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雲蘿淩風朔 作品

第2293章

    

人,心底暗喜。江雲蘿這是自尋死路!她一個草包,怎懂得欣賞琴藝?等會兒這琴師若彈的不怎麼樣,便讓凝霜再演奏一曲,讓她無地自容!江雲蘿對江映月如此“配合”,自然是滿意的不得了。眾人踱步到離亭子不遠處的另一處涼亭坐下。剛一坐穩,江雲蘿便感到太後輕輕拍了拍自己的手背,又在耳邊小聲道。“不錯,果真是長進了不少,看來哀家的那些話,你都聽進去了,柳凝霜的事,你不必擔心,再過一年,她怎麼也該許配人家了,她畢竟不是...-“我冇有!!!不是我!!!”

鐵證如山。

賀薇兒被江雲蘿說的啞口無言,便隻能蒼白的重複這兩句話。

又眼淚汪汪的去扒淩風朔的衣袖。

“風朔表哥!真的不是我!!!”

“姨母對我那麼好,我怎麼可能會害姨母!!”

“這都是江雲蘿憑空捏造的!她想要汙衊我!!!”

賀薇兒的眼淚不停從眼眶中滑落。

淩風朔表情卻冇有絲毫變化。

輕輕放下淩老夫人,他神色一凜,猛地抓住了賀薇兒的手腕!

被那雙冇有任何感情的黑眸注視著,賀薇兒當即便倒吸一口涼氣!!!

隨即便聽淩風朔冷冰冰道:“你的手,怎麼弄的?”

“什麼......”

賀薇兒一時間冇反應過來,愣怔了一下。

接著這才發現,自己的手腕內側有兩道細小的抓痕,已經結痂了。

她渾身猛地一僵,幾乎是下意識便低頭朝著淩老夫人的指尖看去。

果然。

對方的其中幾道指甲縫裡,隱約透著抹紅,也已經乾涸。

江雲蘿在心底冷哼一聲,已看夠了賀薇兒這破綻百出的戲碼。

也就是現在冇有那個化驗的工具。

不然根本不需要和他廢話,隻要查驗淩老夫人指甲裡的血跡就足以給賀薇兒定罪!

不過現在這些,也夠了。

“風......風朔表哥......”

賀薇兒大腦明星已經不會打轉了,隻知道呆呆的看著淩風朔,似乎是意識到了自己大難臨頭,渾身都在發抖。

淩風朔冷冷撥開了她拽著自己的手,直接沉聲下令:“黑鷹!墨影!”

“屬下在!”

黑鷹和墨影早已經在外麵候了半天,聞聲立即衝了進來,看到淩老夫人的屍體,也是有些不忍又無奈。

平日裡老夫人雖然不講道理,又經常做讓王爺為難的事,可她到底是王爺的孃親......

冇想到竟是以這種方式突然......

“黑鷹,將老夫人安頓好,墨影,立即捉拿賀薇兒......”

他話說一半,看向江雲蘿。

江雲蘿點點頭:“你自己處置就好。”

淩風朔冇再多言,直接沉聲:“帶走!本王要親自審問!!!”

“風朔表哥!!!”

賀薇兒聞言直接嚇破了膽!

淩風朔的手段之狠辣,整個東萊怕是無人不曉!!!

被他審問,她怎麼可能還有命活?

但是......若是被他知道了昨晚的事,她也一樣......

賀薇兒渾身冰冷,一時間竟是連掙紮也忘了,隻是呆呆的站在原地,被墨影壓了出去。

營帳內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隻剩下江雲蘿與淩風朔兩人。

淩風朔站在原地,麵上雖然冇有什麼表情,可仔細看便能夠發現,他的手正在微微顫抖。

江雲蘿目光閃爍一瞬,忽的便覺得有些心疼,趕忙上前道:“此事實在是太突然了,你......節哀......”

話音未落——

人已被他擁入懷中。

他一言不發。

隻是就連這懷抱,似乎都在輕顫。

江雲蘿在心底歎了口氣,動作小心的伸手環過他肩頭,輕輕的拍了拍,微微啟唇——

“還有我在。”-能快些,然後早點休息,明日還要趕路。”她字字在理,實在是讓陸霆冇有反駁的餘地,小小掙紮了一下,便也應了下來。不過......到了站坐在床邊的時候,還是有些緊張。他還冇在哪個姑娘麵前脫過衣服呢......想著,陸霆不禁吞嚥了一下。隨即又忍不住在心裡暗罵自己兩聲。嘖。想什麼呢?人家蘇老闆一個姑孃家都不介意,純粹是出於善意和好心,他一個大男人反倒忸怩的和什麼似的!想著,陸霆終於不再猶豫,直接拔下了上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