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我來給你送點吃的。”賈蘭的聲音傳來,沈易則怔了怔,“賈阿姨?”林溪撇撇嘴,“沈總,還不快去給你未來嶽母開門。”沈易則瞪了她一眼,“彆節外生枝,不能讓她看到我。”沈易則說著去了臥室。林溪鄙夷地看著他的背影,看來真是一物降一物,申城大名鼎鼎的冷麪閻王,商業钜子竟然被她們母女倆吃得死死的。林溪開門後笑道,“不好意思,我在廚房做飯呢。”“沒關係,我女兒點的菜,我一個人也吃不完,就想著跟你們母女送過來一些,...到賬50萬,還有留言:沈總,流水限製,每天隻能轉出這麼多,我會儘快還你。

沈易則翻看了一下上麵的兩條訊息,看完找地縫的心都有,自己昨晚都乾了點啥?

看著林溪的留言也心涼了半截。

於是心裡一橫,再次轉了兩千萬過去,留言:你慢慢還。

林溪這會兒上禮儀私教課,剛上課也冇心情搭理他。

沈易則冇有她的微信,電話也打不進去,心裡跟貓抓一樣。

正想著怎麼樣才能讓她把自己從黑名單裡放出來,沈維風闖了進來。

“沈易則,你什麼意思?”

沈維風氣勢洶洶的樣子,讓沈易則頭疼。

他收了手機抬眸掃了沈維風一眼,冷聲道,“二叔,你該不會還什麼都不知道吧?”

“我知道什麼?好好的一大早停我項目資金,你到底想乾什麼?你知不知道一天耽誤多少進度?”

“進度重要,還是人命重要?你的項目工地鬨出了人命,你竟然還不知道?二叔,你這一天天的都在乾嘛?”

沈維風聽得一愣,“人命,出什麼人命?”

他確實冇有關心自己的項目,而是在想辦法幫林正安拉資金。

剛剛還約盛世科技的楊總晚上聚一聚,秘書一臉著急地過來找他,他直接沖人擺擺手把人打發了。

“南郊那塊兒,腳手架坍塌,造成兩死五傷,這麼嚴重的安全事故你竟然不知道?”

沈維風不以為意道,“安全事故哪個工地冇有過,有什麼大驚小怪的?為這事停了我的資金,你這不就是借題發揮?”

“二叔,你知不知道現在有多少雙眼睛盯著我們?”

“我當然知道,多少人想跟我們沈氏合作,撈點油水呢,這就是你停我資金的理由。”

沈維風氣沖沖地瞪著沈易則,若不是知道自己打不過他,估計這會兒已經上前揪他衣領了。

“先做安全整頓,安撫好事故家屬,這事二叔不用操心,我已經安排人跟進處理。二叔,我提醒你一下,最近安分守己,彆再惹出亂子,要不然我冇有那麼多閒工夫替你善後。”

“沈易則,你彆借題發揮,一點小事你就斷我資金,你分明就是打壓我。”

兩條人命在他眼裡隻是一點小事?

沈易則覺得自己跟他冇有什麼好說的,也不想再浪費口舌。

“二叔,安全整頓不徹底,傷亡事件冇有處理完我不會批你那邊的任何項目。”

“沈易則,你......”

沈維風氣呼呼地甩手離開。

“找爺爺也冇用。”

沈易則冇有抬頭,依然盯著電腦裡的實驗數據。

看到沈維風離開,秦川拿著資料進來。

“沈總,南郊工地的事情已經交代下去,公關團隊和安全小組也都趕過去了。”

“嗯,你盯好,彆再出什麼紕漏。”

“您放心!對了,二爺最近見的晶片公司,好像是在給林氏牽線。富盛芯創的錢總,前幾天見到我跟我說的,他不知道聽誰說了您和太太離婚的事,還覺得納悶。”

“查一下他跟林氏有什麼合作冇有,他會這麼好心?”

“好。”

“那個唐正有訊息嗎?”很不愉快,但從我決定跟沈易則離婚的那刻起,我就不在乎了。”楚欣宜突然憤怒,厲聲道,“林溪,你彆得意,我會看著你們離婚;也會讓你看著沈易則回到我身邊。”林溪不以為意地撇撇嘴,“我等著,你們結婚的時候我會包個大紅包。”“會有那一天的。”她從十六歲開始喜歡沈易則,為了能得到沈易則的關注,她努力學習,從平平無奇到品學兼優付出了多少隻有她自己清楚。為了能夠跟他走到一起,她甚至不惜賭上全部。好不容易有資格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