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劍出葬滅

    

悶響傳出,血手屠夫和那四長老的身子分彆後退著。“你和那個秦君一樣都目中無人,今天老夫便教教你如何做人!”這位四長老冷冷地看著血手屠夫,身上散發著一股狂暴的威勢,朝著他攻擊而去。“我的人,輪得到你教麼?”驀然,秦君的身影出現在這,一拳轟了出去。那位四長老神色一變,猛地雙掌揮出抵擋著秦君這一拳。噗嗤!瞬間四長老口吐鮮血,身子爆退十幾米,一手撐地半跪著。“四長老!”那群龍組的人先是一怔,反應過來連忙叫道...“留我一命?”

秦君看著眼前的這位符文協會會長,嗬嗬一笑:“你口氣倒是不小啊!”

那符文協會會長符褚背負雙手,居高臨下地俯瞰著秦君:“本座知道你便是混沌之主的轉世,但如今的你可不是當年的那位混沌之主!”

“當年的你,有資格禁止我符文協會在混沌之地開設分會,但現在的你,還沒資格在本座麵前廢話!”

“留你一命,不過是本座今日心情好而已,你莫非真的以為你現在還是遠古時代的那位混沌之主?”

符褚最後一句話說完,冷冷地看著秦君,那眼中充滿了不屑。

如今的混沌之主,在他麵前,完全不值一提!

他今日能來,便是為了秦君手中那尊神秘大鼎,不然現在的秦君壓根連見他的資格都沒有!

“這下麻煩了!”

此刻一旁的玄墨塵眉頭緊皺,眼中充滿了擔憂之色。

他很清楚這位符文協會會長的恐怖,對方當年在遠古時代便是九天十地的至強者,比之混沌之主也隻差一步,而如今千萬年過去了,對方的實力怕是早就不知道提升到什麼層次了,而如今的混沌之主顯然還未恢複到當年的修為,此消彼長之下,秦君麵對著符褚根本毫無勝算!

這時那光明神女目光閃爍幾秒,對著秦君傳音道:“你若是解除對我的控製,我可以立刻聯係我光明神宮的強者前來,或許能讓那符文協會會長饒你一命!”

唰!

秦君掃了一眼光明神女,冷漠道:“如今你既是我的人,想脫離我,那隻有死!”

看著秦君那嗜血冰冷的眼神,光明神女內心一顫,不再說話了。

而秦君目光掃向符褚冷道:“你很囂張!”

“但在我麵前囂張的人,都隻有一個結局!”

“那便是——死!”

轟!

刹那間,秦君一身修為全部爆發出來,而他如今在煉化掉玄天蒼的能量之後,一身修為強勢踏入了帝君之境!

“又突破了!”

玄墨塵見狀內心一驚。

之前太上道那一戰時,玄墨塵便在暗中觀察,因此他親眼見證了秦君是如何從三品帝境一路飆升到瞭如今的帝君之境,而這之間隻隔了短短三天的時間。

這修為提升速度之恐怖,簡直前所未見!

而這對於秦君而言算不得什麼,畢竟他有著前世的經驗在,如今隻要有足夠多的能量,他便能一路毫無阻礙地突破,並不需要像其他人一般對每個境界進行感悟。

“帝君之境?”

“這便是你的依仗?”

符褚蔑視一笑。

“蒼穹變——”

“第三變”

而秦君直接怒喝一聲,他將蒼穹變的第三變施展了出來。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這三天的閉關,秦君不僅修為突破到了帝君之境,他更是將蒼穹變修煉到了第三變。

轟隆隆!

隨著這第三變施展開來,這個世界內的天地能量瞬間好似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抓來,全部朝著秦君體內瘋狂沖去。

這一刻,那恐怖的天地能量彙聚而來,在秦君周身形成一個巨大的能量旋渦,那陣仗之駭人,震驚了所有人!

唰!

當即符褚的臉色一變,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不愧是混沌之主,竟然有著此等術法!”

符褚喃喃自語,看著秦君修為正在瘋狂暴漲,他也不再廢話,當即催動精神力,那根金色符筆顯現而出。

此刻這金色符筆閃爍著大道的光澤,宛如天道之筆,蘊含無上道威!

隨即符褚便操控符筆刻畫出一道道金色符文!

這一道道金色符文直接爆發出鋒芒銳利之氣,宛如一隻殺伐無雙的軍團,直接朝著秦君轟殺而去。

隨著那一道道金色符文降臨,一陣陣金戈鐵馬的殺伐之聲傳來,那銳利之氣壓得整個玄盟之人都喘不過氣來。

而玄墨塵也是內心一驚,暗道好恐怖的符文!

這符褚刻畫出的符文已經不是簡單的符文了,而是蘊含大道真諦的大道符文!

混沌拳!

唰!

隨著那可怕的大道符文降臨,秦君雙眸一凜,他一拳直接轟殺而出。

而他施展的正是混沌訣中的混沌拳,不過如今其施展的混沌拳和其之前施展的混沌拳完全不同。

如今的秦君恢複了前世記憶,他這一拳施展出來,直接將混沌拳的真諦爆發了出來。

混沌拳——一拳出,萬法皆可破!

當年的混沌之主,僅憑一招混沌拳,便將混沌之地無數強者給鎮壓了!

一拳破萬法!

這便是秦君奉行的真理!

如今蒼穹變第三變所吞噬而來的能量配合秦君前世經驗轟殺而出的混沌拳,也是爆發出駭人的威勢!

轟隆隆!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秦君這一拳轟出,蒼穹崩塌,彷彿世間萬物全都毀滅,一切都化作了最為原始的混沌!

而後那符褚刻畫出的大道符文盡皆崩塌粉碎,被那混沌拳一一強勢摧毀了。

唰!

符褚麵色一變,他眼中露出驚異之色,顯然沒想到秦君這一拳如此恐怖。

“符文之法,鎮壓諸天!”

當即符褚操控著那金色符筆再次引動大道之力刻畫出一道道玄奧的符文,而這些符文更是層層疊加,最後融為一體,朝著秦君再次轟去。

這一擊他不再有任何的保留。

而秦君麵對著對方這一擊,也是揮出葬天劍!

葬天九式!

第九式——葬滅!

這一刻,秦君將葬天九式中的終極一式施展了出來。

隨著這一式施展出來,天地轟鳴,萬物震動,整個玄天域都轟動了!

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彌漫開來!

這一劍所到之處,一切都通通化作虛無,宛如諸天星空都直接要葬滅了!

那符褚施展出的頂尖符文麵對著這一劍都沒堅持多久便開始崩塌粉碎!

而在秦君施展出葬天第九式之時,九天十地的某個地方,一雙眸子驀然睜開,眼中露出驚異之色:“這……這是那位的招式?難道他現世了?”

秦君這一劍施展開來,直接讓九天十地的無數強者都察覺到了。

而在玄盟,符褚刻畫出的這道頂尖符文最終葬滅在了秦君這一劍之下,而他這葬滅一劍依舊勢如破竹地朝著符褚轟殺而去。

唰!

當即符褚麵色一變,他直接催動那根金色符筆朝著秦君這一劍轟去。

轟!

隨著兩者轟擊在一起,再次傳出驚天巨響。

符褚這根金色符筆在麵對著秦君這一劍之時竟同樣沒有堅持一秒鐘,便轟然破碎。

噗嗤!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當這符筆被毀,符褚的靈魂受到重創,他一口鮮血噴出,但其符筆倒是也將秦君這一劍的威勢削弱了大半。

最終這一劍落在符褚身上,將其轟飛出去,砸在地上吐著血,但並未被殺,隻是在其胸口留下一道深可見心的劍痕!

而秦君施展完這一劍直接一個趔趄半跪在地,手中的葬天劍插在地上,勉強支撐著他的身子!

呼哧!

呼哧!

呼哧!

秦君額頭冒著汗水,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這葬天第九式直接將他一身力量都給抽幹了,若非其境界突破了,恐怕此刻早就趴下了。

而玄盟之人看著這一戰的結果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那玄墨塵更是暗暗感歎道:這混沌之主不愧是混沌之主,縱然修為沒有恢複,竟都能將這堂堂的符文協會會長給鎮壓,那等他修為恢複了還得了?玄墨塵想想便頭皮發麻,暗暗慶幸自己選擇臣服於其了,不然和這樣的人為敵,簡直是一大折磨!

咳咳咳!

此刻符褚躺在地上一陣咳嗽吐血,他死死地盯著秦君,眼中充滿了不甘。

他內心無法相信不過帝君修為的混沌之主竟能爆發出超越帝尊的力量,甚至比帝祖之境都要恐怖!

而帝尊之上便是帝祖,達到此境,縱然是在九天之中都可成為一方霸主!

那符褚雖是帝尊之境,但剛才施展出的那道符文卻達到了帝祖之威,卻沒想到依舊被秦君一劍給鎮壓了!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世,對我而言,你都如螻蟻無二!”

秦君強撐著身子站了起來,看著符褚一字一句地喝道。

他字字珠璣,讓符褚憤怒至極,卻又無從發洩,最終隻能活生生地被氣的吐血。

啪!

啪!

啪!

這時,突然一陣掌聲傳來,隨之而來一道大笑聲響起。

“哈哈哈,說的好!”

“千萬年過去了,混沌之主,你還是一點都沒變啊!”

虛空之上,一位紫袍男人踏空而來,看著秦君鼓著掌。

但秦君看著此人卻是麵色一冷,冷道:“老東西,你也按耐不住了是吧?”

()你惹他幹嘛,他連昆侖都敢踏平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劍山。”雲霧中的元宏臉色嚴肅道。“是誰?”元震也是臉色一變,趕緊詢問著。“我也不知道。”元宏搖頭回答。“按理說有人穿過黑霧我能夠通過法寶知其行蹤,但是法寶並沒有監測到,它隻感應到有人進入。”房頂上的秦君擡頭看了看,沒想到頭頂上那張巨大的遮天幕竟然還有著這樣的效果。“那老夫去找找這位不速之客。”元震沒有猶豫,直接將擔子接了下來。不過元宏卻搖頭拒絕道:“大長老,你那邊更需要守著,本閣主去找找吧。如果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