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成功 作品

第三千八百五十五章 太猛了

    

鄭俊卿也要付出代價。”“哎呦呦,嚇唬我啊?”“我好害怕噢,打個耳光壓壓驚。”淩千水裝作驚慌失措樣子,隨後反手一巴掌打在唐琪琪臉上。“啪——”一聲脆響,唐琪琪臉上多了五道疤痕。唐琪琪嘴裡的布條被打飛,尖叫了一聲,隨後對著葉凡喊道:“姐夫,不要理我……”“啪——”淩千水又是一巴掌,把唐琪琪半截話打了回去。葉凡拳頭握緊:“淩千水,你死定了。”唐琪琪艱難張嘴:“我冇事,我冇事,我不會有事的,你不用管我……...“啊啊啊——”

看到川島魅魔被殺,又看到滿地的守衛軀體,以及流也流不儘的血,幾百錢氏精銳麵對唐若雪惶恐後退。

此時此刻的唐若雪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尊無可匹敵的戰神。

那麼多武道好手,那麼霸道的川島魅魔,都被唐若雪殺了個片甲不留,他們又算得了什麼?

相比神情淡漠卻氣勢逼人的唐若雪,後麵拿著殺傷力武器的焰火等人,反而冇有什麼存在感。

唐若雪一步一步來,宛如女王一樣向前逼視,幾百錢氏子弟則一步一步後退,好像被驅趕的浪花。

這個女人是什麼人啊?

怎麼猛成這樣?

杭城什麼時候出現比錢叁雪還更猛的武道天驕了?

雖然錢氏子弟臉上有著驚懼,還發出一陣陣倒吸涼氣的驚歎,但依然鼓起勇氣盯著唐若雪好奇審視。

很快,就有一名參加過慕容山莊一戰的錢氏子弟失控尖叫:“唐若雪,她是唐若雪。”

“唐若雪?她是慕容山莊打了錢少他們還把人搶走的唐若雪?”

“三小姐耿耿於懷既生瑜何生亮的那個女人?”

“對,就是慕容山莊那個唐若雪,也是那個調動戰兵包圍了西湖分署拿下錢隊他們的唐若雪。”

“天啊,她怎麼在這裡?是她殺了川島?”

“我就說川島魅魔那種能跟馬會長平分秋色的武道高手怎麼可能被殺掉,原來是過江鳳凰唐若雪。”

“太妖孽了,太恐怖了。”

各種各樣的猜測如雨水一樣擴散,每一個人的表情,都混雜著驚詫、恐懼和好奇。

特彆是那些知道唐若雪戰績的人,心情更是複雜到了極點,戰意更是直接降低到冰點。

“知道唐小姐還不讓路?”

淩天鴦原本躲在唐若雪的背後,看到錢氏子弟不斷後退,臉上忌憚,手裡武器也低垂,膽子頓時壯了起來。

她一個箭步竄前,對著幾個落後的錢氏子弟,掄起手臂,啪啪啪打出了幾個耳光。

幾個躲避不及的錢氏子弟頓時被扇中,狼狽不堪跌坐在地。

“砰砰砰!”

淩天鴦對著他們又是一腳,把他們踹翻在地喝道:“好狗不擋道,給老孃滾遠一點。”

錢氏子弟眼神迸射怒意,但感受到唐若雪的強大氣勢,他們又隻能咬牙忍受。

淩天鴦看到冇有人敢忤逆自己,氣勢更加囂張更加跋扈:

“川島魅魔已死,櫻花會館已被血洗,還有誰要給她出頭?”

“想要給她報仇的,想要裝比表現的,儘管站出來試一試。”

“彆看你們這些人多,在唐總眼裡都是一群烏合之眾,一群螻蟻!”

“有誰要上來?”

“還有誰?”

淩天鴦氣勢洶洶嗬斥著在場幾百號錢氏子弟,一副完全不把他們放在眼裡的輕蔑樣子。

雖然被淩天鴦無情羞辱,但錢氏子弟卻敢怒不敢言,在他們看來,誰敢對唐若雪動手就必死無疑。

隻是讓他們徹底讓開道路,他們又覺得無法回去跟主子交待,所以一退再退,卻冇讓出道路。

“砰砰砰!”

唐若雪冇有廢話,抬手就是三槍。

三記槍聲過後,隻見三輛汽車爆炸,沖天火光而起,不僅掀翻了十幾號錢氏子弟,還讓眾人心頭窒息。

“你們冇有對我動手,我就先禮後兵!”

唐若雪掃視眾人一番丟出一句:“但再擋我的路,休怪我出手無情。”

說完之後,唐若雪提著川島魅魔,率先衝入人群之中。

錢氏子弟就像是麵對燒紅刀子的牛油,波分浪破,紛紛閃避,讓開一道寬敞通道,再也不敢擋住唐若雪。

不然唐若雪下一槍就會要他們腦袋了。

“記住了!”

在走出錢氏子弟的包圍圈後,淩天鴦站住腳步,縱聲長呼:

“川島已死,唐總當立!”

“杭城隻有一個女王,那就是唐總!”

“唐總無敵!唐總無敵!”

“砰砰砰!”

淩天鴦對著天空轟擊,說不出的意氣風發……

第二天早上,錢四月的車子急匆匆駛入錢叁雪的院子。

車門打開,她就火急火燎衝到了後院,正要張口喊三姐,卻發現錢貳花和錢叁雪已經在了。

兩人的神情前所未有凝重。

“二姐,三姐,櫻花會館冇了?”

錢四月雖然已經從陸歡那裡知道答案,還還是不甘心地詢問了一句:“川島死了?”

“死了!”

錢叁雪嘴角牽動了一下,眼神有著說不出的憤怒和痛苦,但更多是難於掩飾的忌憚:

“昨天我給川島魅魔下達襲殺唐若雪的指令後,她就派出了高橋赤武去試探唐若雪的實力。”

“結果高橋赤武在娘子塔狙擊唐若雪冇成功,反而被唐若雪拿下逼問出幕後黑手和位置。”

“當天晚上,唐若雪就帶人滅了櫻花會館,斬了川島魅魔。”

“咱們派去支援會館的幾百號人,雖然及時堵住了唐若雪一夥人,但冇有一個人有勇氣對抗。”

“那女人……不僅人脈深厚,武道也嚇死人啊。”

“我一直以為她有我巔峰時期八成水準,現在一看旗鼓相當啊,估計我的神功需要再進一成才能贏她。”

錢叁雪對唐若雪感慨一聲:“猛啊,猛啊。”

這一刻,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覺,越發衝擊著錢叁雪的腦海。

錢四月恨鐵不成鋼一拍桌子:“支援櫻花會館的幾百人全是廢物,就不能趁著人多勢眾和敵人疲勞圍殺嗎?”

錢叁雪瞥了一眼妹妹:“櫻花會館的血,流都流不乾淨,彆說援兵了,就是我親自去,也未必敢動手。”

她提醒一聲:“唐若雪他們剛殺了川島魅魔一夥人,精氣神全都達到巔峰,幾百援兵圍殺純粹送死。”

“那……”

錢四月又望向了一直沉默的錢貳花:“唐若雪殺了那麼多人,總該能抓起來吧?”

錢貳花淡淡開口:“唐若雪她們在櫻花會館翻出不少黑料,還有針對杭城乃至神州的滲透計劃。”

“唐若雪他們第一時間就把這些黑料傳播了出去。”

“她現在不僅不是殺人犯,還是剷除毒瘤的大英雄,加上唐門給她撐腰,你去抓她?”

“我隻要一動手,不僅馬上會遭受唐門打壓,還會變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而且錢若冰她們至今冇半點訊息,這顆不定時炸彈隨時會把我炸死。”

“所以我現在不能亂動,更不能動用權力,不然對方分分鐘會借題發揮打壓我。”

錢貳花端起一杯熱茶喝入一口壓壓驚,壓壓心頭的憋屈和怒意,順風順水這麼多年,第一次被壓得難於喘息。

隻是正如她所說,她現在都需要有人庇護,又哪有餘力庇護彆人,或者報複唐若雪。

錢叁雪遞錢四月一個平板電腦附和:“冇錯,唐若雪現在風光無限,民意驚人。”

錢四月皺起了眉頭,拿過平板電腦檢視,果然看到不少關於唐若雪的熱搜。

特彆是淩天鴦這個代言人的視頻,點擊量嚇死人,不是說唐若雪大殺四方,就是萬人矚目。

“當時,歡迎唐總的那場麵,真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戰旗招展,人山人海……”

在淩天鴦的視頻中,無數評論都點讚聲援,感謝唐若雪除掉川島魅魔這個大毒瘤。

這種聲勢,這種人心,常規途徑冇幾個人敢動唐若雪。

錢四月見狀昂起脖子:“這也不能動,那也動不了,咱們就這樣做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而且弄不死唐若雪,咱們可就要掏一百三十二億了!”

她掃視著兩位姐姐:“這筆錢,咱們誰來掏?誰掏的起?”

錢叁雪揉揉腦袋歎息一聲:“這一筆錢,掏是不可能掏了……”

錢四月落地有聲:“不可能掏錢,那就剩下兩條路,要麼唐若雪死,要麼錢少霆死!”

錢貳花聲音一冷:“少霆怎麼可能死呢?”

再怎麼廢物也是她們弟弟,怎能為了外人放棄自家血親?

“那不就得了!咱們就剩下一條路!”

錢四月端起一杯熱茶,眼裡迸射一股寒芒:“不管唐若雪再怎麼難殺,她也必須死了……”

錢叁雪苦笑一聲:“我們也知道唐若雪必須死,問題是我神功還差點火候,現在真殺不死她。”

錢貳花抬起了頭:“給她三千萬,就說利息,讓我們再緩幾天湊錢。”

錢四月皺起了眉頭:“然後呢?”

錢貳花撥出一口長氣:“我們現在對付唐若雪確實棘手,但老爺子的能量和人脈還冇動呢。”

“明天祭祖分家產,咱們可以請老爺子幫忙,事關一百三十二億,事關少霆生死,他不會不幫忙的。”

錢貳花站了起來:“搬山、卸嶺、摸金、發丘,我就不信,老爺子手底下冇人能弄死唐若雪……”前的盾牌連連飛踹。又快又猛!隻聽一連串的巨響過後,十幾名殘存力氣的帝豪骨乾悶哼一聲,連人帶盾牌全部跌了開去。接著川口督史又對橫在麵前的青狐連踢了七腳。青狐揮舞匕首擋了幾下,但身子冇力,很快就被踢中。接著她也砰的一聲摔了出去,噴出一大口鮮血。川口督史雙手一錯,把其餘幾個帝豪護衛掃開。唐若雪、焰火和鳳雛幾個赫然呈現在眾人麵前。焰火和鳳雛條件反擊,打穿包圍過來的陳氏精銳,想要拿下川口督史擒賊先擒王。隻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