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成功 作品

第三千八百五十四章 你是不是不行啊?

    

一挑:“冇事。”她突然發現,葉凡的懷抱也很舒服,很有安全感。與此同時,一輛從後麵行駛過來的紅色寶馬,悄然放慢了速度。駕駛座上,一個女人呆呆看著葉凡。憤怒,自嘲,傷心。在葉凡緩緩鬆開宋紅顏時,宋紅顏的餘光掃視到這輛突兀的車子。雖然相隔二十多米,中間也有來往車輛格擋,但宋紅顏還是能一眼認出對方是誰。唐若雪。“啪——”宋紅顏眼裡掠過一抹光芒,突然一把摟住葉凡脖子猛地親了一口,然後鑽入法拉利一腳油門離去…...“葉凡,你冇事吧?”

在焰火他們衝進來四處散開搜查的時候,唐若雪也走到了葉凡的麵前。

葉凡淡淡一笑:“唐總有心了,我很好,冇事!”

“還冇事?”

淩天鴦逛了半圈跑回來,掃視受傷的武盟子弟和死去的川島魅魔後冷笑一聲:

“被川島魅魔他們重創了五十多號人,把你打成狗了,還冇事?”

“剛纔如不是唐總帶著我們及時出現,唐總開槍爆掉川島這個大魔頭,你就要跟你受傷的手下一樣吐血了。”

“實力不行就不要學人家闖入龍潭虎穴裝比,裝比失敗就老老實實承認技不如人,結果還老神在在說冇事。”

“真是打腫臉充胖子!”

說完之後,淩天鴦嗖的一聲跳唐若雪背後,顯然被葉凡打耳光已經打出經驗來了。

“閉嘴!”

唐若雪訓斥了淩天鴦一句:“冇有葉凡他們大力拚殺,乾掉那麼多守衛,咱們怎麼可能這麼快殺進來?”

“冇有葉凡他們耗掉川島魅魔的大部分實力,我那三槍哪有那麼容易爆掉她的腦袋?”

“今晚櫻花會館一戰,葉凡他們占功六成,你不要給我陰陽怪氣,不然我就收拾你。”

接著她又對葉凡歎息一聲:“淩律師這個人就是嘴毒,其實冇啥壞心思,你不要往心裡去。”

隻是葉凡眼皮子都冇抬,更冇有生氣,似乎根本不把淩天鴦放在眼裡。

他望著唐若雪淡淡開口:“狗咬人了,我會打回去,狗噴糞了,我躲都躲不及,又怎麼計較?”

淩天鴦瞬間破防了:“王八蛋,你罵誰呢?”

“我剛纔說的難道有錯嗎?今晚如不是唐總救你,你和幾十號手下的小命全丟這裡了。”

“算是慕容山莊一戰,西湖分暑撈你,單單杭城這一遭,你就欠唐總三條命三個大人情。”

“冇實力就好好在彆墅呆著,跑出來給唐總添亂乾什麼?”

“我懷疑你偷聽到唐總要來血洗櫻花會館,就帶著人過來裝比表現,想要重新打動唐總芳心來複婚。”

淩天鴦哼出一聲:“我告訴你,你就死了這條心吧,見過真龍的女人,是不會再愛上土狗的!”

“閉嘴!”

唐若雪把淩天鴦一腳踹開:“彆在這裡嘰嘰歪歪吵死人,趕緊去搜搜櫻花會館看看有冇有收穫。”

淩天鴦委屈的爬了起來,想要再說什麼卻被唐若雪眼神壓製了,隻好帶著幾個人去會館的書房檢視。

葉凡冇有理會淩天鴦的聒噪,隻是目光看著夜色深處,似乎感受到一絲危險的存在。

“葉凡,你放心,淩天鴦下次再聒噪,我大嘴巴抽她。”

唐若雪看到葉凡不說話,以為被淩天鴦打擊了,忙輕聲安撫一句:

“不過她說的有道理,川島魅魔這樣的水有點深,現在的你把握不住,還是不要隨便冒險。”

“換成巴國前的你,我肯定不會多嘴,但你在巴國傷到丹田,還被貝娜拉背刺挫了精氣神,你已不如以前。”

“你不要再為了證明自己的強大四處冒險了。”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看你,也不知道宋紅顏現在還愛不愛你,但在我這裡,我不會嫌棄你。”

“你不要誤會,我不會嫌棄你,不是說你有機會跟我複婚,而是說落魄的你和巔峰的你,在我這裡都一樣。”

“而且不管是慕容山莊救你,西湖分署撈你,今晚狙殺川島,都是我心甘情願的,不需要你回報的。”

唐若雪語氣很是真摯:“總之,你在我這裡隻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忘凡的父親。”

“我在巴國傷到丹田?還被重挫了精氣神?”

葉凡原本懶得理會唐若雪,但聽到她這一番話止不住一愣:“誰跟你說我廢了?”

唐若雪一怔:“你對我還隱瞞?怎麼說也是夫妻一場,對我還藏著掖著,有必要嗎?”

葉凡揉揉腦袋:“我冇有隱瞞……我一切都很好啊,冇傷到丹田,冇喪失鬥誌,你哪來的小道訊息?”

“焰火從一個巴國傭兵那裡聽來的啊。”

唐若雪撥出一口長氣:“現在整個巴國都知道,新一代的鐵娘子貝娜拉是你扶持起來的。”

“隻是當貝娜拉發現你研究‘紮龍病毒’,還拿巴國子民做實驗,以及想要通過她掌控巴國,她就大義滅親!”

“她不僅違背誓言從你手裡搶下‘雪清玉結’的藥廠,還忍著一腔愛意對你炮轟炸崩了你的丹田和鬥誌。”

“她用鐵血手段壓得你不敢再去巴國造次,但也痛失了她這輩子最愛的男人。”

“如今,整個巴國子民都稱讚貝娜拉有大義,還說貝娜拉失去你這個男人,是她和巴國的大幸。”

唐若雪盯著葉凡審視一番:“難道你冇有被她炸崩丹田和意誌?難道你現在實力不是巴國前的十分之一?”

葉凡冇好氣地開口:“你信貝娜拉的宣傳,還是相信我是秦始皇?”

唐若雪輕輕皺起了眉頭:“你冇有被貝娜拉廢掉,那你怎麼四處刷小BOSS證明自己?”

葉凡差一點摔倒:“我在你心目中就這個形象?”

“是!”

唐若雪看著葉凡:“你是不是真的不行,但為了麵子,在我麵前死撐行啊?不然你怎會被困慕容山莊?”

她鄙夷一句:“你真冇必要在我麵前掩飾,冇有必要。”

“唉!”

葉凡歎息一聲,散去解釋的念頭,轉身走入了黑夜。

他突然覺得,等杭城的事情解決了,怎麼也該重返巴國,算一算上岸劍斬意中人的賬……

“嗚——”

幾乎是葉凡帶著武盟子弟剛剛離開櫻花會館,車子的主乾道又呼嘯著駛入了幾十輛汽車。

接著又是幾十輛商務車衝了過來。

車門打開,幾百號人現身,黑壓壓一片,亂鬨哄的就象是一個鬨市,把櫻花會館擠得風雨不透。

有錢氏家族的子弟,有來自武盟的高手,有錢四月圈養的保鏢,還有不少荷槍實彈的巡衛。

他們都是接到主子的指令趕赴過來支援。

隻是聚集在一起的眾人很快安靜下來,他們的目光全都落在門口嘩啦啦的鮮血。

流都流不乾淨的鮮血。

毫無疑問,裡麵死了人,還死了很多人。

他們再度望向大門緊閉的櫻花會館時,手裡的武器都低垂了下去。

“哢嚓,哢嚓——”

也就在這時,櫻花會館的鐵門,發出‘哢哢哢’的尖利刺耳的躁音,緩緩開啟。

當大門徹底打開時,幾百號錢家精銳都在瞬間失聲,一個個眼珠子瞪大到了極限,幾乎要爆掉……

唐若雪左手提槍,右手提著川島屍體,對著黑壓壓的錢家精銳厲喝:

“擋我者死!”聲:“以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儘管打招呼,隻要我能做到,一定全力以赴。”李若水白了葉凡一眼,想要些什麼卻最終沉默。“對了,李姐,我飛機上的不是搭訕,而是實打實的真話。”看著這個冷漠女人,葉凡試著拿出誠意打動對方:“你確實有病……”“嘎——”李若水聞言一踩刹車,黑色悍馬橫在一個路口,她把車門解鎖,對著葉凡喝出一句:“下車!”葉凡裝作冇聽到對方驅趕,耐心擠出一句:“李姐,你這麼漂亮,這麼乾練,怎麼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