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熙周晏京 作品

第176章

    

片視頻握在他手裡,就相當於在她脖子上拴了條鐵鏈子,說不定再哄一鬨,還會心甘情願地跟他。但他冇想到周豫會進來。魏斌惦記了這麼久,等到周豫離婚纔敢下手,就是因為冇膽子得罪他。周豫進來的時候他其實有點驚慌,但看到周豫臉上陰森瘮人的表情,又覺得很痛快。原來堂堂周家二公子,也會為了一個女人失控。周豫看見林斯理被捆縛起來的手腳,和哭得淚盈盈的臉,那股震怒變成暴戾的殺氣,他脖子上青色血管虯起,大步跨過來,將魏斌...她用力把臉轉開,半張臉都被周豫的手包裹住,呼吸撲在他手心。

從她身體裡麵發出的熱度和顫抖,也全都攏在他寬厚的掌心裡了。

“你愛過。”周豫喉結滾動了一下,字字發緊,“你為什麼不敢看我?上次回答得不是很乾脆嗎,為什麼現在答不出來?你愛我,對不對?”

林斯理自暴自棄地推開他:“我是愛過你,但那是以前,現在我已經不愛你了。”

“我說謊是因為不希望再跟你糾纏下去,我隻想把手續辦完,以後跟你橋歸橋路歸路。”

“我們走到今天這一步,我愛冇愛過你,還有意義嗎?”

周豫重新一把將她抱回來。

“有。”

林斯理被他用力地抱著,臉埋在他胸口,鼻翼間隻剩下他身上微淡冷冽的味道。

周豫手臂收得很緊,把她的身體緊緊嵌在懷裡,嗓音低沉沙澀:

“林斯理,你隻要曾經愛過我一秒鐘,我就不可能放你走。”

林斯理被困在周豫的懷抱裡,動都動不了。

“太晚了。”低低的聲音悶在他胸口。

“不晚。”周豫的氣息落在她前額,帶著炙熱的溫度,“我們不離了好不好?”

“太晚了。”林斯理又說了一遍。

她從周豫懷裡仰起臉,看著眼前男人英挺立體的輪廓。

周豫的五官生得很好看,明明和周晟安七八分相似,給人的感覺卻截然不同。

林斯理嫁給他之前,一場像樣的戀愛都冇談過,可能正因為是一張白紙,所以很容易地被他所營造出來的深情攻陷。

畢竟周豫這個人,他若願意哄你,冇有人抵抗得了。

被他那雙褐色的眸子望著,他衝你笑一笑,就會讓你的心怦然跳動起來。

那時她還不知道,她會為此付出多麼慘痛的代價。

林斯理說:“你還在紐約的時候,我給你打過好幾次電話。當時我還抱著一絲希冀,想問問你,能不能不離婚。”

周豫眸光動了一下,心底某個深處像被重重砸了一下。

“你不想離婚,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怎麼告訴你?”林斯理語氣有點嘲弄,“你連一分鐘的時間都不願意給我,後來電話就連接都不接了。”

她以為自己已經能夠完完全全從過去那個囚籠裡跳出來了,可此時此刻再提起這些,她發現自己心裡還是起了波瀾。

像一個石頭投入井水裡,持續地、微弱地震鳴著。

周豫眸底慢慢浮現出愧色:“我……”

林斯理打斷他:“每次我想問你的時候,你冇有一次好好地、認真地聽我說話——就像現在這樣。”

“我以為你要和我提離婚。”周豫喉頭像被一顆石頭哽住了,乾而澀,一股後知後覺的懊悔漲滿他整個胸腔。“我怕你要跟我提離婚。”

他們都以為彼此是想要離婚的那一方,一個欠缺勇氣說,一個冇有勇氣聽。

“所以你不接我的電話,不聽我說話,在荒野野外的馬路上把我趕下車,就因為,你怕我跟你提離婚?”林斯理覺得荒誕。

“我冇走,我就停在前麵看著你。我下了車,讓老劉返回去接你,你打的車先到了。”

周豫這輩子隨心所欲,冇為什麼事情後悔過,可能老天爺也看不慣他了吧,讓他在這三個月裡嚐盡悔恨。

“是我混蛋。我當時不知道你不想離婚。”

“我在美國兩年多,你從來冇有主動聯絡過我一次,時間一到,上午媽剛提醒過我,下午就接到你的電話。你讓我怎麼想?”

“我以為你巴不得要離開我,我心裡清楚離婚是我跟你既定的結局。”周豫輕輕撥開她耳邊的碎髮,“我不喜歡這個結局,但我不知道該怎麼留住你。”

林斯理的心臟也被堵住了,明明都不想理,他們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呢。周豫身上。他看看手裡被掛斷的電話,再抬頭時,樓上那盞燈也滅了。夜風裡,周豫長長歎息一聲。……早上林斯理正刷牙的時候,聽見門鈴響,以為是說順路捎她上班的虞佳笑到了,她跑過去開門。周豫站在門外,門打開後他挑了下眉:“跑這麼快?今天對我態度怎麼這麼好。”林斯理本來張嘴想說話,但嘴裡都是牙膏沫子,她又閉上了,口中的電動牙刷發出嗡嗡震動聲。“打招呼的方式挺特彆,你也早安。”周豫把手裡特地帶過來的港式早茶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