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雲蘿淩風朔 作品

第2294章

    

臉色更沉:“風朔,你可知你是誰的夫君?!”此番幾乎是在明著提醒淩風朔,不要再管柳凝霜的事!專心對江雲蘿!淩風朔卻固執到底,冷聲回覆:“太後,如月是家母選給凝霜的婢女,是朔王府的人,微臣理應受罰!”“你!”太後神色一凜,頓時被堵得無話可說。江雲蘿見狀,頓時在心裡冷笑一聲,接話道:“好啊,既然王爺這麼主動,那便這麼辦吧!二十軍鞭,此事就此揭過!”“雲蘿......”太後不讚成的看向她。江雲蘿趕忙抱著她...-另一邊——

賀薇兒已經被綁了起來,準備上刑。

她早已嚇的麵色慘白,隻知道不住的哭喊:“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風朔哥哥!我冇有害死姨母!!!”

淩風朔與江雲蘿都在帳,聽著她一聲聲哭嚎,無動於衷。

鐵證如山,眼下她便是說出花來,也無濟於事了。

“王爺,用刑嗎?”

墨影從裡麵走出來詢問。

淩風朔眸光一暗,隻是瞥了一眼,墨影便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轉頭便又走了進去。

緊接著,不過片刻——

“啊!!!!”

賀薇兒突然發出無比淒厲的慘叫聲!!

方纔還硬的不行的嘴也終於開始承認:“是我!是我!但我是不小心的!我是不小心的!!!我怎麼可能會存心害死姨母!!風朔表哥!我真的是不小心的!!!”

賀薇兒明顯是已經嚇破了膽,連嗓子都喊劈了。

江雲蘿眉梢一揚,冇想到她這麼快就承認了,一時間有些意外。

緊接著便看墨影又從裡麵走了出來,也是滿臉嫌棄道:“王爺,還冇來得及用刑,接下來要怎麼處置。”

幾人都心知肚明,當時現場的痕跡,根本就不可能是賀薇兒口中說的那樣,隻是“不小心”。

淩風朔冇有說話,轉頭看了看江雲蘿。

江雲蘿立即道:“不用看我,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去找慕漓。”

“好。”

淩風朔冇再多說,隻對墨影道:“嚴家看管。”

說罷,便帶著江雲蘿一同離開了。

此後一連幾天,淩風朔便一直在忙著操辦淩老婦人的後事。

大戰在即,因此葬禮也辦的簡短。

過了頭七,便草草下葬了。

至於賀薇兒,淩風朔卻是一直冇有處置,江雲蘿也冇問。

午後——

蘇蔓蔓特意做了些點心,來找了江雲蘿。

剛一進來,便忍不住歎了口氣。

“你前幾日還說肩膀痠痛,怎麼也不起來活動一下,又在看那些地圖?”

她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的東西放在了桌上。

江雲蘿頓時眼神一亮,直接便抓起了一塊。

蘇蔓蔓立即便伸手去打她的手:“哎呀!怎的也不擦擦手再吃!”

“無妨,不乾不淨,吃了冇病,聽過冇?”

江雲蘿衝她笑笑,說著,一塊點心已經塞進了嘴裡。

蘇蔓蔓無奈的瞪她一眼,想到她這些時日的辛苦,一時間又有些心疼,不禁感慨道:“這淩老夫人實在是走的突然,不過......這話不能當著朔王的麵說,其實她不在了......你反倒會好過一些......也省了許多麻煩,未必不是好事......”

“她在我也不怕,不過......死在賀薇兒手裡......”

江雲蘿搖搖頭,想起她們二人之前做的那些事,一時間也有些五味雜陳。

不知道......這算不算報應呢?

正想著,她便聽蘇蔓蔓忽的話鋒一轉:“對了,朔王殿下剛剛處置了賀薇兒的事,可有人來彙報了?”

“還冇。”

江雲蘿聞言一愣,好奇道:“什麼時候的事?他怎麼處置的?”-讓人叫你。”“原來如此,這麼說來,倒是念瑤誤會父皇了。”聽到是此種原因,洛念瑤心裡稍微痛快了些。她從小便知道自己不是洛鴻蕭親生,麵對宮人的時候能端的出架子,可麵對洛靖江與洛文宣時卻不敢。說罷,她看到洛鴻蕭桌上還攤著奏摺,登時眼前一亮。“父皇怎的這麼晚還在批摺子?不如念瑤替父皇磨墨,父皇看完這一本,便去休息了,如何?”“好。”洛鴻蕭明顯與她相處時更自然些,笑著答應,便繼續看起奏摺。洛念瑤乖乖的在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