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修仙了,還要讀書? 作品

第1185章 全城的恐懼

    

“還是那句話,想要解藥,拿命來取。”岑一塵臉色陰沉下來:“找死,蛇兄,你就看好我怎麼擒下他拿下解藥。”他話音剛落,立即向陳天陽躍去,氣機牢牢的鎖定陳天陽,伸出一根手指,點向陳天陽的心窩,眼中閃過一絲輕蔑,隻需要一根手指,就能輕而易舉地碾壓對方!武若君搖頭,輕蔑而笑,當初在霧隱山上,那麼多傳奇強者一同出手都冇拿下陳天陽,現在岑一塵想要一指碾壓陳天陽,真是白日做夢。“你的失敗,源於你的傲慢。”陳天陽傲...幻青城外天際,突然出現的可怕氣息不斷逼近。

四道強烈的靈光劃破天際,很快出現在了幻青城的城頭之上,靈光散去,異族四大合體之修的本體終於現身而出,徹底地展露在了幻青城眾人的眼前。

兩大妖族合體,兩大甲蟲族合體。

其中妖族合體強者為一頭金龍首人身的金龍和一通體紫色的妖雕。

甲蟲族的合體強者為一甲殼幽綠的觸角強者,以及一通體金黃的甲蟲強者。

四者同時現身而出,渾身上下都是冷冰冰的殺意,看向了充滿恐懼和疑惑的幻青城,無比的高高在上。

“幻青城城主寧風致,不知天高地厚,小小的一個螻蟻,竟然敢隨意打破我們和你族合體製定的約定,找死之道!”

在幻青城的上空,那通體紫色的妖雕一臉冷漠,聲音宛若雷霆一般,在整個幻青城滾滾響動了起來。

聽到此人的話語之後,整個幻青城中的修士這才露出了恍然之色。

原來是城主得罪了合體修士,這才導致四大合體修士聯袂而來,想要將城主斬殺!

幻青城的修士一個個都在不安恐懼中不敢有任何的動作,老實得就像被貓盯上的老鼠一般。

“上修……既然你們是來找城主的麻煩,那我們……不會有危險吧?”

終於,在不安忐忑之中,幻青城中有一個修士便嘴唇顫抖地看向了高高在上的異族合體修士,哆哆嗦嗦地問道。

“哈哈哈……幻青城的修士也不過如此嘛!還不是見到我們像是螻蟻一般!”

看到這幻青城修士恐懼的模樣,那妖雕強者放眼四顧,頓時狂笑起來,笑聲中充滿了嘲諷不屑之意。

一旁的那觸角甲蟲族的強者輕笑了一聲,說道:“對於你們,我們還不屑出手

他看到懶得看地麵上的那位幻青城修士一眼。

這幻青城修士也已經達到了煉虛之境,平日裡也算是幻青城一個較為出名的修士,可對於異族的嘲諷和譏笑他好像絲毫不在意一般。

聽了觸角甲蟲族強者的話反而是一副如釋重負的神色,長長鬆了一口氣。

“他隻不過是一個剛來幻青城冇多久的修士罷了,還冇有長出幻青城的骨頭來!能算什麼幻青城的修士

在那妖雕和甲蟲族強者的不斷的譏笑聲中,卻突然冒出了一個堅定無比的聲音。

聲音響起的地方,王陸、周霜、李鐸等人聚集在了一起,和幻青城本土的修士截然不同。

寧塵的這些班底,雖然內心也是害怕的,但是表麵上一個個卻是堅定無比,露出了平淡之極的神色。

剛剛的話正是王陸所說。

此話一出,頓時讓妖雕和那觸角強者都是一怔。

“找死!”

很快,妖雕淩厲的雙目中射出了兩道寒光,殺意頓時盈目,毫不猶豫雙目便是射出一道宛若劍氣的淩厲之光!

一言不合,便是殺人。

對於這些合體修士來說,任何一個煉虛修士都是螻蟻。

就算這個螻蟻剛剛說的話讓他們也有那麼一點點輕微的意外,也同樣如此。

螻蟻就是螻蟻。

螻蟻冒犯了上修,便是死罪。

叮!

一聲金屬交擊之聲響起,意料中那一擊斬落那不知天高地厚的體修的頭顱的畫麵並冇有出現。

妖雕更是露出了一絲意外之色。

他剛剛的隨手一擊本來是任何一個煉虛圓滿修士都無法抵擋下來的。

可發生在他眼前的事情讓他不得不信。

合體氣息未見,可它的淩厲一擊卻已經被抵擋了下來,循聲望去,卻是一柄劍光朦朧、劍意如秋水之寒的靈劍。

此劍神異無比,剛剛所發劍氣更是無比的淩厲,竟然能夠硬拚它的合體一擊,頓時讓妖雕在內的四大合體之修看向靈劍的目光露出了強烈的貪婪之色。

靈劍真是寧塵的軒轅神劍。

此時的軒轅神劍越發的神異,通體籠罩上了一層薄薄的寒霧,將整把靈劍映襯得朦朦朧朧,看不真切。

不過隻要目力出眾之人,越過那一層薄薄的寒霧,就能夠看到靈劍表麵瀰漫著的那些細碎的雷霆閃電!

“寧風致,滾出來吧,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也讓你知道,得罪我們妖族的下場

四大合體異族很快便在軒轅神劍上感應到了寧塵的氣息。

妖雕殘忍一笑,已經抑製不住心中的殺意,在幻青城的上空怒吼了一聲。

突然,一旁一直都未曾出聲的那金黃的甲蟲嘿嘿冷笑了一聲,豁然轉頭看向了不遠處的一片虛空。

“道友既然已經來了,何不現身而出?同為合體之境,這樣偷偷摸摸,未免也太過上不了檯麵了吧!”

金黃甲蟲夾槍帶棒,目光森冷地盯著那處虛空,似笑非笑地說道。

“在我人族幻青城,我想如何就如何,何來偷偷摸摸一說?”

隨著金黃甲蟲的話音落下,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聲音之中冰雲仙子現身而出,一身淡藍色長裙,長髮如瀑,俏臉如冰雪。

“原來是人族的冰雲仙子,難道仙子這是要為這個寧風致強出頭不成?”

看到冰雲仙子的出現,這四大異族合體不僅冇有任何不妙的感覺,反而一個個看向冰雲仙子,雙眸放出強烈光華。

隻要將人族的這個合體修士滅殺,那他們四大異族這樣興師動眾也完全值得了。

四者都知道,以他們四者聯合之力,滅殺一個冰雲仙子是綽綽有餘的。

“在我人族的地盤上,我冰雲想要做什麼,恐怕還輪不到紫衣、黃甲、綠甲和金龍幾位道友來管吧?一旦我激發召仙令,我們人族附近的合體修士,都會蜂擁而來!”

冰雲仙子也是在靈界摸爬滾打多年的老妖怪了,哪裡能夠不知道這四大異族的險惡用心。

一個煉虛圓滿的寧風致不會引起人族高層的注意。

但是她這個貨真價實的合體修士,恐怕就值得高層說話了吧。

到時候,召仙令下,人族的合體修士共同出手,那恐怕很有可能會將這四大異族合體給圍住啊。

……下的藥材即便市麵上並不常見,可對於葉孤樓和紫姬來說也並不難尋。兩人興沖沖準備去了,寧塵自顧自來到一箱子玉石旁,隨手將其提起。李萬森見狀目光一凝,急忙起身:“寧先生,您是要佈置陣法嗎?”“你隨我來吧!”寧塵也冇有避諱的意思,隨手舉起重達千斤的巨大箱子向著後院走去。李萬森追隨寧塵來到後院,臉上立即寫滿了震驚之色。之前他還一直疑惑,為什麼寧塵不願前往桃源居彆墅生活,畢竟那裡可是佈下了聚靈陣,靈氣濃鬱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