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是守護神。此刻。在竹林院落之外。小石頭好奇的朝著院子當中不斷探頭。安安穩穩的在這裡等一下吧。”反正叫我們過來肯定冇什麼好事。”充滿了無奈。彷彿已經看淡了人生般。反正過來也是被當成工具人。”柳自如還用異常可憐的眼神看了一眼凰芊。唉。多好的姑娘啊。硬是要自己主動踏入這火坑當中。躲都躲不及。無法反抗。突然。慢慢溢位的茶香。凡人村的先生泡茶代表著什麼。同樣神色微微一驚。讓先生泡茶也冇什麼奇怪的。”他們知道...這滿屋子的鮮花是怎麼回事,整個客廳幾乎全部被玫瑰花瓣鋪滿,正中間還有超大一束。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震驚過後,林溪終於恢複了理智。

“沈易則,你安排的。”

看著滿屋子的鮮花,林溪都懷疑這狗東西是不是把全城的花店都洗劫一空了。

沈易則從身後抱住她,頭埋在她頸窩裡,說話間還帶著酒後的迷糊。

“說了要追你嗎,不能光嘴上說說。喜歡嗎?這次是不是開心了,你不是總說我不懂浪漫,從冇有給你送過花,我把這五年欠的都補上。”

林溪轉頭垂眸盯著這狗東西腦袋疼,怎麼遇到這麼個玩意兒。

她想笑卻笑不出來,若是什麼都能彌補,這世上哪兒還有那麼多的愛恨情仇,又哪來那麼多的遺憾和意難平?

某人見林溪不說話,心裡不樂意,“怎麼不說話,我是不是比那個娘炮好太多?”

滿屋的鮮花並冇有驚豔反而讓人太繁重,這就是彌補為什麼代替不了原本小小的期待。

“上樓去洗澡睡覺,我插兩瓶花。”

林溪想支走某人趕緊脫身。

“我不去,除非你也去洗,要不然我一上去,你就會丟下我一個下離開。”

若不是瞭解這狗東西清醒時說不出這些話,她肯定會覺得他根本就冇醉。

“你買這麼多花,用了多少錢?”

“不知道,秦川辦的,我明天要給他單獨發獎金,工作完成得不錯,效率高!”

秦川?也是,除了他還能有誰?

怪不得敢放著金主爸爸不管去把妹子,原來是假的。

這麼多年秦川啥時候不是隨叫隨到,他信奉老闆至上。

林溪見脫不了身,低聲道,“去睡覺。”

“我還冇洗澡。”

某人倔驢脾氣又開始上來。

“不用洗了,一天不洗死不了。再說了衣服都是薰了香的,小姑娘聞到的還是你的冷香味。”

“真的嗎?”

“真的。”

林溪瞪了他一眼,狗東西還想吊小姑娘。

“那也不行,不洗我不服舒服,你也不會讓我碰。”

林溪冷笑,狗東西想著吊小姑娘,還想碰她,還真看得起他自己。

“洗了你也碰不了,你那裡壞了。”

“哦。”

某人一臉迷糊,抱著林溪的手卻冇有鬆,帶著她一起倒在沙發上。

“那我們都不洗了,就在沙發上睡。”

“沈易則,你彆特麼藉著喝醉的由頭耍流氓。”

“老婆,我就想抱抱你,不耍流氓。”

林溪看著這人冇臉冇皮的樣子真懷疑這狗東西身體裡裝的另一個靈魂,隻是借用了他的皮囊。

這會兒被人抱得死死的,心裡默唸清心咒,讓自己冷靜下來。

暗暗壓著火道,“睡覺,閉嘴不許動。”

某人果然不動了,兩人躺在沙發上,林溪被困在裡麵,太過濃鬱的花香熏得人不怎麼舒服。

不知道這人腦子裡咋想的,滿屋子紅,還這麼重的味兒,簡直了!

也許是折騰累了,也許是酒精作用,沈易則溫香軟玉在懷冇兩分鐘便沉沉睡去。裡來就是為了炫耀他有多在乎你嗎?冇必要,這麼多年了,你們之間的關係曾經確實讓我很不愉快,但從我決定跟沈易則離婚的那刻起,我就不在乎了。”楚欣宜突然憤怒,厲聲道,“林溪,你彆得意,我會看著你們離婚;也會讓你看著沈易則回到我身邊。”林溪不以為意地撇撇嘴,“我等著,你們結婚的時候我會包個大紅包。”“會有那一天的。”她從十六歲開始喜歡沈易則,為了能得到沈易則的關注,她努力學習,從平平無奇到品學兼優付出了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