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弟子 作品

第1章 悲催的贅婿

    

�Խ�Ҳ����������������ǰ����Խ�������0�2�0�2�0�2�0�2���@�Y��ԓ߀�]�����ѹ��^����֪���ܲ����ҵ��cʲ��Ö|���������~�������Z���S���~���M���@����լԺ֮�С��0�2�0�2�0�2�0�2�M��լԺ���~�����@���X���@�Y���`����d�̶�˲�g������һ���n�Σ��@�Y��ꇷ������^�˰��f��q�µ�ϴ�Y����Ȼ߀���\�D�...“本庭宣判,被告人葉擎,因醫術不精,致使原告石蘭病情加重,有鑒於雙方庭下和解成功,處罰被告人葉擎賠付原告王元五十萬元整人民幣!”

“被告人葉擎,非法行醫,罰款十萬元人民幣,被告人葉擎,須在本庭宣判後的十個工作日之內執行本庭宣判!”

青葉市的初級人民法院之內,宣判結束,葉擎耷拉著腦袋,帶著滿腹的鬱悶……

老子明明在做好事,結果硬是被訛詐了六十萬,找誰說理去?

想起前幾日發生的事情,他就一臉的懵逼,極度鬱悶。這年頭,好人沒好報啊,早知道就應該老老實實聽師傅的話,不要暴露醫術……

“好了,案子結了,賠了六十萬,總算是沒坐牢,這要是真的坐牢了,這以後的日子,可沒法過了!人貴有自知之明,扶老奶奶過馬路這種事也是你能做的?”

“你這個敗家玩意,還不趕緊走,站在這裏不嫌丟人啊?”

觀眾席上,一名美婦,似乎因為年齡的原因而略有發福,不過仍舊掩飾不了那姣好的身材和漂亮的五官,成熟的魅力,更是引得觀眾席上不少男士為之側目,隻是從嘴裏發出的惡毒言語,有些破壞女神的去氣質……

葉擎聞言默默的從被告席上下來,來到美婦身邊,一語不發。

而這時候,美婦身旁另外一名年齡較小的女子站了起來看向葉擎的眼神中蘊含著重重複雜的感情:“葉擎,你真的是令我太失望了,在這個節骨眼上,你知道我們有多少事情要忙嗎?你真是太不知道輕重了,媽,我們走吧!”

女子是美婦的女兒,但是長相和身材似乎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一襲白紗裙,襯托出完美的曲線,隻是麵容冰冷,不見一絲笑容,頗有冰雪女神的意味,更是引得觀眾席上眾人看的雙眼發直……

“我……”

葉擎苦笑不已……

說來,可能很多人不會相信,眼前的這對大小美女,其實正是葉擎的妻子蘇欣兒和嶽母朱娜,隻是,這兩位似乎都不怎麽待見他……

“廢物,你還跟著我們幹嘛?天天白吃白喝不說,今天又讓你霍霍了六十萬,真是個掃把星,敗家玩意……”

葉擎跟著兩人出了法院的大門,正想跟著上車,結果嶽母大人直接迴頭,衝著葉擎怒罵。

“這六十萬我會還給你的!”葉擎強忍著一拳衝過去的怒氣……

結婚兩年來,他不知道受了多少丈母孃的冤枉氣……

“還?你拿什麽還?就你這個廢物,幹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來我們家兩年糟蹋了多少糧食?吃屎啦你!”

朱娜一把把葉擎推到一邊,隨後葉擎就這麽眼看著兩人坐上那大紅色的奧迪a7離去,隻剩下他一個人站在法院門口……

“媽,您不讓他坐車,他怎麽迴去啊?”車上,蘇欣兒看向副駕駛的母親……

“讓他打車!這個沒用的廢物,除了敗家還是敗家,沒那個本事,學什麽治病救人?現在連小學生都知道,躺在地上的人扶不得,他偏偏不信這個邪,還給人家玩什麽針灸,這下可倒好了,六十萬就這麽賠了出去,他又沒什麽錢,還不得我們家出?”

“六十萬,起碼夠我做十幾次臉,打上三個月的麻將了,這個敗家玩意,明天你就去和他離婚!”朱娜氣的渾身起伏不定……

“他身上好像沒錢的……”蘇欣兒皺眉道。

“沒錢就走著迴來,一個廢物,死在外麵更好,真是不知道你爺爺到底抽的哪門子瘋,非要你嫁給他,看看他進入我們家這兩年,給我們惹了多少事?”

“現如今老爺子已經沒了,你爹一個人掌控公司,家裏裏裏外外多少事都需要你來主持大局,尤其是我們蘇氏企業和陽光集團在談合作的這個節骨眼上,結果這個廢物還經常給你惹麻煩!”

“離婚,必須要離婚!”朱娜沒好氣道。

“離婚?媽,這個還是以後再說吧……”蘇欣兒聞言眉頭一皺,輕輕搖頭……

說這話的同時,蘇欣兒腦海裏想到了葉擎,想到了他們當初在爺爺的安排下結了婚,結果這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鄉巴佬,居然不想和自己同房……

蘇欣兒慶幸的同時,也有點忍不住想罵娘……

她長得不漂亮嗎?

她的身材不夠好嗎?

追她的人可以從班裏排隊到學校大門口!

可是這家夥,新婚之夜居然在床上打坐一整晚……

老孃都結婚兩年了,還獨守空房,要不是看這家夥沒有什麽交際,蘇欣兒甚至嚴重懷疑,他是不是有斷袖之癖……

“你到底怎麽搞的?為什麽不願意離婚?老爺子都沒了兩年了,要不是你一直不同意,我早就把那個掃把星掃地出門了,今天也不用賠給人家六十萬!”朱娜哼哼道。

“媽,別的都好說,離婚這件事,您還是別說了,我們迴去接他吧。”蘇欣兒鄭重道。

“行了,不提就不提,你這個死丫頭,還要迴去接他?你和陽光集團朱副總約的時間就快到了啊……”朱娜鬱悶道。

話分兩頭……

法院的大門口,葉擎摸了摸幹癟的口袋,無奈的衝著計程車司機揮了揮手,示意其離去……

口袋比臉都幹淨,連計程車也坐不起啊,真是悲催,一分錢難倒英雄漢啊!

“好在玄天決終於練到第三層了,特麽的,老子終於可以破身了,可以動用一身功夫,不必一直受那個無窩囊氣也能迴去見師傅了,可是,我的小欣兒好像對我很失望啊,即便玄天決練到第三層了,好像也吃不到肉,真的好惆悵……”

想到這裏,葉擎不由得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那個戒指,都說沒家底不要亂扶老奶奶,誰讓自己不信這個邪呢?

雖然沒了六十萬,但是得到了這個戒指倒也賺了,沒有它的幫忙,自己還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練到玄天決第三層呢!

葉擎是個孤兒,十八歲之前,一直待在大山裏,跟著三個師傅一起生活,這三個師傅非常牛逼,大師傅教他功夫,二師父教他醫術,三師傅教他各種知識。

十八歲那年,他被蘇老爺子給帶下了山。

臨行前,三個師傅曾叮囑他,在《玄天決》沒有第三層之前有四不準!

不準破身,不準迴來,不準暴露自己的功夫,不準施展醫術,一切聽從蘇家老爺子的安排即可,然後給了葉擎一個手機號碼,讓他在玄天決三層之後打這個電話。

誰知道,葉擎下山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結婚,和蘇欣兒結婚……界上的隱秘,知道了當世不少高手的訊息,比起以前的兩眼一抹黑來,現在懂得的東西,可是要多上很多……當然,多寶王也十分興奮!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年紀輕輕的葉擎,在陣法之道上,竟然會如此深厚的造詣,就連他這個陣法大師,在通過和葉擎的交流之後,都是獲益匪淺!而他的收獲,還不止於此,在煉器方麵,他雖然是煉器大師,但是在雙方的交流中,他明白,葉擎似乎獲得過很了不得的傳承,雖然本身並不怎麽會煉器,但卻能給他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