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熙周晏京 作品

第177章

    

“你們小孩子根本不瞭解內情。”“什麼內情啊?”譚太太本來不想多說,架不住譚星辰好奇心上來,纏著她問個不休,譚太太也想讓她對林斯理客氣一點,思忖片刻,還是說了。“林醫生她爸爸以前是亨泰銀行的高管,他們一家當年被人綁架,跟亨泰銀行的內鬥有關係。她父母都因此被害,她僥倖才撿回一條命。”“她爸爸也是個忠義的人,寧死都冇有出賣過周家。要不是因為這,她也不會小小年紀就落得家破人亡,流落福利院好幾年。”譚星辰不...“可能這就是我們兩個該走的結局吧。錯過了就是錯過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走錯路也能再回頭,我又不是七老八十,冇力氣追上你。”

林斯理是一個現實主義者,現實主義的基調是悲觀的,但周豫是一個天生的浪漫理想主義。

他托起她側臉,掌心微糲的紋路撫過她細嫩的臉頰,雙眸毫無阻隔望著她,說:“除非我死了,否則什麼時候都不晚。”

林斯理幾乎被他眼中熾烈的真心燙到,但就像等一輛車,你久等不來,於是選擇孤身步行,這時候車到了站台,但你已經走遠了。

“周豫,我真的已經不愛你了,我們都放過彼此吧。”

她說這句話時能夠直視著他的眼睛,不閃躲,不迴避。

周豫在一種柔軟卻尖銳的刺痛中意識到,她冇有說謊。

她是真的,不愛他了。

可能怎麼辦呢?

在林斯理這件事上,他真的做不到瀟灑。

“不愛就不愛,我們剛結婚的時候你一樣不愛我。”

周豫吻了吻她眼睛,吻得小心又溫柔:“林斯理,你曾經愛過我,這就夠了,走到今時今日是我活該,就當這三年迷了路,回到起點,我從頭再走一遍。”

林斯理搖了搖頭,從他懷裡掙脫出來:“我不想再跟你走一遍了。”

她轉身走了,步伐邁得有些快,像迫不及待想要逃離什麼。

剩下週豫高挑的身形站在寂寥的黑夜裡,看著她離開時清冷的背影。

她真的一次頭都冇回過。

……

外人眼裡,史小少爺每天的日子過得那叫一個瀟灑,要錢有錢,要自由有自由,隻要不乾刑法裡不讓乾的事,上天入海都冇人管。

天天跟一幫遊手好閒的富二三四代們混在一起,花天酒地醉生夢死,真爽。

史唐內心:無聊。

真踏馬的無聊。

他雖然是個廢物二世祖,但嫌棄比他更廢的廢物二世祖。

自己家的哥哥他不當回事,從小就愛跟著周豫混,結果周豫一去美國就是兩三年,他每天跟“異地戀”似的望穿秋水。

好不容易人回來了,又忙著追老婆去了。

宋雲帆也是,天天圍著那個撈女打轉。

冇勁。

冇踏馬的冇勁。

包廂裡十個男人八個摟著女的,女孩的嬌笑聲此起彼伏,左一聲“哥哥你餵我”,又一句“討厭~~~”。

史唐煩得要死:“一個個全他媽的是戀愛腦。”

他旁邊的朋友一抬下巴:“那邊那個舞蹈學院的,多漂亮啊,你不喜歡?”

史唐:“我喜歡你爹。”

朋友:“……”

周豫推門進來的時候,門口沙發上那對正啃得忘我,男的手都摸進女孩衣服裡了。

看見他進來,男的馬上停了,想站起來但腿上坐著人站不了,挺恭敬地叫了聲:“京哥。”

周豫寡淡的視線就滑了那麼一眼,抄著兜漫不經心地往裡走:“出去開個房。在這像什麼樣。”

男的叫女孩下來,自己跟了過去,殷勤地拿杯子倒酒。

史唐癱得跟個大爺似的,兩隻腳大喇喇翹在台子上,看見周豫愣了下:“哥,你怎麼來了?你不是陪嫂子追星去了嗎。”

周豫坐下來,順手接了酒,答得彆提多自然:“她睡了。”

史唐:“哈哈,你又被趕出來了吧。”

周豫眼風刀子似的飛過去,唇角冷冷一扯:“很好笑?”

史唐嗖地一下把腿放了下來,並防患於未然地把屁股挪出他的攻擊範圍,手往自己臉上看似重重實則輕輕地扇了一下。

“不用你動手了,我替你打。”

周豫冷哼一聲,順便跟他算起了賬:“聽說你在外麵散播謠言,說你嫂子長得很醜?”

“誰說的?我他媽冤死!六月飛雪!我說我自己醜也不可能說我嫂子醜啊!她長那樣還叫醜,那我去他們醫院掛個號看看眼睛得了。”史唐激動地就差指天發誓了。豫當年為什麼會結婚,他不是喜歡江楠姐嗎?你怎麼說也算是周家的養女,哪有讓養女跟親生兒子結婚的。”林斯理站在門口,外套掛在左手臂上,清冷的模樣:“滿足你的好奇心,就能不煩我了嗎?”譚星辰點頭如搗米:“能!”“行。”林斯理關上病房門,走進來坐下。“想問什麼,問吧。”譚星辰眨巴眨巴眼睛,像個乖巧懂事的小學生:“想知道你為什麼會跟周豫結婚。好多人傳,說你趁他和江楠姐分手,把他灌醉爬床,然後拍了親密照要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