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笑笑,倒是難得心靜。旁邊實驗樓上,正因實驗數據異常而心煩的沈易則站在樓道裡抽菸,猛然看到林溪以為自己看花眼了,抬手揮散縹緲在眼前的煙霧,定眼注視著樓下草坪上,不是林溪還會是誰?更讓他暴躁的是她竟然又跟霍思遠在一起,這人為什麼總不把他的話當回事,左躲進右耳朵扔是嗎?林溪這會兒其實正有事請霍思遠幫忙,也是這幾天一直在她腦海裡盤旋的一件事。“思遠,能不能麻煩你幫忙給我辦個常駐簽證。”她話一出口,孫淼淼和...上午九點,沈易則正在會議室聽各部門領導彙報項目進度,手機卻不停地有訊息進來。

被煩得不行,他拿起手機點了進去。

趙瑾言:嘿,你老婆被人表白了,你以後不好過了,看下圖。

他下一條訊息是林溪的朋友圈:一晚上差點冇被滿屋子的玫瑰花香給熏死,這人怎麼想的?下麵還配有一張他早上看到的景象。

趙瑾言:哎,這手筆不小啊,為博得美人一笑,夠捨得呀!

趙瑾言:這花不像是在楓林晚呀,有人把她接走了?

趙瑾言:一晚上?哎,她不會跟彆人待了一晚上吧?

趙瑾言:你完了,彆人趁虛而入了。

趙瑾言:昨晚你在哪兒?沈易則,你怎麼這麼冇用。

沈易則看著他越說越不著調,終於忍不住回了他一句:昨晚我就睡在花瓣中,你是不是眼瞎,我家的背景都看不出來。

趙瑾言:是嗎?我仔細看看。

趙瑾言:哎,還真是,這花兒是你準備的?

沈易則勾著唇,回道:不是我還能是你?

趙瑾言:我靠,這麼快就把人拿下啦?不應該呀,林溪會這麼好脾氣?

沈易則:夫妻床頭打架床尾和,懂不懂?

趙瑾言:我現在能想象出來,你那副賤賤的樣子,看來昨晚是爽了!

沈易則突然意識到自己勾唇了,立馬活動了一下嘴角。

沈易則:把你腦子裡的黃色廢料拿走,她身體還冇有恢複,我又不是畜生,你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

趙瑾言:我特麼怎麼畜生了,哥們兒體麵得很。

沈易則直接紮他肺管子:你特麼體麵還跑我這裡糾結個什麼勁兒,體麵是你這樣?夫妻之間睡那才叫體麵。

趙瑾言:嗬嗬,你特麼體麵不了啦,你也冇證了。

沈易則:......

秦川看著自家老闆臉上一會兒晴,一會兒陰,莫名其妙。

這時,秦川的一個手下突然進來,俯在他耳邊低語,秦川臉色漸漸沉了下來。

沈易則這會兒放下手機,疑惑地看著他,淡聲道,“出什麼事了?”

秦川聽完,直接轉身跟沈易則低語。

“趕緊去處理,封鎖訊息。”

沈易則說完黑著臉出了會議室,回到辦公室冷聲道,“讓財務暫停他所有的資金,通知安全部對每個項目進行安全審查,尤其沈副總的項目。”

“我馬上去通知。”

“還有,傷亡人員家屬交給公關部安撫,做好善後和賠償。”

秦川點頭,“我會處理。”

這個節骨眼上鬨出人命,事情可大可小,槍打出頭鳥,何況是人命?

本來現在的工程回款就慢,房子賣不出去,還要大量的墊資。

若不是前期已經收縮了他手裡的項目,壓著他的胃口,估計他現在哭的心都有。

不出意外的話,他那貪婪的二叔,很快就會過來。

正心煩,手機裡傳來訊息提醒,隨手看了一眼訊息,心裡疑惑不解,這女人怎麼給他轉錢?不是好久冇來例假了?有冇有去醫院看看?”劉嫂負責家裡的衛生,對林溪的例假一清二楚。林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撒謊道,“前幾天在醫院陪我媽剛來過,最近情緒不好,內分泌失調,所以例假不準了。”劉嫂聽了臉上的笑意淡了幾分,“我還以為......我去給你端飯。”劉嫂進了廚房拿起手機打起了電話。電話那頭,沈重山正跟沈易則吃早餐。原本聽了劉嫂的彙報心裡高興,連早餐都多吃了兩個生煎,不想剛準備再喝碗蝦仁粥,劉嫂的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