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蔓 作品

第1章

    

���g������ǰ�ţ���һ���Ă���߀�]����ȫ���}����һֱ������λ�ϡ����ゃ�����ˣ������]�ѡ����϶��dz����ˡ����܂��˿����Еr��Ƣ�ⲻ̫�ðɡ����mȻ����ǰ�� �ܹ����y�ź򣬵��Ǹ����@���£�һ���һ��������g�����D�_ҕ������߅�ڰ�����λ����߅�����Ķ����K�Ե�ͬ�W�����׺�һ�۾��J�����ǂ����ˣ����񡣲��ò��������@���������...《你好,周先生》

文/夜蔓

2018.1.1

六月,晉城進入夏季後,室外陽光火辣,氣悶熱,壓的人喘不過氣來。這一對於薑曉來,是她一輩子都難忘的日子。

薑曉一個人坐在四樓大廳的椅子上,周圍人聲嘈雜,很多來檢查的年輕媽媽,周身透著母愛。如今,她也是準媽媽隊伍中的一員了。

她拿著檢查單,前前後後看了八遍了。好朋友推遲了一個星期,她沒放心上,半個月沒來,她才恍然想起了什麽。

現在她整個人都懵了。

想到五月的那晚上。周修林醉酒,她送他回酒店。

後麵發生的事,她不敢想。像是一個夢,可是她清楚地知道那不是夢。

她是真的懷孕了,不是腸胃炎。

可是這個孩子來的太意外,這回她闖了一個大禍。

薑曉慘白著一張臉,緊緊捏著那張紙。怎麽辦呢?上週她的畢業典禮剛剛結束,她還沒有從學校搬出來。

她的眸子慢慢蓄滿了淚水,眼淚一滴一滴往下落。

一旁的阿姨遞了一張紙給她,“姑娘,哭什麽呢?多大的事都能解決的。”

醫院本就是人生百態的地方,有冷漠就有善良。

薑曉抽著鼻子,被阿姨的話戳到心底最堅硬的地方,她再也沒法隱藏,眼淚簌簌而下,越來越多。薑曉不愛哭,因為哭了,也不會有人在乎。隻是懷孕這事畢竟是大事,她就是再獨立,一時之間也亂了。

那阿姨歎口氣,“有什麽問題,和你家人好好談談。”

家人?她哪來的家人啊。

薑曉拿過紙巾,擦擦眼淚,“阿姨,謝謝您。我沒事。”今隻請了半的假,她還得回去上班呢。

薑曉把體檢單折了成的一塊放在包裏的暗格裏。看著周圍一個個正在來產檢的準媽媽們,她悄悄地摸了摸肚子,不敢相信,平坦的肚子裏現在已經有個孩子了。

她從乖巧,是老師同學眼中的乖乖女。人在最慌亂的時候,想到的是他們最相信的人。她拿出手機,給遠在北方的好友林蕪打了一個電話。林蕪是她的高中同桌,現在在B大醫學部念大三。

電話很快接通,“薑曉——”

“林蕪,我懷孕了。”薑曉壓著聲音,語氣裏滿是不安。

林蕪短暫的沉默後,問道:“……周修林知道嗎?”

“我不知道該怎麽辦?”

“薑曉,找周修林談談,他畢竟是孩子的父親,這件事他要負一半的責任。”

“可是那是意外。如果……”

“你是不打算要這個孩子?”

“沒櫻”

“別怕,去找周修林,和他清楚,你們再商量孩子的事。”

薑曉聽到那邊有人在和林蕪話,“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林蕪有片刻的猶豫,籲了一口氣,“薑曉,無論什麽事總能解決的。不要怕。他是你喜歡的人,你要相信他。”

薑曉明白這個道理,作為“生命”的負責人,周修林肯定要負一半責任,可是問題是,她該怎麽和周修林開口。再,周修林也不是她想見就能見到的。

薑曉的心情亂的很,即使林蕪一再強調讓她去和周修林清楚,她還是沒有那個勇氣。她和誰都能聊得很歡,隻除了周修林。

周修林不是別人,是她從十六歲開始喜歡的人啊。

兩個喝醉酒的男女,自然而然地在一起。

未亮,她便離開了。

她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麽麵對周修林。或者是她膽吧,她害怕,害怕麵對不好的一麵。

幸好第二,她接到工作去外地出差。

那以後,她和他都沒有再見過。

周修林是華夏影視老闆,而她隻是影視公司見習員工,一個的助理。

現在想想,也許周修林根本不在乎那晚上的意外吧。

公司美女如雲,有幾位一線女星,周修林根本不會在意她的。

薑曉在萬分糾結中回了公司,眼看著前麵要合上電梯門,連忙喊了一聲,“等一下——”

電梯門又慢慢開啟。

她衝進去,微仰著臉,嘴角掛著笑意,“謝謝啊——”最後一個字卡住了。

電梯裏隻有一個人,身姿挺拔,穿著合體的西裝,打著領結,筆直地站在那兒,氣場足以震得她渾身發冷。

薑曉楞在那兒,目光移不開,她隻好硬著頭發,喊了一聲:“周總。”

周修林看著她的眼睛,眼眸清澈溫和,那雙眸子有種古典美,倒顯得格外漂亮,“回來了?”

薑曉琢磨著,他這話什麽意思?難道他知道自己去出差了?她輕輕嗯了一聲,此刻她有千言萬語堵在喉嚨口。

他問道:“幾樓?”

薑曉迷糊道:“什麽?”隨即她反應過來,連忙抬手,按下了17樓。

“謝謝您。”她努力強撐得鎮定,一言一行好像她和他是陌生人一樣。

周修林眸光一動。

這期間,這部電梯神奇的一個人都沒有上來。氣氛靜謐又泛著幾分尷尬。

薑曉緊張的後背都冒出了一層汗,她甚至不敢看他,一顆心都在撲通撲通地劇烈跳動。

電梯很快到了17樓。

薑曉沒敢看他,低著頭了一句,“周總,我先下了。”很禮貌的語氣。

見他沒反應,她暗暗抿了一下唇角,就知道他怎麽可能在意一個助理呢。

“下班後,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薑曉猛地抬頭,眸光對上了周修林那雙眸子,平靜如水,隨著電梯門慢慢合上,他也收回了目光。

她定在原地,久久未動。

薑曉讀的J大傳媒專業,大三開始實習,在朋友的介紹下,來到華夏,開始給公司的明星做實習助理,簡言之就是打雜。半年前,一次偶然機會,趙欣然要她來身邊做助理,她的位置算是提升了一節。趙欣然是公司剛簽下的新人,因為主演的一部網路劇,人氣火了一把。

薑曉跟著趙欣然三個月,磨合的還不錯,七月她也即將轉正。

趙欣然坐在房間裏,翻著手中的劇本,一邊還圈圈畫畫,因為是新人剛剛起步,對演藝事業格外認真。

薑曉把咖啡放到她手邊,“欣然姐,你的咖啡。”

趙欣然抬了抬眼皮,“你的身體怎麽樣?”

薑曉冷不然地嚇了一跳,“挺好的。”

趙欣然打量著她,足足幾秒,也不話就直直地看著她,“薑曉,你為什麽不做藝人?”以薑曉的容貌,出道做女星絕對夠格,隻是她反而做個打雜的助理。

薑曉笑了笑,“我的性格不適合。”

“哪有什麽適合不適合的?你以為這個圈子的人都是生適合的。你要是想走,我可以幫你推薦的。”

薑曉搖搖頭,語氣堅定,“欣然姐,謝謝你,但我誌不在此。我這輩子都不會做明星。”

趙欣然皺了一下眉,話鋒一轉,“你和周總認識?就是我們周總。”

薑曉愕然,連連擺手,“不。我不認識他。”

趙欣然合上劇本,“好了,你不舒服早點回去吧。你不是要搬家嗎?這兩我沒有別的事,給你放兩假。”

薑曉想到這個又頭疼,大四畢業離校,對於剛剛畢業的人來,晉城的房價不便宜,想留在這裏單憑自己的收入其實不容易的。好在,這幾年,她兼職存了一些錢,可以抵上三個月的房租。

可是她哪裏能回去,大BOSS不是要見她嗎?

薑曉站在電梯門口,不知道該不該進去。見了麵又要什麽呢?周修林會不會像電視劇裏演的那樣,給她一筆錢,當做那晚什麽也沒有發生過。

如果他真給她錢的話,她要認真考慮一下。

她沉思了半個時,終於還是硬著頭皮去了28樓。

她還是第一次上來,樓層裏有些過於安靜。總算看到周修林的助理,蔣特助,她是認識他的。

蔣特助看向她,皺皺眉,“你是哪層樓的?怎麽跑這裏來了?”

薑曉連忙解釋,“我是來找周總的。”

“找周總?有預約嗎?你是哪家公司的?”

“周總讓我過來找他的。”

蔣特助似想到了什麽,“薑曉?”

“對!我是。您怎麽知道我?”

蔣特助笑了笑,“周總正在開會,你先到他辦公室坐一會兒。”

“不不,我就在外麵等吧。”

蔣特助開啟門,“進來吧。裏麵沒人。”

薑曉被迫進去。

蔣特助看了看時間,“我要去接人,你坐一會兒。”

薑曉手足無措地進了辦公室。

辦公室寬敞明亮,裝修簡潔,黑白風為主。她走到一旁的書櫃,上麵擺放著整整齊齊的書,從經濟學到影視,引她注意的是那幾張照片。

薑曉情不自禁地注視著。

中間擺著一張全家福,看照片中的人應該是近期拍的。周父周母站在中間,周修林和他的妹妹站在兩旁。周母是個美人,周修林的容貌像母親多些,而他的妹妹週一妍更像周父。

這麽一看,周修林明顯要比週一妍好看,有這樣的哥哥,不知道週一妍會不會吃醋?

薑曉踮起腳尖想看靠近一點清楚,卻聽到身後有動靜,有人走進來。她緊張不已,膝蓋唚一聲撞到書櫃上。

在安靜的辦公室,一聲響倒是有些突兀,周修林尋聲望過來。

薑曉連忙轉身,僵硬地站在那兒,一臉慌張,“周總——”

周修林回頭和身後的那幾個人道:“按剛剛開會提到的去辦,你們先去忙吧。”

他關上了門,一步一步走到辦公桌前。

薑曉緊握著拳頭,解釋道:“我剛剛在門外遇到蔣特助……”

周修林應了一聲,“在看照片?”

薑曉窘迫地點頭,“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看的。”

“照片放著,進來的人都會看到。有什麽想的?”

薑曉咬咬牙,“你們一家人都很漂亮。”

他扯了一抹笑,“謝謝誇獎。”

薑曉沉默了,她也不知道該什麽,緊張、羞澀,還有心中有鬼,更讓她不敢輕易開口。

其實要是熟了,就會發現她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

周修林抿了抿唇角,“薑曉,我們談談。”他稍稍一頓,“關於那一晚。”������Ƭ���xʽ�Y��֮��һ������վ����Ƭ��ǰ��Ӱ,�0�2��ѿЦ��ü�ۏ�����,�0�2����X�ý��Լ��������ˡ��K�Կ��������ֵļ��^,�0�2�����Ԟ���ƽ�r�ĵĶ���ĽĽ���������ֵ��ִ����������g������̫̫,�0�2���˸��V��,�0�2���Ϲ��W���r��Ҳ���^���ٔzӰ��,�0�2�����N��,�0�2�ҕ��������ºܶ���Ƭ,�0�2�������Խo�҂��O�ӌ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