍著,很少生氣,但一旦生氣了,真的很難哄。

算起來,他可能是惹她生氣最多的人了吧?

史唐也叼了根菸,納悶地問:“你到底什麼時候喜歡我嫂子的?”

什麼時候?

周豫在煙霧裡微眯了下眼:“不知道。”

林斯理小時候很不愛理他,對大哥倒是很稀罕,要麼周豫也不會輕易相信,她愛著大哥。

以前他不知道原因,最近才知道,她那麼小心眼,一直記著西瓜頭的仇。

他那時候確實很愛逗她,十幾歲的年紀,家裡突然來了一個妹妹,長得白白嫩嫩,眼睛又大又亮,睫毛長長的,跟個洋娃娃似的。就是性格悶了點,怎麼逗都不愛說話。

周豫是拿她當妹妹的,學校有人欺負她,他替她出氣,罩著她。

林斯理從小就長得好看,剛來周家那會臉蛋還有兩分肉嘟嘟的可愛,一看就是個小孩,到升高中時,已經出落得很招人了。

學校的男生總喜歡去招惹她,周豫還在的時候,冇人敢往跟她跟前湊。

他上大學一走,她就學會跟小男生勾勾搭搭了,大晚上地牽著手回家。

不好好學習,學人家早戀。

在這件事情上週豫顯然冇有做到身為兄長的以身作則,他高中時的花邊緋聞可比林斯理豐富得多。

周豫從小混歸混,教養其實很好,懂得敬愛父母,跟大哥兄友弟恭。

他在高中迎來了遲來的叛逆期,因為當他表現出對金融的天賦與興趣時,得到的並不是父母的支援,而是極力反對。

那時周豫才知道,原來他從小獲得的一切自由,不是因為父母縱容,不是因為他更被偏愛。

而是因為,打從出生起,他就是被當做一個玩物喪誌不學無術的廢物在培養。

他一直以為自己被父母寵愛著,其實那是一種流放。有家了。生日也好,大團圓的新年也好,對她早已失去意義。那年除夕夜,林斯理正在病房裡,跟同樣回不去的值班同事和病人們一起,草草地過個新年,零點時,外麵放起了盛大的煙花。所有人都圍在視窗看煙花,林斯理把地上的垃圾掃了一下,煙花快放完的時候,有個患者大叫起來:“小林,那是不是你的名字?”林斯理下意識抬頭,剛好看到最後一顆煙花。夜空裡璀璨的煙火在那一刻綻開,盛放成“林斯理”三個字。四周圍滿華麗的星火,下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