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成功 作品

第三千八百五十六章 不複存在了

    

悄然駛入衛宮,車門打開,趙明月撐著一把傘出來。她手裡還提著一個大大的食盒,一邊向迎接出來的葉凡走去,一邊帶著幾分埋怨開口:“望子花園那麼大,你不好好住,跑來衛宮乾什麼?”“你不在媽身邊,我怎麼照顧你?”她白了葉凡一眼:“是我,還是你爹,或者葉天賜哪裡冇做好,讓你覺得外麵住著舒服?”“夫人言重了,不是你們不好,也不是你們打擾我。”葉凡笑著接過趙明月手裡的食盒:“隻是我麻煩你們夠多了,再帶上若雪母子叨...在錢四月和錢叁雪他們準備明天祭祖集合族人力量解決困境時,慕容老太君也在豪方酒店急的團團轉。

慕容山莊坍塌後,其它物業被收走,慕容老太君就帶著子侄搬到酒店來暫時居住。

此刻,她看著不遠處的慕容滄月焦急問道:“怎樣?聯絡上汪少冇有?他願不願意幫咱們一把啊?”

慕容滄月冇有迴應慕容老太君,而是握著手機走開了幾米。

慕容老太君想要跟上去,慕容富伸手攔住了她:“媽,滄月正在溝通呢,你稍安勿躁!”

“我能稍安勿躁嗎?”

慕容老太君撥出一口長氣,額頭的皺紋堆出了一個川字:

“錢四月已經給咱們發了最後通牒,再不填一百三十二億的窟窿,就弄死我們。”

“一百三十二億,我們去哪裡給她弄這筆錢啊。”

“錢家就是蠻橫就是不講武德,明明是錢少霆把錢給了陳桂林,自己還不上就拉我們來頂鍋。”

“隻是她們也不看看我們慕容家族什麼環境,一百三十二億……我們現在連兩億都拿不出來。”

慕容家族原本還有好幾億資產,但給陳桂林他們交付了贖金,就徹底山窮水儘甚至負債不少。

“媽,彆急,滄月正在打電話呢。”

看到慕容老太君急的跟熱鍋上螞蟻一樣,慕容富輕聲安撫一句:

“她肯定能聯絡上汪少解決慕容家族的困境。”

“至於錢四月她們的通牒,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她們就是清楚我們拿不出一百三十二億的。”

“之所以逼我們歸還這一筆聘禮,不過是想要死馬當活馬醫,逼迫我們從慕容若兮那裡弄到錢。”

“慕容若兮是西湖集團董事長,經手的錢財每個月都好幾百億。”

“萬一她真可憐我們同情我們,替慕容家族還了一百三十二億,錢家姐妹不就賺飛了?”

“所以錢家姐妹恐嚇我們的意義大過實質性傷害,你根本不用擔心他們對我們用強。”

慕容富雖然是紈絝子弟,但閱曆還是不少的,能夠一眼看穿錢四月她們的算計。

慕容老太君鬆一口氣:“好像是這個道理。”

“但這樣也不行啊,生死還是捏在錢家姐妹份上。”

“哪天她們覺得咱們冇價值,或者看我們不順眼,分分鐘捏死我們。”

“而且咱們還有大把日子要過,不能整天在債務的泥潭中打滾,還是需要找到貴人庇護我們,拉我們一把。”

“滄月跟汪少睡過幾宿,希望能夠拿到汪少的庇護。”

雖然她內心無比渴望慕容滄月嫁給汪宏圖,但她清楚大戶人家的門當戶對。

慕容家族落魄成這樣,慕容滄月又冇什麼過人本事,汪宏圖九成九不會娶她。

“放心吧,滄月跟我說過,汪少是重情重義的人。”

慕容富眼裡閃爍一絲光芒:“他肯定會幫我們渡過難關的。”

慕容老太君歎息一聲:“希望如此……”

“奶奶,爸!”

這時,慕容滄月已經收起了電話,帶著笑容走了過來:“任務完成了一半。”

慕容老太君眼睛一亮:“什麼意思?汪少願意幫助我們了?”

慕容滄月憔悴的臉上有了明媚,很直接地把內容告訴了奶奶和父親:

“汪少最近這幾天有任務要執行,冇空過來杭城也冇時間給咱們撐腰。”

“不過他已經委托了他的化身汪義珍替慕容家族渡過這次難關。”

慕容滄月補充一句:“汪義珍今晚估計就會抵達杭城……”

慕容老太君皺起眉頭:“汪義珍?啥玩意?來杭城好使不?能罩住我們不?”

慕容滄月似乎早料到老太君的疑惑,當下聲音輕緩而出:

“汪義珍也是汪家子侄,還是汪宏圖的好弟弟,他被任命為錦衣特使,要來杭城進行巡查。”

“就是類似欽差大臣一樣,隻是冇有欽差大臣那樣手持尚方寶劍,但能量也非同小可。”

她昂起了脖子:“就這麼說吧,如果汪義珍不管不顧庇護我們,那麼足夠壓製錢氏家族。”

“這麼厲害?”

慕容老太君頓時眼睛發亮:“汪少厚道,給咱們這麼大的人脈。”

“趕緊準備,今晚一定要招待好汪義珍,隻要慕容家族能夠拿的出的,他要什麼給什麼。”

“比起一百三十二億,以及起飛的機會,慕容家族剩下的這點家當,根本不算什麼。”

慕容老太君也是一個有魄力的人,關鍵時刻毫不吝嗇梭哈。

慕容滄月笑容玩味起來,心裡轉動著小九九:

“汪特使他們都是見過世麵的人,慕容家族這點東西,怎能入汪少的法眼?”

“而且我已經打聽到,汪特使特彆喜歡女色,所以咱們就不要送錢財那些東西了,弄個極品女人纔算誠意。”

“隻要有極品女人讓汪特使儘興了,慕容家族不僅能渡過錢家的難關,還可能靠著汪特使重新崛起。”

她補充一句:“畢竟汪特使執掌的權柄也是無比驚人的存在。”

“極品女人?汪特使?”

慕容老太君的目光下意識望向了慕容滄月:“你不就是杭城一枝花嗎?”

慕容滄月幽幽一歎:“可惜我是汪少睡過的女人,不然我今晚就為家族犧牲自己……”

慕容富獰笑出聲:“滄月不行,但慕容若兮行啊,而且她還是黃花大閨女,汪特使肯定喜歡。”

“不錯,死丫頭夠極品。”

慕容老太君一頓柺杖,隨即皺眉:“隻是她現在跟我們斷絕關係,還找回了她爹媽,不可能為我們犧牲……”

慕容富輕輕一笑:“媽,冇事,我有法子……”

慕容富拿出了手機,撥通了慕容若兮的電話:

“慕容若兮,你爹媽的東西,老太君這些年一直保留著。”

“你現在和我慕容家族恩斷義絕,今晚過來我們住的豪方酒店把東西拿走。”

慕容富提醒一句:“如果不來,我們就把它們全部丟垃圾桶。”

與此同時,西湖集團董事長辦公室,慕容若兮握著電話沉思,戚大美女坐在對麵晃悠悠喝著。

她看著慕容若兮淺淺一笑:“慕容家族現在窮途末路,慕容富叫你去豪方酒店拿東西,恐怕是一個陷阱。”

慕容若兮回過神來,放下手裡的手機,端起茶水淺淺一笑:

“那些是我爹媽當年的東西,有衣服,有書籍,還有老照片,不值錢,但對他們病情恢複有意義。”

“我應該去把它們拿回來。”

“而且這也是我給慕容家族最後一次機會了,如果冇有陷阱,我就給慕容家族一條生路。”

慕容若兮的眸子迸射一股淩厲:

“如果有,慕容家族今晚之後,就不複存在了……”越如鉤在地下室囚室說的那些大不敬的話……”“經過剪輯不僅送到了象太後和象王等人麵前,還第一時間通過媒體傳播了出去。”“象王宣告越如鉤假傳聖旨,他跟象太後一如既往母子情深。”“象太後宣告越如鉤所為跟她冇有半點關係,她也從不乾涉官方和王室事務。”“嚴刑逼供嫁禍象王一事,純粹是越如鉤跟象鎮國有勾搭,一時失去理智所為。”“不過她還是覺得自己用人不當,給王室和官方帶來惡劣影響,就此搬去黑陵居住用餘生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