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芙蕭煜免費 作品

第314章 小太監

    

他彎著身子急忙跟了上去,隻是纔剛走一步,萬歲爺卻是轉過頭吩咐:“派人將周美人送回去。”林安原本心裡還在碎碎念,聽到這兒半闔著的眼眸猛然掀開。看向萬歲爺的眼神帶著幾分驚訝。萬歲爺這是?居然憐惜起周美人來了?林安心中猛然提起,趕忙轉過身。“還不快將周美人扶起來……”林安不敢多想,趕忙抬手指揮著身側的小太監上前。又親自上前,拿了大氅將這周美人給裹上這纔是算是鬆了口氣。今日也算是稀了奇了,萬歲爺居然會顧及...-

那嬌豔的紅唇,帶著絲絲香甜,輕柔且又溫和的落在他的紅唇間。

隻輕輕那麼一下,簫煜的渾身便像是僵硬住了般。

唇瓣又香又軟,輕輕落下的瞬間還帶著微微軟糯。輕輕落在他的唇齒之間,簫煜便隻覺得點渾身的怒火此時都消失的一乾二淨。

他那隻手,冇出息的落在沈芙的腰肢處。

無論是被沈芙靠近多少回,但是每一次她的主動,自己都會為之動容。

簫煜的唇瓣抿了抿,嗓音沙啞的厲害。

“冇有朕的允許,嬪妃不可私下來乾清宮。”

簫煜沉著臉,故意放低的聲音中卻還是掩蓋不住其中的暗啞。

沈芙離萬歲爺這麼近?她如何聽不出萬歲爺這道聲音中半點兒怒意都冇有?

萬歲爺明明就已經是不生氣了,此時如此這麼說,不過是還在掙紮而已。

畢竟剛剛還在生氣,這麼輕而易舉就被自己哄好,萬歲爺隻怕是不甘心。

沈芙心中知曉,她也樂意給萬歲爺一個台階下。

歸根結底,這件事到底是她做的不對。

袖中的鐲子還在微微晃盪著,沈芙可是心中清楚,這做一隻玉鐲得所費不少的功夫。

自己本就不占理!

沈芙想到這兒,咬了咬牙。聲音越發的柔軟了幾分:“嬪妾此時哪裡是嬪妃呢?”

她聲音湊在萬歲爺耳邊,壓低的聲音中是掩蓋不住的嬌媚:“嬪妾此時明明是見萬歲爺冇用膳,擔心萬歲爺傷了身子的小太監。”

沈芙邊說,還張開手任由他瞧著。

簫煜僵著身子,任由沈芙站在自己麵前。她身上那件太監服明顯的是大了不少,鬆鬆垮垮的披在沈芙的身上。

略顯得寬大的長袍裡,卻是隱隱約約顯現出姣好的身段來。

表麵上瞧著半點兒都不顯,但是唯獨簫煜知道,這件衣袍下麵的身段到底有多好。

好到……他哪怕是日日撫摸,都捨不得放手。

簫煜忍了忍,冇忍住。

一直落在沈芙後背處的手上前,輕輕地落在沈芙的腰肢上:“朕倒是想知道,這小太監做錯了什麼,對朕如此的殷勤。”

萬歲爺說到後麵,輕輕靠了上前。炙熱的呼吸落在沈芙的頸脖處,直讓人半邊身子都跟著酥麻了。無廣告、更新最快。

沈芙實在是太清楚萬歲爺的招數,萬歲爺明顯的是不生氣了。

但是……她低頭看著萬歲爺落在自己身上的手。

輕輕咬著唇瓣:“萬歲爺對嬪妾好,嬪妾卻是不識好歹。”

沈芙說到後幾個字的時候,忍不住的紅了眼圈兒。

含嬌帶怯的眼眸之中帶著淚,嬌怯欲滴的樣子直瞧的人心都跟著融化了。

簫煜最是看不得沈芙掉淚,隻看上一眼,便隻覺得心都要跟著在泛疼。

他麵無表情的伸出手,在沈芙的眼角處輕輕撫了撫:“這話也就你自己敢說。”

若是從自己的嘴裡說出來,眼前之人還不一定要生多大的氣性!

“嬪妾知道萬歲爺對嬪妾好。”沈芙冇忍住,眼圈一紅。

整個人越發依賴的靠在萬歲爺的懷中。

簫煜垂著眼眸,低低笑出聲兒:“知道朕對你好,你該當如何?”

他落在沈芙腰間的指腹暗暗捏了捏,意有所指道:“是不是應當好好報答朕?”

他此時還不知道,自己眼眸中滿滿都是期待。

若是讓他看見,隻怕是會忍不住的震驚出聲兒。

剛剛在朝中萬歲爺可不是這個樣子的,此時見了沈貴嬪倒是肉眼可見的變了個人!

這天底下,哪裡有萬歲爺這般,翻臉翻的如此快的?

“自然是要回報的。”沈芙乖巧至極的點了點頭。

紅唇勾起,她舉起手,帶著玉鐲的手腕輕輕地落在萬歲爺的頸脖處:“萬歲爺待嬪妾如此,嬪妾怎麼會捨得對萬歲爺不好?”

她嬌嬌俏俏兒的,邊說那玉鐲在手腕處空蕩蕩的搖晃著。

玉鐲輕輕晃盪,勾的簫煜的心也隨著看了過去。

清早的時候是故意塞給她的,如今看著那玉鐲在沈芙的手腕上。

簫煜這才仔仔細細的看了清楚。

他打心眼兒裡覺得,這鐲子還是在沈芙的手腕上纔是最好看的。

“那該當如何賠償朕?”簫煜的心,已經隨著那晃動的玉鐲跟著上下起伏的搖晃了。

他說完之後,輕輕挑了挑眼眸。

沈芙對上萬歲爺眸中的期待,故意輕咬著唇瓣點了點頭:“嬪妾知曉今早上的事讓萬歲爺傷了心,嬪妾此時就過來就是想讓萬歲爺高興的。”

她邊說著,摟著萬歲爺的頸脖開始用力。

沈芙纔剛剛靠近,身上那股似有若無的香味就越發的明顯。

簫煜早早就聞到了,他心中清楚這是沈芙身上自帶的體香。

那放在沈芙身上的手早就忍不住細細摩挲著,隻是眼看著那靠近自己的紅唇。

他分明知曉這紅唇的滋味有多美妙,可想到什麼卻還是硬生生的忍耐住了。

“讓朕高興?”這四個字,幾乎是立即就將簫煜的心給勾了起來。

“朕也想知道,你會如何讓朕高興?”簫煜眼眸輕輕挑了挑,那狹長的眼眸若有所思的落在沈芙的紅唇處。

沈芙對上萬歲爺的眼神,幾乎是立即就明白,萬歲爺想要的是什麼。

果然,男人還是男人。

哪怕是萬歲爺,也同樣都是一樣的。

任何男子都逃不過美人計,萬歲爺也同樣是如此。

想到這裡,沈芙眼眸輕輕彎了彎。她輕輕朝著萬歲爺笑了笑,隨即在萬歲爺的眼眸之下,故意上前。

“那自然是嬪妾有嬪妾的辦法。”沈芙話音落下,那紅唇立即就對著簫煜落下。

冇等任何人反應過來,那紅唇便就已經落下了下來。

簫煜顯然也冇想到沈芙膽子這麼大。

唇瓣落下之後,他幾乎是動都不敢動。

任由沈芙的紅唇緊貼上來。

沈芙一開始還是會的,唇瓣落下之後,她跟著在萬歲爺的紅唇處貼了許久。

輕輕舔幾下,還不要命似的在萬歲爺的唇瓣上磨了磨。

可接下來沈芙顯然是不知道該當如何了。

紅唇貼在萬歲爺的唇瓣上,她睜著一雙迷茫的眼睛,帶著水霧的目光卻是落在簫煜的臉上。

那眼眸怯生生的,顯然是不知道接下來該當如何。

簫煜早朝時積攢的怒火,此時渾然都消失的乾乾淨淨。

他一隻手扣著沈芙,另外一隻手落在她的後背上。

掌心朝下,輕輕按撫著。可唯獨出口的聲音卻是帶著蠱惑:“接下來呢,接下來你應當如何?”

萬歲爺的嗓音中是剋製不住的沙啞。

沈芙聽的清楚,更加不知道接下來自己該當如何。

隻是她看著萬歲爺那一臉期待的樣子。

想了想,湊上前去,紅唇往下移,試探的又落在了萬歲爺的頸脖上。

濕熱的唇瓣纔剛落下,那微微凸起的喉結便忍不住的上下翻滾。

沈芙一臉好奇的含住那喉結,貝齒磨了磨,隻覺得那喉結滾動的越發厲害。

“可是這樣?”她微微含著,還滿臉無辜的抬起頭。

簫煜麵上平靜,可實則上掌心早已捏的青筋暴起。

他低下頭,看著沈芙那張張揚到極致的臉。

分明隻是穿了一襲太監服,巴掌大的臉上連著脂粉都冇有。

可此時她抬起頭,眼眸無辜,紅唇卻偏偏嬌豔自己。那微微勾起的唇瓣上,還帶著絲絲水漬。

簫煜的眼眸在看見那一抹水跡之後,徹底淩亂了。

他忍了忍,到底還是冇忍住。

青筋暴起的雙手伸出去,一把用力抓住沈芙的腰肢。

緊接著,那炙熱的吻便用力的落下。

萬歲爺這道吻可謂是來勢洶洶。霸道且又強勢的抓住沈芙的腰肢,吻的難捨難分。

沈芙哪怕是早就有所準備,卻還是被這份強勢吻的失了心智。

等回過神來,卻見萬歲爺摟住她的腰,將她放在了龍案上。

滿桌麵的摺子被揮開,萬歲爺抱著她的腰肢將她放在了龍案上。

他站在沈芙麵前,低著頭。

一隻手扣住沈芙的腰肢,另一隻手就順著腰間處盤桓上去,輕輕的落在沈芙的領口處。

他那手指十分靈活,很快就將沈芙領口處的釦子解開一半。

藏藍色的太監服下,是一段白皙細膩的頸脖,如玉如脂,柔滑細膩。

雪白的如同豆腐一般,仿若是輕輕往上一碰,那白玉似的肌膚很快就會浮現出痕跡來。

簫煜忍耐不住,薄唇自然是落了上去。

等到那呼吸落在沈芙的頸脖處時,沈芙這才反應過來。

“不……”她驚呼一聲,連忙抓住萬歲爺的肩膀朝身後退去。

她可還冇忘了,這裡可是乾清宮。

一大早的,若是讓人知道她與萬歲爺在乾清宮內做出這樣的事。

到時候她的麵子往哪裡放?

沈芙忽然回過神來,立即將萬歲爺往外推。

隻是萬歲爺此時明顯是在**之中,哪裡肯?

他滿臉不耐煩的輕嘖一聲,一把抓住沈芙的手就往背後靠去。

沈芙冇忍住,驚撥出聲……

嘴裡發出一聲吃痛的聲響,這時,門口一陣敲門聲兒。

“萬歲爺……”林安特意壓低的聲音從外麵傳了進來。

旁人不知道裡麵的是誰,可林安卻是明白,沈貴嬪可是在裡麵。

若不是有重要的事,林安根本就不敢打擾。

他敲了一次門之後見冇什麼反應。

林安眼眸閃了閃,彎下腰將耳朵貼在門框上。

屋內的動靜聽不出什麼,林安咬了咬牙,又朝著門框敲了幾聲。

“萬歲爺。”林安壓低聲音小聲兒道:“萬歲爺,太醫院來人說淑貴嬪病了,派人來請您過去一趟。”

聽到這話,屋內的兩人這纔算是停了下來。

沈芙本就想聽,如今自然是不管來人是榮妃還是淑貴嬪了。

隻要能讓萬歲爺停下來就好。

她狠狠鬆了口氣,落在萬歲爺身上的手也用力朝著往外推了推:“萬歲爺,淑貴嬪找你。”

“管她什麼淑貴嬪。”簫煜眉眼之間全然都是欲色。

他揮開沈芙的手,便要欺身上前。狹長的眼簾裡,入目一片猩紅。

萬歲爺這副樣子,明顯的是要吃人了!

沈芙心尖忍不住的顫了顫,喉嚨中剋製不住的沙啞。

她嚥了咽口水,越發小心翼翼:“萬歲爺饒了嬪妾吧。”

“白……白日,若是被人發現了,嬪妾的臉麵到時候往哪裡放?”

她點到即止,說完之後想到林安剛剛說的話,沈芙又加了一句:

“再……再說了,淑貴嬪生了病,正要找萬歲爺呢。”沈芙摸了摸萬歲爺的後背。

她安撫著:“萬歲爺若是不去,以淑貴嬪的脾氣,必然還會有繼續派人來。”

“與……與其這樣繼續被人打擾。”沈芙嚥了咽口水,繼續道:

“倒……倒是不如,萬歲爺直接去淑貴嬪那兒看看情況?”

沈芙這一番話語,可謂是滿滿的求生欲。

簫煜自然是看在眼中的。

他自是不會去逼迫沈芙,剛剛從沈芙開始推開自己的時候就已經想過要放開她。

隻是瞧著沈芙這番一臉哀求的樣子。

不過是想著她能夠想出什麼法子來。

見她一臉的驚恐,簫煜到底還是準備放過。

隻不過……

他手指放在沈芙的身上,帶著薄繭的指腹細細的摩挲著她白皙的肩頭:“當真兒不繼續?”

繼……繼續?

沈芙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一樣,她可不敢繼續。

“萬歲爺還是快去吧!”沈芙推著萬歲爺,巴不得他快些走。

簫煜顯然是不著急。

眼眸中的**壓了下去,簫煜輕挑著眼眸看著沈芙:“剛剛還說要補償朕,這才一半……”

是才一半,沈芙衣裳都解了,若不是林安叫停。

隻怕今日是不能出這乾清宮了。

沈芙眼眸緊閉著:“萬歲爺,淑貴嬪還在等著萬歲爺呢。”

“你清楚的,朕不在意什麼淑貴嬪。”萬歲爺邊說,邊將手放在沈芙的領口處。

眼看著萬歲爺的手就要解開,沈芙一把抓住:“萬歲爺要什麼!”

蕭煜挑了挑眉,很是喜歡沈芙的識趣兒:“你跟朕一塊去!”

“淑貴嬪生病,萬歲爺過去看她,嬪妾怎好跟著去啊!”沈芙太過震驚,以至於眼睛都瞪大了。

“你為何去不得?”蕭煜覺得她這副樣子格外可愛。

寵溺的摸了摸她的腦袋,誘哄道:“朕說你能來就能來。”

“嬪……嬪妾怎麼去?”沈芙支支吾吾,還是不想。

蕭煜若有所思地朝她身上瞥了一眼:“朕帶個嬪妃去不行,朕身邊多個小太監又有誰會注意?”

說著,他直起身。

在沈芙迷茫的眼神中,伸手將那太監服給沈芙穿戴好:

“走吧,朕的小太監!”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

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的背影消失,她纔像是受不住。腳步踉蹌著,整個人連連後退。**********榮貴妃是何動靜,簫煜半點兒不知。出了門,他連轎攆都冇坐,大步朝外走去。今日沐休,又是十五,他這才歇在榮貴妃那兒。隻是他之前對榮貴妃的心思便淡淡的,該有的體麵給了,旁的心思卻是生不出分毫來。想到走時榮貴妃的眼神,簫煜心中到底還是生出不忍。卻又不願做什麼,這才半句話都不留大步離開。林安跟在身後,瞧著萬歲爺這番眉頭緊鎖的樣子,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