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蔓 作品

第76章 番外

    

�����ǰ�Dz��ŵģ����X���Ұְֺ����Ƶ�Ԓ���ų̶Ȳ��ߣ��F�����둪ԓ����ġ����������۵׉�����w�����K�ԣ��Dz�������ְ��ˣ����K�Դ���һ����Ƿ�����š����c�롣��������µĕr���ĵ״�Ŷ��������Լ����H�ˡ��K���@��ʮ��������������н����^�ľo���r�̣�������������һ��������̎�[�[��ʹ�����b������������������...《XX傳》拍攝兩個月後,??已經到了初春時節。這一年秦一璐正式進入24歲。秦媽媽給她在寺裏求了一個平安玉扣,請大師開過光,叮囑她一定要帶著。

兩個多月的朝夕相處,幾位演員的關係似乎越來越好了。

自從《XX傳》在微博官網上放出劇照之後,“一路向北”的CP粉們瞬間沸騰了。

秦一璐實實在在的尷尬了。她真的靠蹭粉,蹭到了80萬。於是乎,在劇組,??她對晉仲北那更是“狗腿”的很。

《XX傳》拍攝到三分之一時,男主角和女主角大婚,??自此,??晉仲北和秦一璐有了肢體上的接觸。

比如,??牽牽手;

比如,??親親臉頰;

比如,??男主偶爾給女主的公主抱;

……

每每拍攝這些,秦一璐總會臉紅心跳不敢看晉仲北,??當要是吃飯,??她都悄悄躲得老遠。

然而,??秦一璐知道,??重點戲還沒有到呢。

劇中,男主和女主在相處中日漸生情,??兩人鬥智鬥勇,??男主總是忍不住挑逗女主的底線。

晉仲北把男主“無賴相”演的入木三分。

秦一璐深深覺得演員真的很不容易,??尤其是麵對晉仲北這樣的對手,??分分鍾守不住,??就要淪陷了。

這傍晚拍完了男女主桃林散步的鏡頭,劇組收工。

秦一璐餓的肚子咕咕直叫,一拍完就叫樂樂趕緊給她點吃的。

樂樂遞了半塊餅幹,“六點多了,再吃的話,體重又要控製不住了。”

秦一璐可憐巴巴的,“下回別給半塊,另外半塊扔了都浪費。”

《XX傳》的劇組夥食真的很好,男二比剛剛來時的時候胖了四斤。秦一璐要不是經紀人和助理時刻緊盯,估計現在也要胖幾斤。

一旁的晉仲北聽了翹起了嘴角,女明星為了上鏡好看,有時候真的隻能對自己狠一點。

“北哥,阿索讓人給您送來了晚餐。”

晉仲北明顯感覺到後背有一束光,他問了一句,“什麽?”

“半隻烤鴨、火腿鱸魚、油爆蝦,對了,還有梅子酒。阿索您這段時間辛苦,別人都胖了,就您一個人瘦了,讓你補補。”

秦一璐瞅了幾眼餐盒,樂樂拉了她一下,“別看了,越看越餓。”

秦一璐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我就聞聞,我聞到了烤鴨的味道,脆脆的皮,軟軟的肉,好吃,真好吃。”

樂樂:“……”

晉仲北迴頭就看到她一眼陶醉的樣子,“一璐——”

秦一璐猛地睜開眼,眼睛在發光。

“東西比較多,一起吃吧。”

“好呀。”

樂樂死死拉著她的手,不停的搖頭。

秦一璐湊到她麵前,“乖,我就聞聞味道,絕不貪吃。不要告訴沉哥。”

晉仲北的助理拿了兩副碗筷,秦一璐樂嗬嗬的幫忙。“謝謝啊,我自己來就好。”

晉仲北看著她立馬活氣活現了,問道:“沈沉最近沒來?”

“好像在我幫我談一個代言。”秦一璐壓著聲音,“他要是在,我肯定不敢這麽吃。”

“你也不胖。”晉仲北抱過她,90多斤,一點也不胖。

這點是秦一璐最苦惱的。“上鏡就顯得胖啊,而且我擔心啊,萬一遺傳了我爸的身材怎麽辦?”

“你爸爸有多胖?”

秦一璐開啟手機,翻出和她爸的合照。“喏——這是我爸現在的樣子。”

晉仲北低下頭,看著照片裏的秦爸爸。秦爸爸個子高,大概有一米九,隻不過現在啤酒肚越來越明顯了。正如秦一璐所言,啤酒肚、大光頭,嚴肅的樣子乍一看都是有點兒黑社會大哥的氣勢。

“應該不會遺傳的。”

秦一璐咬著筷子一臉不解。

“你爸爸的個子你都沒有遺傳到。”

秦一璐要吐血了,她好不容易長到161的。拍古裝戲都是平底鞋,她和他站一起確實矮了一個頭。但是要拍現在戲,她穿高跟鞋就完全沒有問題了。“那是因為我是早產兒,胚胎期營養還沒有吸收好,就早產了。但是我的體內是有長高的基因,不會影響我的下一代。”

晉仲北:“……”

不知不覺,秦一璐吃了一個鴨腿,又吃了十來個大蝦。“晉老師——”

“嗯——”晉仲北淡淡地應了一聲。

“明那場戲——”

晉仲北慢條斯理地吃了一塊鴨肉,沒想到,味道還真不錯,改讓阿索再去買。

“就是那個洞房,我看劇本上寫的,要先有吻戲,然後你把我乒……”秦一璐還沒有這方麵的拍戲經驗,“吻戲是借位還是……”

晉仲北望著她,“你有什麽要求?”

秦一璐眨眨眼:“……”她能有什麽要求?她敢對影帝有什麽要求嗎?“這個——我就是——”

“我還沒有接過吻,沒什麽經驗,明你做好被卡的準備。”秦一璐猶豫半晌,一股腦的出來。

晉仲北輕聲應了一聲。“你在《曳裏和易寒那場戲是怎麽拍的?”

“借位啊——是假的。”秦一璐興致勃勃的和他講戲,分享她的經驗。“我和易寒表現還不錯,那場戲一次就過了。”

晉仲北微微沉吟,“那你有個心理準備,明這場戲不會借位。”

秦一璐怔怔地望著他,她嚥了咽喉嚨,“那——那就請多多關照。”

晉仲北迎著她的目光,溫和地笑了笑,“彼此彼此。”

洞房花燭夜那場戲是在下午拍的,場景佈置的非常浪漫,光線溫和,帶著幾分旖旎的感覺。

秦一璐有史以來最緊張的一場戲,沈沉也過來了,一直安撫她。“你要有專業演員的素養啊。”

“沉哥,你不會明白的。”

樂樂歎了一口氣,“多少人想拍還沒有機會呢。那是和北神啊,你要知道多少北神的女粉有多羨慕你。”

秦一璐捂著臉,“我沒經驗啊。”

“北神肯定有經驗,你隻要自然一點,投入一點肯定就沒有問題。可能女主和你一樣都是第一次。”沈沉笑道。

“拍完我想吃烤鴨。”

“校”沈沉一口答應。

等進入拍攝現場。夜已深,晉仲北從宮裏回到家中,幾日後,他即將領兵出征,什麽時候回來,誰也不知道。

晉仲北進了臥室,成婚以來,兩人都是分床而睡。

夜晚,丫鬟們都不準入內,所以所也不知道他們現在的情況。

秦一璐坐在椅子上,手裏捧著一本古籍,看的入神,沒有發現他已經走到她的身後。

“這麽晚了還不休息,在看什麽?”

秦一璐回頭,叫了一聲,“夫君——”

夫君——他們成婚已有半年了,她是袁家長孫媳婦。他這一走,袁家的很多事都會落在她的肩上。

晉仲北目光深沉,下顎緊繃,身上透著幾分寒氣。

“夫君——”秦一璐又輕聲喚了一聲,眸光有幾分擔憂。

晉仲北喉嚨動了動,“芙兒,三日後,我將帶軍出征。”

秦一璐的臉色瞬間僵住了,神色矛盾。“夫君,萬事心,待你凱旋之日,我在城門等你。”

晉仲北緩緩抬首,指尖落在她的下巴,“芙兒——”

吻落在她的唇間時,秦一璐緊張的呼吸都停下了。他的唇涼涼的,他的指尖帶著炙熱的溫度。

“芙兒,我不在家,萬事當心。”他的話一字一字打在她心尖,“若是我有什麽不測,以後的路我已安排好。”

秦一璐雙眸一眨不眨的望著他,如果,剛剛他的親吻讓她緊張,現在他的話無疑讓人害怕了。

晉仲北輕籲一口氣,“我不該吻你的。好了,安寢吧。”

他轉身,剛要走,袖子被拉住了。

秦一璐用力地拉著他的衣袍,“夫君,不要走。”

晉仲北站了許久。

兩人僵持著,誰都知道,如果他今晚留下會發生什麽。

終於感情戰勝了理智。

晉仲北緩緩回身,目光灼灼地望著她。“夫人,為夫留下。”

一瞬間旋地轉,秦一璐被他抱到那張梨花木床上。

紗幔緩緩落下。

晉仲北一點一點解開她的衣襟,那瑩白的肌膚落入眼前。他慢慢俯下身子,在她的鎖骨上落下一吻。

很明顯,他感覺到了秦一璐的身子顫了顫。

“好!”導演喊停了。“不錯。非常好。大家先休息一下。”

秦一璐深深呼了一口氣,晉仲北拿過她的衣服遞給她。她連忙接過,手抖得都不會整理衣服了。

此時,他也是脫了上衣,露出結實的上半身。

他很快就穿好衣服,見秦一璐還在忙碌,眉心緊蹙,古裝衣服太多,她根本無從下手。

“這個衣服好像有點問題。晉老師,麻煩您幫我叫一下樂樂?”

晉仲北瞥了她一眼,抬手幫她理了一下,眼睛卻看到她的脖子間的痕跡,那是他剛剛留下的吻痕?

秦一璐終於穿好了,她的臉色已經紅的快要滴血了,連聲道了謝。“謝謝!謝謝!”

晚上,晉仲北迴到房間休息。

阿索也在,“北哥,心情不好?”

晉仲北抬起手指,揉了揉眉心。

“嘿嘿嘿,是不是今吻了一璐你有負罪感了。”

晉仲北睜開眼,冷冷地掃了他一眼。

“聽一璐的初吻啊。”

“聒噪。”

阿索斂了斂神色,“北哥,前兩我遇到晉導,他讓我給你帶句話,你馬上就要過33歲生日了。”

“嗯。你讓他把我的生日禮物準備好。”

阿索:“話,你真的決定一輩子不結婚了?”

晉仲北陷入沉思,許久緩緩道,“計劃是會變的。”

阿索頭皮一緊,“好!好!好!”

洞房花燭夜拍完之後,秦一璐當晚上做了一個夢。她抱著晉仲北,吧唧吧唧親了好幾口,還甜甜地叫著他,“夫君——夫君——”

第二,她見到晉仲北遠遠地繞開了。

她在號“北北的可愛路人粉”上發了一條微博:哎,北神的身材不錯,以後他太太有福了[色][色]

《XX傳》劇組的計劃是,先拍完內景的戲,外景放在後麵拍。所以四月底,秦一璐的戲份殺青了。而那時候,她終於意識到一個問題,她好像喜歡上了晉仲北。愛上一個不想結婚的男人,虐虐虐!

當她明白自己的心意時,她一個人想了很久很久,最後隻好向薑曉求助。

此時,周氏夫婦正帶著豆芽去看油菜花。

秦一璐:“薑姐,我現在該怎麽辦?我已經連續好幾個晚上做夢都夢到他了。我懷疑自己這是移情,還沒有從劇情走出來,但我冷靜地想了一,我想不是這樣的。”

薑曉邊走邊和她通的電話,“其實我也太瞭解晉仲北,他是不婚族也隻是外界揣測的,也許是他遇到喜歡的人。”

秦一璐:“反正戲也拍完了,今晚大家一起聚餐,我就直接告訴他。他要是對我沒感覺,那就算了。”

薑曉笑,“祝你成功。不過,沈沉知道?”

秦一璐:“沒敢告訴他,不然我肯定要被他罵死了。”

薑曉:“其實我和周修林都特別期待,到底誰能把晉仲北到底喜歡什麽樣的風格。一直以來,大家都覺得程影和晉仲北最相配,可惜了,這多年,兩人都沒有任何發展。”

秦一璐感歎,晉仲北可能也不會喜歡她這款吧。

當晚,他們在影視城附近一家酒店定了包廂。幾位主演都來了,離別在即,大家也放了玩。

秦一璐被他們灌了幾杯酒,度數不高,不過對她這種不會喝的人來就不行了。飯局中間,她的思緒就有些暈乎乎的。

劇中的女二問她,“一璐,你拍了三部戲,三個男演員你最喜歡誰啊?”

秦一璐支著下巴,“當然是袁肅,他一生隻愛甄芙。這樣的男人,每個女人都愛的吧。”

晉仲北瞥了她一眼,看著她微醉的目光,回答起問題來倒是清清楚楚。

秦一璐起身,去了外麵的洗手間。

許久,她也沒回來。晉仲北起身去找她。

他一走,幾位演員打趣道:“其實你們有沒有發現北神對一璐很關心。”

“北神和薑曉關係好,一璐命好,是薑曉的愛將。”

“那也不一定。”

晉仲北出來時找了一路,看到秦一璐靠在牆邊看魚呢。他走到她身旁,“大家都在等你。”

秦一璐抬首看了他一眼,扯了一抹笑。“晉老師,你看這兩條魚,它們是不是一對?”

“我不清楚。”

“我看像。”

晉仲北扶著她的手臂,“你喝多了,讓你助理來接你。”

秦一璐靠在他的手臂間,深深地看著他,“晉老師,你長得真好看,尤其是穿古裝的樣子。晉老師——”

“我好像有點喜歡你了。”

晉仲北腳步一頓。

“不是有點,是很多。”秦一璐苦著臉,一把握住他的手,“夫君,你也喜歡我好不好?”

晉仲北笑道:“我看你是入戲太深。”

“這樣吧,我給我一個實習期,咱們先處半年,如果不適合就算了。”

晉仲北眯著眼,“你是對我沒信心,還是對你沒信心?半年?如果我這個實習期可以加長呢?”

“多久?”她眨眨眼。

晉仲北嘴角微微一揚,“一輩子如何?”

秦一璐張著嘴角,抬手摸摸他的臉,又捏了捏,“不是幻覺啊!”

晉仲北失笑,“行了,我送你回去。”

“不不不!”秦一璐怎麽會放了這麽好的機會。

“還想喝酒?”

她咬了咬唇,慢吞吞地道:“我想吻你。”聲音越來越低,“那都是你在吻我,而且在片場,我太緊張了。我還不沒有好好感受過接吻的感覺……”

晉仲北有種自己遇到女流氓的感覺,他硬聲的道,“先回去,等你酒醒了再。”

“我沒醉,我很清醒。我怕我真的清醒,我就不敢吻你了。”

晉仲北哭笑不得,“我幫你記著。”

秦一璐像吃了糖的孩子,“夫君,你真好,我可喜歡你了。”

四月底,《XX傳》全劇殺青。

五月初,扒扒週刊爆出晉仲北和秦一璐約會的一係列圖片。

粉絲沸騰了。

【北神終於脫單了!】

【我!真的假的!不過這個扒扒週刊的訊息一向不真,我不敢相信!】(扒扒週刊怒!)

【求深入爆料!】

……

奈何,兩位當事人都沒有回應。

其實,秦一璐看到訊息糾結不已,沈沉更是氣的要暴走。事業上升期的花,和大神談起了戀愛,關鍵是大神年紀不了。

“北哥他是怎麽想的?準備結婚嗎?”

秦一璐點頭。

“隱婚?”

秦一璐搖頭。

沈沉要吐血了,“我要和北神好好談談你的規劃。”

七月。

《XX傳》開播前舉行發布會,主要演員悉數到場。記者們自然不會放過這麽好的機會,現場問題層出不窮,大都圍繞在兩位主演身上。

對於北神,大家還是不敢造次。所以,有些私人問題都集中在秦一璐那裏了。

【一璐,《XX傳》拍完,你最大的收獲是什麽?】

秦一璐認真地想了想,當然是收獲男朋友了。可是她不能回答記者。“應該是演技上的提升吧,晉老師教會了我很多。”

【北神呢?】

晉仲北微微一笑,側首看著秦一璐,目光溫柔,聲音悠揚,“應該是收獲了我女朋友的初吻。”他抬手握住了她的手,“我們現在,如大家所想。”

秦一璐:“……請大家多多關注《XX傳》!”��ͨ�t���L݅��Ƀɿڵ��I�ӣ��]��ǻ���ܸ����K�������������ӣ����ǾþÛ]�����¡�����b����һ����Ц�ij�������Ц���ۜI���������ˡ����ゃһ���@�DZ���Ʒ�أ�����ѿ�����������ְ֣����eʲ���ˆ᣿�������ֿ�Ц����ĽĽ�����Y���������ܣ����ܸ��V�e�ˡ������������̡������̡������̲��DŽe�ˡ�����λ���̺޲��ð��@�F�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