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安安陸景琛的小說 作品

七零,最強軍官被病弱美人拿捏了小說爆款熱文 第59章

    

臉,一邊不要臉!”蘇安安也被氣笑了,真不知道這玩意哪裡來的自信。 覺得,她是非他不可了! 不過,原主的確是的。 被PUA多年,已經無可救藥。 魏誌明瞪著蘇安安:“蘇安安,你今天發什麼瘋?你確定不替我說清楚?彆後悔!” 他拿捏了蘇安安多年,為了他,這蘇安安昨天晚上還乖乖的聽從他的安排,去暗算陸景琛。 那可是拿著一個女孩子的清白去暗算,她都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今天這是覺得委屈,來撒嬌要好...-就不能要了!” 與這對夫婦一定是說不通的。 夏玉婷也不哭了,忙擺手:“那怎麼行!” 她還要臉麵呢。 更是急的臉都白了。 蘇大軍一下子就火了:“你今天要是敢去,我就打斷你的腿!” 這個一向柔弱的“女兒”今天瘋了。 不僅欺負他的親生女兒,還敢威脅他們。 真是反了天了。 蘇安安咬了咬牙,這對黑心夫婦,還真是有毒。 不過她也不認慫:“你敢打斷我一條腿,我就打斷她兩條腿,你敢打斷我兩條腿,我就打斷她兩條腿,兩隻胳膊!彆看我瘦,平時這家裡累活兒重活兒都是我乾,我力氣很大的!” 一邊說一邊指向夏玉婷。 一邊掰了掰纖細的手指。 露出一副凶巴巴的樣子。 其實她這營養不良的小身板,的確不是夏玉婷的對手。 可輸人不輸陣。 今天她要是慫了,還得被這對無良夫婦和惡毒女主欺負給欺負死。 “姑姑,她好凶!”夏玉婷抹著眼淚,今天被這小浪蹄子給誆騙的被思想革委會的人那般批評,還在這家屬院宣揚她借錢不還,絕對不能善罷甘休。 從小到大,隻要她一哭,蘇安安就不會有好日子過。 輕則捱罵,重則捱打。 馮翠花也舉起了巴掌。 他們也覺得蘇安安欠收拾。 “我就凶!是你不要臉,用我的錢,用我的票,還要搶我對象!”蘇安安一邊說著,一邊跑到了蘇大軍身前。 氣急敗壞的馮翠花一巴掌就招呼了過去。 前世學過散打的蘇安安身形一矮,馮翠花的大巴掌就打到了蘇大軍臉上。 馮翠花這一巴掌可是用了力氣。 蘇大軍的臉上當即就紅了,更留了四條指甲印,帶著血。 “你,你瘋了吧!”蘇大軍痛得直呲牙,用手抹了一把臉,手心全是血,怒瞪著馮翠-欺負你表姐?”馮翠花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開口,憤憤瞪著蘇安安,“她無父無母,孤苦無依,寄人籬下,你不懂得讓著她點嗎?” 那樣子,彷彿蘇安安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 “安安,你太不懂事了,她可是你的表姐,以後要與你相互扶持的。”蘇大軍也沉聲說道,拿捏著在女兒麵前的威嚴,“趕緊向你表姐道歉,那些錢啊票啊的,不許再提。”第8章讓他們狗咬狗 看著這對夫婦的險惡嘴臉,蘇安安扯了扯嘴角。 其實原主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