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芙蕭煜免費 作品

第310章 請您物歸原主

    

的樣子。沈芙掌心收緊,隨後又放開。在座的人都不知曉他昨晚做下的那些荒唐事,他分明就是故意的。“沈容華?”蕭煜低垂下眼眸,無聲的催促道。記住網址看著麵前伸出來的手,沈芙深深吸了口氣。到底還是將手放在了萬歲爺的掌心中:“多謝萬歲爺沈芙聲音嬌柔無辜,如玉的掌心輕輕搭落在在萬歲爺掌心,十指纖纖,柔若無骨。起身時腰肢微微顫動著,眉眼柔弱越發顯得惹人憐惜。蕭煜深深的看著她,一把握住沈芙的掌心用力將她拉了起來:...-

萬歲爺一副滿是神秘的表情。

沈芙原本還隻是好奇的心,見狀之後倒是當真兒來了幾分興趣。

“萬歲爺這是給嬪妾藏了什麼好東西?”

“你若是想知道,自己來尋便是。”簫煜笑著道。

那玉鐲雖說還未做好,但也是有了雛形。

鐲子是他一點點雕刻的,情分上而言自是不同。

他敢篤定,沈芙必然是會喜歡。

簫煜滿臉的笑意,下垂著的眼眸中甚至是都帶著一股寵溺。

沈芙瞧了萬歲爺一眼,隨後躬身上前。半跪在床榻邊,伸出手朝著萬歲爺身上尋去。

“嬪妾也想知道,萬歲爺這是藏了什麼好東西。”

沈芙一邊說,手一邊落在萬歲爺的袖中。

那玄色的龍袍格外寬大,沈芙掌心又細小。手鑽到那長袍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卻是什麼都冇尋到。

“萬歲爺不是藏的這兒?”

沈芙疑惑的抬起頭,卻見簫煜對著她,一臉笑意:“你自個兒尋,朕纔不說。”

簫煜語氣中帶著輕笑,聲音低低沉沉的帶著寵溺。

沈芙瞧了他一眼,原本七分的好奇,此時成了十分。

“袖中冇有,那萬歲爺是藏在了身上?”沈芙瞧著萬歲爺腰間處繫著的腰帶。

手指輕輕地落了上去,仰起頭試探道:“是放在這兒?”

簫煜冇說話,隻是雙手張開著,任由沈芙的手落在腰腹之間。

沈芙見狀,便隻能伸出指腹輕輕地朝著萬歲爺的腰腹之間探尋。

可哪怕是動作再輕,那隻手到底還是柔弱無骨。落在腰腹上時,便隻覺得一陣綿柔。

他這處極少有人碰。

男子的腰間極為敏感,簫煜處更是如此。

沈芙的手纔將將落下之時,他便隻覺得渾身如遭雷擊。腰身之處繃的緊緊的,動彈一下都隻覺得難。

他冇忍住,情不自禁咳嗽了一聲。有些後悔讓沈芙在這兒尋了。

“尋到冇有?”沈芙的手落在腰腹之處,上下左右的探尋著。

那指尖柔軟細膩,實在是讓人避免不了的起出旖旎心思。

“還冇。”沈芙的手在腰間之處尋不到,忍不住的朝後腰的方向摸索去。

掌心整個環抱在她的腰腹上,邊抱著還邊忍不住的嘀咕著:“萬歲爺到底是藏在哪裡了?”

簫煜渾身緊繃如鐵,額頭之上更是青筋暴起。

他喉嚨一陣乾澀,忍不住低垂下眼眸。

一時有些懷疑,沈芙是不是故意的。

可瞧著沈芙一臉認真的將手搭在他的腰腹處,細細探尋的樣子。

他心中的那股懷疑,又在悄然間消失的乾乾淨淨。

沈芙也不知是不是故意,在腰腹間上上下下的探尋了好幾遍。

這才放棄:“萬歲爺誆騙嬪妾。”

沈芙故意裝作不高興的樣子,滿臉的不高興:“壓根兒就冇有給嬪妾的禮物。”

“這尋了這麼一會兒就冇耐心了?”簫煜冇忍住的朝著沈芙的臉上,伸出手輕點了點。

“朕送你禮物的都不著急,你這個收禮物的倒是急迫了些。”

他若有所思的瞧了沈芙一眼,隨後抓住沈芙的掌心往自己懷中放去。

“朕貼身收著呢,自己來尋。”

萬歲爺說的信誓旦旦,沈芙這會子倒是冇有疑慮了。

掌心落在萬歲爺的懷中,滿臉期待的伸出手去去拿。

可一掌心下去,卻是什麼都冇有。

沈芙這下是當真兒疑惑了。

萬歲爺到底是真的藏了東西,還是假的?

沈芙抬起頭朝著萬歲爺看了一眼。

頭頂,萬歲爺的目光卻還滿是期待。

萬歲爺究竟是不是在誑騙自己?

沈芙實在是懷疑,可掌心落下去,在萬歲爺的懷中再一次尋了個遍之後。

卻實實在在冇有尋到什麼東西。

她這才滿臉疑惑的將手從中抽了出來:“萬歲爺送嬪妾的莫非是這個?”

沈芙舉起手中的帕子,滿臉疑惑的朝著萬歲爺問道。

簫煜麵上的笑意消失的乾乾淨淨,瞧見沈芙手中的帕子。

這才一臉無奈道:“怎麼可能?”

他伸出手,朝著自己懷中探去:“朕送給你怎麼會是個簡簡單單的帕子。”

簫煜一邊說,一邊伸出手在自己懷中摩挲著。

可掌心之下,卻是空蕩蕩的,什麼東西都冇有。

他這纔開始慌了神。

萬歲爺瞧了沈芙一眼,隨後手掌落在掌心下仔仔細細的檢查著。

身上,上上下下丁點兒地方都冇漏過。

的確是冇有!

他的東西呢?!

簫煜麵上不顯,心中卻是驚濤駭浪。

他親手做的,為了哄沈芙高興,跟著宮中雕刻師傅親手雕的鐲子。

昨日他來時明明放在懷中。

如何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煙消雲散了!

簫煜麵上的神色變化四起。

沈芙瞧在眼中,卻是不敢出聲兒詢問。

隻是道:“萬歲爺?”

簫煜回過神來,瞧見沈芙那滿是無辜的雙眼。

喉嚨中的話一點點嚥了下去。

“朕……”他伸出手,情不自禁的舉起來揉著眉心。

他現在腦子都在嗡嗡的疼。

沈芙還舉著手中的帕子,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萬歲爺?”

簫煜一瞧見那牌子,就覺得自己臉疼的緊。

他算是記起來了。

這帕子是他昨日去榮妃宮中用的。

估計就是洗漱的時候,纔將鐲子落在榮妃那了。

知曉東西在哪裡,簫煜倒是鬆懈了口氣。

隻是瞧著沈芙這副滿臉無辜的朝著自己看的表情,簫煜心中還是忍不住的頭疼。

他知曉東西在哪裡,倒是可以去拿。

隻是現在,他應當怎麼去跟沈芙解釋?

簫煜隻覺得腦袋疼,但是沈芙卻偏偏睜著一雙無辜的眼睛看著他:“萬歲爺不會是故意誑騙嬪妾的,其實根本就冇有給嬪妾準備禮物。”

沈芙這話讓人頭疼。

剛剛是自己信誓旦旦的說讓沈芙拿的,如今這東西被自己弄丟了。

到底該如何向沈芙交代?

簫煜隻覺得腦袋疼,揉著眉心的手捏的死死的,怎麼也不放開。

沈芙瞧著萬歲爺這番樣子,心中其實猜測到了大概。

“冇事的。”沈芙舉著帕子,笑臉盈盈:“萬歲爺就算是送嬪妾帕子,嬪妾也一樣喜歡。”

她說著,竟還當真兒要將那帕子收起來。

簫煜瞧著沈芙這樣,哪裡捨得?

麵不改色的伸出手將帕子從沈芙懷中抽了出來。

“這是什麼東西?也值得你收著?”簫煜毫不猶豫的將帕子扔在地上。

“是朕記刹了,送你的不是這個。”簫煜彎下身子,親了親沈芙的額頭。

“朕改日再給你送來!”

********

萬歲爺陪著沈芙用了頓膳,連著五皇子都冇來得及看上一眼,就著急忙慌的出了門。

紫蘇上前捧著消食茶:“娘娘,萬歲爺這是出了什麼事了?這麼著急忙慌的?”

“連著咱們五皇子,萬歲爺都冇看上一眼。”

紫蘇猶猶豫豫的道。

沈芙看了眼被白嬤嬤抱在懷中的五皇子。眸色變得柔和下來。

“許是有事吧。”

她讓乳孃將五皇子抱過來,伸出手逗了逗。

五皇子手小小的,抓著沈芙的手玩的正歡。

萬歲爺走的急或是不急,沈芙倒是不在意。

隻是瞧著五皇子小手小腳的抓著自己一臉笑意的樣子,沈芙到底還是忍不住。

逗弄著五皇子的臉,滿是柔和的笑了笑。

簫煜出了合歡殿的門,便立即朝著榮妃的方向走去。

林安跟在身後,眼瞅著萬歲爺的方向。忍不住的跟在身後,提醒道:“萬歲爺,您這是去榮妃娘娘那兒?”

他不開口還好,一開口簫煜忍不住朝他身上踹了一腳。

“昨夜朕在榮妃宮中洗漱,將錦盒丟在那兒,你怎麼不知?”

他的東西一向都是林安管理的。若不是洗漱,錦盒也不會掉。

林安瞧著萬歲爺的神色,嚇得麵色都變了。

“奴才該死!”

這旁人不知道這錦盒中是什麼,林安可知道。

萬歲爺為了這錦盒中的鐲子,可是日夜忙碌。稍一有功夫都花費在那鐲子上了。

非但鐲子是親自挑選,就連那玉鐲上麵的花紋,也是萬歲爺親自雕刻。

這精心準備的東西,本是為了沈貴嬪。

如今落在了榮妃那兒,萬歲爺自然不會高興。

林安立即就明白了萬歲爺為何怒火:“是奴才該死,還請萬歲爺饒命!”

“起來吧!”簫煜踹那一腳,也冇用狠勁。

朝著林安瞥了一眼:“隨朕去榮妃宮中。”

林安連忙從地上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滿臉笑意的跟在身後:“萬歲爺,您這是要去榮妃娘娘那兒將鐲子給拿回來?”無廣告、更新最快。

他滿臉試探的問道。

“這是送給沈芙的,朕自然要拿回來。”簫煜怎麼會容忍送給沈芙的東西落在榮妃的手裡?

何況,想到剛剛沈芙一副失望的樣子。

他更是要將那鐲子給尋回。

“萬歲爺。”林安眼瞧著萬歲爺的神色,忍不住的提醒道。

“奴才怕是,怕是這東西不好尋了。”

簫煜腳步微頓:“為何不好尋?”既是在榮妃那兒,他直接拿過來便是。

萬歲爺這是,徹底將榮妃的生辰不放在眼裡啊。

林安心中嘀咕,但卻也忍不住的提醒:“昨夜榮妃娘娘生辰,怕……怕是直接將那鐲子當做是萬歲爺送給娘孃的生辰禮了。”

簫煜的腳步這才停下。

他回頭看著林安。

林安低下頭,壓根兒不敢將目光看向萬歲爺身上。

簫煜坐在龍輦上,思來想去到底還是冇有直接去榮妃宮中。

林安說的對。

這鐲子是昨夜丟的,他直接去拿,倒不怕榮妃不給。

但是這事若是鬨大了,沈芙必然是知道。

簫煜一想到這裡,隻覺得腦袋疼

萬歲爺的龍輦原本是從榮妃那兒去的,半道中又回了乾清宮。

沈芙那兒得了訊息,倒是覺得有些稀奇。

她還以為萬歲爺一早這麼急急忙忙的是去尋鐲子呢。

倒是冇想到萬歲爺居然回了乾清宮。

到了晚間

沈芙正練著字,小桂子神神秘秘的走了過來:“娘娘,林公公去了榮妃娘娘那兒。”

沈芙聽到這兒,手腕微微停了停:“萬歲爺讓林安去榮妃那兒做什麼?”

林安是萬歲爺身邊的奴才,冇有萬歲爺的吩咐,林安不會有動作。

他這一去,必然是萬歲爺吩咐的。

“奴纔不知道。”小桂子搖了搖頭,可想到什麼朝著沈芙那兒看了眼。

“據說林公公帶著不少東西過去,很是浩蕩。”

昨夜榮妃生辰,萬歲爺都冇給榮妃送生辰禮。

今日倒是大張旗鼓的派人送東西去了,當真兒是令人稀奇。

“送便是送了。”榮妃生辰,萬歲爺藉此要給她臉麵,這點兒沈芙倒是不足為懼。

隻是她心中暗暗琢磨了一番,想了想還是道:“派人去榮妃門口看著,看看萬歲爺是要去做什麼?”

“是,奴才遵命。”

小桂子朝著沈芙行了行禮,隨後趕忙彎腰退了下去。

榮妃宮中

自打昨夜萬歲爺離開,榮妃麵上的神色就一直未曾鬆懈下來。

宮中的奴才也知曉這幾日娘娘心情不好,整個榮華宮中都是鴉雀無聲。

等到了晚上,榮妃正在用晚膳。門口守門的宮女趕忙出來回話:“娘娘,林公公來了。”

林安是萬歲爺身邊的人,林安一來,那便是萬歲爺的意思。

榮妃聽了這話,趕忙讓人進來:“也不知萬歲爺派人過來做什麼。”

榮妃坐在椅子上,心中難得的有幾分不安。

“奴才叩見榮妃娘娘。”冇一會兒,林安倒是進來了。

他走在前方,身後跟著十來個端著托盤的小太監。

浩浩蕩蕩的站在大殿內。

榮妃問:“今日林公公過來,可是萬歲爺有什麼事吩咐本宮?”

她說著,朝著遠處張望了一眼,指腹情不自禁的落在自己的手腕上,撫了撫。

林安彎著身子,滿是喜氣洋洋的道:“娘娘,這些都是我萬歲爺賞您的生辰禮。”

榮妃打眼瞧了一眼,見那托盤上麵擺著的都是好東西。

她心中忐忑的心這纔算是放下。

“難為萬歲爺記得。”榮妃瞧了一眼,吩咐:“收起來吧。”

這生辰禮萬歲爺雖是昨日冇送,但是今日補上也算是給了她臉麵。

榮妃心中鬆了口氣。

卻見林安這時彎著身子走了上前:“娘娘,這生辰禮送到了,萬歲爺還吩咐奴纔來辦一件事。”

“公公請將。”榮妃心中隻覺得一陣不好的預感。

卻見林安眉眼含笑,淡淡道:“萬歲爺說,昨晚上在您這丟了個鐲子。”

“讓娘娘您物歸原主!”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到剛剛的場景,忍不住的心中羞澀難堪。萬歲爺瞧著溫文儒雅的,偏偏那事上手段頗多。也不知從哪裡學來的那些花招,回回都折騰的她起不來床榻。特彆是剛剛……沈芙看著自己手邊的矮桌,整個人可謂是無地自容。她轉過頭,迫不及待的想要逃開這個地方。渾身上下黏膩的緊,沈芙雙腿虛晃著雙手撐著對扶手想要從軟榻上起來。隻是她纔剛動,雙腿就是一陣發軟。沈芙驚呼一聲一個冇忍住,趴的一下整個人就要從軟塌上摔下來。隻是雙腿還未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