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貓快跑 作品

第0001章 被困家中

    

事對你造的打擊,你應該一時半刻還無法接。所以我覺得你可能也不會接我的建議而離開!我給你準備了很多東西,大米,可以儲存的蔬菜,水,藥品,蠟燭,香菸,幾個裝滿的煤氣罐以及一些防用的武!現在天天都有打砸搶的事件發生,警察和醫院甚至是武警部隊都已經焦頭爛額了,如果你不願意離開,就躲在房間裡不要出去吧,這些食足夠你在這裡生活一年了,希那時這一切已經都能結束!”李穎說完這句話,不再留,轉離去,眼角落下了一滴淚...秦安今年三十歲,此時他正如一個死人一樣的躺在牀上。

牀邊站著一個人,穿著黑的職業套裝,上小衫裡是白的低圓領,淺淺的人,人化了淡妝,看上去幹而冷漠。

是秦安的前妻,名李穎。

“城裡的狀況越來越不好,網上說t病毒是全球的,在很多國家都已經流行開,如今我國也不能倖免。我政府的朋友的告訴我,杭海市馬上就要變隔離區,我打算撤離這個地方......”

李穎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然後微微的嘆了口氣又道:

“我承認,我是個拜金的人,沒能和你堅持著一直走下去!

我夠了每個月都要爲房貸發愁,夠了去吃碗牛麪也要爲是否加個蛋而反覆琢磨思量!

我選擇了更好的生活。

程剛與你相比,他的優點太多,有錢,長得帥,年輕,有責任,他能給我想要的一切,最重要的是他我!

所以我選擇了離開你,這可能是我的不對吧?

誰知道呢!生活也許就是這樣,或許在你眼裡我不是個好人,可就是我這樣的人卻可以生活的更好!”

秦安的微微的抖了起來。

李穎沒有停而是繼續道:

“我建議你也離開杭海市吧,這個建議是很真誠的!

可是以我對你的瞭解,我們離婚這件事對你造的打擊,你應該一時半刻還無法接。

所以我覺得你可能也不會接我的建議而離開!

我給你準備了很多東西,大米,可以儲存的蔬菜,水,藥品,蠟燭,香菸,幾個裝滿的煤氣罐以及一些防用的武!

現在天天都有打砸搶的事件發生,警察和醫院甚至是武警部隊都已經焦頭爛額了,如果你不願意離開,就躲在房間裡不要出去吧,這些食足夠你在這裡生活一年了,希那時這一切已經都能結束!”

李穎說完這句話,不再留,轉離去,眼角落下了一滴淚。

而躺在牀上的秦安,一直用被子蓋著頭,他此時的臉上淚水已如泉湧一般。

七年的,隨同末世的到來,亦如流水般離去。

......

三個月後,曾經繁華一時的杭海市已經變一座死城。

這裡的街道上遍佈著喪。

這種奇怪的生在秦安的眼裡並不奇特,因爲它們與以前看過的許多末世作品中的喪沒什麼區別。

手腳僵,嗜兇殘,沒有靈魂。

秦安的家在這座公寓的最頂層十八樓,他此時趴在臺上,拿著遠鏡看著樓下街道上的喪。

活人已經難得一見,他們大多都被這些喪當做食吃掉,還有的或許就如同自己一樣被困在了家中。

秦安清點了李穎給準備的東西,真是不,什麼都有,整整堆滿了那兩間麵積加起來足有七十多平方米的臥室。

這些東西別說是一年,估計兩三年的時間不出門也夠他吃的了。

如今全城已經斷電,沒有網路,沒有水,沒有天然氣!

幸運的是李穎爲秦安準備了煤氣罐,並且在一間臥室中堆滿了桶的礦泉水,有了這些讓秦安得以生存。

t病毒發後喪慢慢的出現,人們開始時隻是混,以爲這一切都會過去,可是最終的結果就是逃出城的人越來越多,而留下來的慢慢都變了喪或殘骨。

平淡孤獨的生活可以抹去人的悲傷,秦安就是如此,李穎離開給他造的創傷雖然沒有徹底消失,卻已經被他藏在了心底。

三個月的時間,他已經自己治癒恢復過來,最如今,他在想著自己應該如何的活下去!

隔壁臺上忽然傳來響聲,秦安的眼角隨意一撇,就看到一男一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他們是秦安的鄰居,一對夫婦,男的劉天宇,的秦曉燕。

兩家臺之間有四米多的距離,不算遠,劉天宇揮手向秦安打著招呼。

秦安的角帶了一冷笑,沒有理會他們。

李穎的出軌與這對夫婦有著直接的關係,那個做程剛的男人是秦曉燕公司的老總,一個年齡不到三十歲的黃金單漢,正是在秦曉燕的幫助下,他與李穎才走到一起去的,並且讓李穎最終選擇拋棄了自己。

秦曉燕夫婦二人以前很看不起秦安,所以末世來臨之前他們雖然是鄰居,但是卻幾乎沒有打過招呼,相反,兩人都與李穎好,也認爲長相平平的秦安配不上麵容姣好的李穎。

而如今,世道變了,人自然也會有些變化。

劉天宇之所以這麼主的與秦安打招呼,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們夫婦已經沒有了食。

劉天宇的臉有些蒼白,他看著秦安,臉上掛著讓人有些噁心的笑容,諂的道:“老弟,今天聽廣播了嗎?全國有幾億人都被染了,隻要被喪咬上一口,就也會變喪,你說這是不是太可怕了!”

秦安沒有理他,繼續靠在臺上看著樓下。

劉天宇道:“老弟,也不知道這場災難什麼時候能過去,這一點我們就不如小穎啊,我看走的時候一趟趟的給你買了好多吃的,我當時還不明白呢,沒想到這麼有先見之明!你也知道,我們的食已經快沒有了,你看能不能把你家準備的食賣我一點?”

秦安冷冷一笑,開口道:“好啊,一袋泡麪五十萬,拿錢來吧?”

劉天宇的臉更蒼白了,好不容易僞裝的笑容也沒了。

他邊的秦曉燕卻氣的臉紅漲起來,忽然開口道:“小穎雖然是我介紹給程剛的,可是出軌也是自己做的選擇,你沒本事留住自己的老婆,和我們生什麼氣?”

秦安的一,忽然扭頭,怒視著秦曉燕。

而劉天宇急忙捂住了秦曉燕的,開口道:“秦安,你別生的氣,你看如今都是這局勢了,好歹我們也是鄰居,你分我們點食,那可是用來救命的啊!”

秦安再不想多說,他瞪視了對麵好久,冷冷的說了一句:“你們,等著死吧!”

說完,轉走了房間,耳邊響起了劉天宇的呼喊聲:“哎,秦安老弟,你別走啊!”

秦曉燕似乎格外的有骨氣,正說著:“老公,你別求他!大不了我們衝出去!”

“啪!”一聲脆響,似乎是手與臉接的聲音。

接著就傳來劉天宇的怒吼:“你個頭髮長見識短的人,你真想死嗎?你沒看到那些衝出去想逃跑的人是什麼下場?他們可都是活生生被那些喪吃掉了啊!”

秦安慢慢的關上了門,外麵的聲音變小了,能聽到劉天宇似乎繼續罵著秦曉燕,而秦曉燕則在低聲的哭泣著。

秦安閉著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其實他的心中並沒有那麼多的恨,有的隻是悲傷。

算了,一切就讓它隨著時間慢慢的流逝吧。

秦安弄了點吃的,看看錶,中午十二點。

孤寂的生活折磨人的心,秦安開始折騰自己,讓自己出汗,讓自己疲憊,讓自己沒有力氣去思考。

他在客廳中開始做各種運。

俯臥撐,仰臥起坐,慢跑,蛙跳。

秦安這三個月來每天都會進行長達幾個小時的室運,這讓他的一天天變得強壯起來。

他的高有將近一米八,重如今是一百四十斤,足足比三個月前瘦了四十斤。

如果說以前的他是個有些胖的老男人,難麼現在的他隻能用健壯有力的青年男子這樣一句話來形容。

秦安知道,他必須讓自己強壯起來,因爲或許有一天他不得不出去麵對外麵那些喪。

當時針指向六點的時候,秦安終於虛了一般的趴在了地上,他累到一也不能了,最終連眼睛都睜不開,疲憊的睡去。

午夜夢來,

那個場景無論過了多年秦安都無法忘記。

那一年,他剛剛從部隊退伍,到了杭海這樣一個陌生的城市,開始了自己人生新的篇章,在人場市場找工作的時候,與李穎的第一次相遇,夢境是如此真實,秦安可以完全的看清李穎臉上所有的表,冷豔,倔強,高傲。

忽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和呼喊聲將秦安驚醒。

秦安忽的一下從地上站起,覺自己的臉涼涼的,擡手,竟然在夢中是哭過了。

接著,那敲門聲更加的急促,同時伴隨著人的喊:“秦安,開門,我求求你,開開門,救救我!劉天宇死了!他被隔壁老王咬死了!......”

秦安微微一愣,然後幾乎是下意識的衝到了門前,將裡麵的防盜門開啟向外看去。

秦曉燕此時正將努力的在外麵的金屬柵欄門上,滿臉已都是淚水!

看到秦安,已經哭一條線的眼睛忽然明亮起來,著:“開門!秦安,求求你快開門!”

秦安微微皺眉,他的眼神繞過秦曉燕向後看去,一月樓道,樓道裡劉天宇倒在地上,而一個行正趴在他的上撕咬著,流了滿地。

將目轉回秦曉燕,在看到驚恐無助的表時,秦安微微一嘆,他沒有在猶豫,開啟金屬柵欄門,秦曉燕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衝進了房,而秦安也快速的將房門關好。

迴轉頭看到秦曉燕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著。

秦安沒有理會,轉坐到了沙發上,拿起一瓶礦泉水,開啟喝了一口,覺上的都酸酸的。

重新將目放在秦曉燕的上,秦安冷笑著開口道:“說說吧,怎麼回事?”

!!中的喪沒什麼區別。手腳僵,嗜兇殘,沒有靈魂。秦安的家在這座公寓的最頂層十八樓,他此時趴在臺上,拿著遠鏡看著樓下街道上的喪。活人已經難得一見,他們大多都被這些喪當做食吃掉,還有的或許就如同自己一樣被困在了家中。秦安清點了李穎給準備的東西,真是不,什麼都有,整整堆滿了那兩間麵積加起來足有七十多平方米的臥室。這些東西別說是一年,估計兩三年的時間不出門也夠他吃的了。如今全城已經斷電,沒有網路,沒有水,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