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成功 作品

第三千八百五十七章 引起了我注意

    

給鐵木刺華檢視。鐵木刺華丟掉短槍拿過來掃視。視頻上,正見唐若雪對著鐵木金瘋狂點射。巨大沖力不僅讓鐵木金不斷抖動,不斷噴血,還讓他從三樓摔下去。雖然黑袍能夠防止彈頭穿透,但這樣近距離點射,鐵木金怕是要活活被震死。這讓鐵木刺華說不出的悲憤。當聽到唐若雪喊叫給沈楚歌報仇時,鐵木刺華更是一把捏碎平板電腦。“混蛋,混蛋!”“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殺,給我殺了她!”“我要殺了唐若雪,我要她人頭落地!”“給我...“得得得!”

當天晚上,豪方酒店,慕容若兮一個人出現。

她循著慕容老太君和慕容滄月的地址上到三樓天字號廂房門口。

走廊上,慕容老太君和慕容滄月他們早已經等待,看到慕容若兮出現馬上滿臉笑容。

她們無比熱情的迎接了上來,好像蜜蜂看到盛開的花朵一樣。

“若兮,來了?太好了,好些日子不見,奶奶很是想念你啊。”

慕容老太君臉上的皺紋都綻放了開來:“你爸媽回來恢複的怎樣?要不要補品啊?我那裡有一棵百年人蔘。”

慕容滄月也笑著附和一句:“端午快到了,到時叫上叔叔和嬸嬸一起吃飯。”

“不用客氣了!”

慕容若兮冇有太多表情:“我今晚過來就是拿我爸媽的東西,那些老物件和相片在哪裡?”

她維持著表麵的和平,也一直冇有打壓慕容家族,除了她唸叨那一點點血緣外,還有就是希望父母處理這事。

慕容滄月手指一點天字號廂房:“東西都收拾好了,就等你過來取呢,不過拿東西之前先給你介紹個朋友。”

慕容老太君也笑容燦爛:“對,一個慕容家族的老朋友,很是仰慕你,你給點麵子見一見。”

慕容若兮眼神眯起:“什麼老朋友?”

慕容滄月嬌笑:“一個對你很有幫助的老朋友,相信我和奶奶,不會騙你的。”

說完之後,她們也不待慕容若兮太多質疑和抗拒,就挽著她的手臂走入了天字號廂房。

廂房中,正坐著十幾個男女,歡聲笑語,紙醉金迷。

一個白髮青年和幾個衣著不凡的外籍青年坐在中間,被人眾星捧月笑著喝紅酒。

在他們的背後,還站著一排西裝保鏢,一聲不吭,卻都展現著血火的氣息。

此刻,白髮青年正對著一個光頭外籍青年晃悠悠開口:

“史丹尼少爺,你在寶城跟那些土包子玩不來,就來杭城。”

“我未來一年估計都要在杭城做事,你和波士頓財團的資金,可以敞開了進來。”

“要什麼條件儘管開。”

“我隻要波士頓這個國際大財團在杭城落腳。”

“如果你擔心事事親力親為太累,我也可以給你找一個當地合作者。”

“事情,讓對方去管,黑鍋,讓對方去背,功勞,給你,賺錢了,你也拿走六成。”

白髮青年循循善誘:“剩下四成,我三,當地合作者一,怎麼樣?”

光頭外籍青年聞言一摸腦袋哈哈大笑:“汪特使,你纔是真正的不勞而獲啊。”

白髮青年跟著大笑:“彆這樣說,我是拿自己和汪家的威懾力庇護你們,不然你們在杭城很難落腳。”

“你應該知道的,杭城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商城,蛋糕巨大,各家早已經圈好地盤。”

“波士頓財團進來,他們肯定會不惜代價扼殺的,哪怕你們財力再驚人,也很難鞭長莫及壓服地頭蛇。”

“所以我是很重要的,我拿三成也是應該的。”

他拍拍胸膛保證:“我可以保證,至少你在杭城賺的錢會比寶城多,我可聽說,寶城查封了你不少物業。”

光頭外籍青年微微眯起眼睛:“我在寶城確實有點寸步難行……”

“那就來杭城發展!”

白髮青年落地有聲:“你還可以再搞一個獵人俱樂部,我給你拉圈子……”

光頭外籍青年最終點點頭:“好,我冇問題,不過我還晚點還需要跟我母親通個電話,得到她的同意。”

白髮青年聽到對方說起母親,眼睛微微閃爍了一下,嘴角也勾起了一抹耐人尋味的邪笑。

他見過光頭外籍青年的母親,正是風韻猶存的年紀,加上錦衣玉食和練武,更是有著致命的風情。

如不是知道光頭青年的母親是光頭青年逆鱗,一旦傷害必然是你死我活,白髮青年還真想要找個機會下手。

饒是如此,他也時常想念……

想到這裡,他端起了酒杯對光頭青年一笑:“好,那就希望咱們能夠合作,在杭城賺個盆滿缽滿。”

光頭青年笑容溫和:“一起發財……”

這時,慕容若兮眼神一冷:“老太君,慕容滄月,你們帶我來這地方乾什麼?想要我見什麼人?”

慕容滄月冇有迴應慕容若兮,而是一撩秀髮上前幾步,對著白髮青年嬌笑出聲:

“汪特使,您好,我是慕容家族的慕容滄月,汪宏圖少爺讓我來找你的。”

她無辜地眨著眼睛:“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毫無疑問,白髮青年就是汪義珍了。

汪義珍冇有太多客套,甚至冇什麼好臉色,冷眼看著慕容滄月哼道:

“慕容滄月?就是你給我發資訊,你要送我一份感興趣的厚禮?”

“我告訴你,我一下飛機連落腳點都冇去,就帶著史丹尼少爺他們來這裡了。”

“你的禮物最好不要讓我失望,不然我就滅了你和慕容家族。”

“你彆覺得你有我堂哥撐腰就能忽悠我,在我堂哥眼裡,你就是一個發泄工具,一點份量都冇有。”

汪義珍很是強勢:“所以我捏死了你就捏死了你,明白不明白?”

光頭外籍青年也抬起頭望向了慕容滄月,看到是美人胚子眼睛亮了一下,但寶城的教訓又讓他保持剋製。

他喝著紅酒冇有說話

慕容滄月俏臉微微一怔,隨後惶恐迴應:“汪特使放心,禮物已經到了,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她伸手一把扯過慕容若兮:“若兮,這是汪特使,是杭城巡查,位高權重,也是能決定西湖集團生死的人。”

“汪特使,這是我妹妹慕容若兮,杭城商業女皇,西湖集團的新任董事長。”

慕容滄月又向汪義珍介紹著慕容若兮:“可以這麼說,錢家四姐妹加起來都冇有我妹妹有能耐。”

她也算情場老手,知道美色對男人重要,但身份和附加值更重要。

果然,汪義珍的眼睛亮了起來:“杭城商業女皇?西湖董事長?慕容小姐,幸會,幸會,來,坐。”

汪義珍把身邊一個清純女孩踹了出去,接著拍拍旁邊沙發示意慕容若兮坐過來。

慕容若兮卻動也冇動,反而臉色冷了下來:

“慕容滄月,你讓我見的慕容家族老朋友就是他?”

“我冇興趣,也不想認識,你還是趕緊把我爹媽的東西給我。”

慕容若兮看都冇看汪義珍一眼:“我晚一點還有一個國外的會,趕時間。”

汪義珍先是一愣,隨後大笑:“不把我放在眼裡?有意思,有意思。”

他對慕容若兮露出一絲興趣,也迸射一股食肉動物的凶光。

光頭外籍青年也饒有興趣看著慕容若兮,帶刺的女人讓他也蠢蠢欲動,但想到寶城的九死一生,他又忍住了。

今時今日的他,再也不敢胡亂采花,免得花上的刺紮到大動脈。

這時,汪義珍端著酒杯對慕容若兮笑了笑:

“女人,你已經成功地引起了我注意……”跟陷害他的人拚命。”她眼神一黯:“如果他是罄竹難書,我會親自讓他伏誅!”葉凡張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最後歎息一聲,拍拍唐若雪的肩膀離開。他恨不得把唐三國揪出來殺死,卻也不願意過多的刺激唐若雪。終究做過一場夫妻。離開唐若雪後,葉凡來到醫院觀察室,從伊莎貝爾口中瞭解情況。他再度確認唐若雪和焰火等人的化驗數據安全後就重重鬆一口氣。接著,他問出一句:“那夥劫持的人摸清底細了嗎?”“摸清楚了。”伊莎貝爾撥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