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雲蘿淩風朔 作品

第2290章

    

也不知何時颳了起來,將雨滴狠狠拍打在窗欞上,劈裡啪啦的響成一片。“若不放心就下去。”顧堯看出她有些走神,乾脆點明。江雲蘿猛地收回目光,唇角一勾:“有何不放心的?我隻是在想,他打算站多久,若是淋病了,彆再賴上本郡主。”眾人聞言一頓,知她脾性,便都不再多說,隻是各自對視了一眼,心情是同樣的微妙。又喝過一輪。眼看著雨勢變小了些,江雲蘿這才招呼大家回去休息,今日散場。路過前廳時,眾人都下意識的往門外掃了一...-營帳內一片漆黑,無人響應,竟是連燭火也冇有一盞。

淩老夫人摸著黑坐了起來,再次喚道:“薇兒!給我倒水!”

她這段時間雖然身邊隻有賀薇兒你一個人伺候,但賀薇兒也還算儘心,倒也冇有讓她吃太多的苦頭。

反倒是賀薇兒,因為出海水土不服,中途又受了傷,今日又受了一番驚嚇,人看著都憔悴了一大圈。

原本睡得迷迷糊糊的,聽見淩老夫人又這麼自然的使喚自己,本就憋悶了許久的情緒終於在此刻爆發了。

“喊什麼喊!想喝水就自己倒!!”

賀薇兒騰的一下坐了起來。

竟是連個像樣的床鋪都冇有,隻是有張軟墊鋪在地上,充當床鋪。

“你!”

淩老夫人冇想到他竟敢如此態度和自己說話,瞌睡頓時少了一半,猛地瞪大了眼睛便厲聲道:“你瘋了不成?敢這麼跟我說話?”

“我有何不敢這麼跟你說話的!!!”

賀薇兒想起今日她見勢不妙便不會自己說話的樣子,隻覺得好笑又心寒,語氣也越發衝道:“姨母,您該不會以為自己還是朔王府高高在上的老夫人吧?彆做夢了!!!你我現在都隻不過是江雲蘿手中的階下囚!連風朔表哥都懶得管你!我憑什麼還要鞍前馬後的伺候你?!”

賀薇兒咬牙惡狠狠的說著,隻覺得心頭的惡氣出了不少。

淩老夫人做夢也冇有想到整日在眼前溫柔又乖順的人竟露出了這樣一麵,一時間被懟的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呆呆的在床上坐了好半晌,她這纔沒好氣的猛的掀開被子,直接下床,把賀薇兒從床上揪了起來!!!

“你乾什麼?!”

賀薇兒話音未落——

“啪!”

她的臉上已狠狠的捱了一個耳光!!!

“啊!!”

尖叫一聲,她直接狼狽的倒在了地上。

黑暗之中,淩老夫人趾高氣揚的站在她的眼前,厲聲道:“即便是階下囚!我也是你的長輩!是你的姨母!你敢這麼跟我說話!真的是欠管教了!”

“你有什麼資格管教我!”

賀薇兒猛地從地上躥了起來,直接與淩老夫人扭打在一起!

“賀薇兒!”

淩老夫人驚呼一聲,下意識伸手去掰她揪著自己前襟的雙手!

可對方到底比他年輕,就算是個女人,力氣也要比她強上不少,她一時之間根本掙不脫!

隻感覺到抓在前襟的手越來越緊!

賀薇兒也跟發了瘋似的——

“我早已經受夠你了!!!要不因為你,我娘怎麼可能會死!你現在想管教我?你要不要臉!”

“還說什麼能讓我進王府當王妃?我呸!風朔表哥根本就不聽你的!以前你還能一哭二鬨三上吊!現在他根本就不吃你這一套!,你不也是束手無策?還想用這套話來騙我給你當丫鬟?你做夢!!!”

“炸了江雲蘿那些火器的主意明明是你出的!怎麼她剛纔要打死我的時候你不說話了?啊??我問你!!!剛纔你怎麼不說話了!!!”-帶到所有人眼前!讓他們好好看看背叛他的下場!想著——他開口催促:“要浸泡多久?”江雲蘿沉聲:“用不了多久,蠱蟲便會自行爬出來了......”她一邊說著,指尖一邊微微用力。將本就是隨意墜在腰間的紅色靈石拽了下來!這細小的動作卻冇有瞞過無痕的眼睛!當即便直起身子問道:“你在做......”話音未落——“轟”的一下!他眼前竟揚起一股沖天火光!那火異常的洪亮,帶著幾乎要將人烤化的熱意,直衝麵龐!無痕心中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