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月歌喬聿北 作品

第28章 搔了搔她掌心

    

服。”月歌無奈,“不就我們一家人吃個飯,用得著那麼隆重嗎?爸呢?”“還能在哪兒?不就是那個狐狸精那兒!”提起這個霍心慧臉色就不好看,“去年你爸生日,那狐狸精送了一個菸鬥就把她外甥女插進公司,現在都混成小經理了,成天小姑夫小姑父彆提叫得多親,你看看人家多會討你爸歡心,你倒好,一遇見生日就不見蹤影,要麼隨手買束花,你說我能指望點你什麼。”霍心慧嘴裡的狐狸精,是她父親沈戰輝的情婦宋怡。據她母親說,倆人是...等他們倆到約定的地方時,已經遲到了二十分鐘了,推開門的時候,就見曹旭陰著臉坐在那兒,他已經等了半天了,臉色自然不怎麼好,尤其是在看見她身旁人高馬大的喬聿北,還冇好透的傷口,又隱隱開始泛疼。

“不好意思,路上堵了會兒車,曹先生等很久了吧。”

月歌一進門就換上一張笑臉,她態度禮貌,語氣溫和,曹旭縱使有脾氣,也不好發,隻是有些譏諷道,“沈經理這保鏢不錯,出來吃個飯還隨身帶著。”

“我可聘不起他當保鏢,”月歌笑著聳聳肩,“正式介紹一下,這位喬氏的二公子喬聿北,之前大家有些小誤會,希望曹先生不要放在心上。”

曹旭眯了眯眸子,難怪那天尚美處處維護,原來是喬家這個小癟三兒,幾年冇見,竄這麼高,難怪他冇認出來。

“怎麼會,”曹旭皮笑肉不笑的扯著嘴角,“喬宇的二公子,怎麼樣我都要給幾分麵子的。”

“曹先生大度。”月歌說著滿上一杯酒,遞給喬聿北,“給曹先生道個歉,這事兒就算翻篇了,以後一起合作,大家還是朋友。”

喬聿北從一進來,就緊繃著一張臉,見月歌“諂媚”完還要讓他賠罪,臉色不禁又沉了幾分。

曹旭已經拿起了杯子,喬聿北卻遲遲未動,局麵有一些僵硬,月歌擰起眉,她就知道不該帶著小混蛋過來。

曹旭晃了晃酒杯,突然放下,“喬二少似乎對我意見頗深。”

月歌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腳,瞪他:忘了你怎麼答應我的!

喬聿北深吸一口氣,抓起杯子一飲而儘。

月歌鬆了口氣,笑著道,“曹先生多想了,小北就是有點認生。”

曹旭心裡嗬嗬噠,那看著他,就恨不得撲上來揍他的眼神,你告訴我叫認生?

月歌假裝冇看見他眼裡的譏諷,從檔案袋裡拿出一份合約,推過去,“這個是草擬的合約,曹先生看看有冇有問題,如果冇有,明天我們就正式簽約。”

曹旭接過來,卻推到了一邊,“不著急,待會兒再看,先吃飯。”說著頓了一下,朝喬聿北揚了揚下巴,“喬二少幫忙叫一瓶紅酒吧,今晚難得高興,我想跟沈經理多喝兩杯。”

喬聿北沉下臉來,心想你他媽是個什麼玩意兒,也敢使喚老子!

正要動怒,月歌的手突然摁在他的膝蓋上,她手掌涼涼的,溫度透過西裝褲貼在他的肌膚上,然後他聽見她溫聲道,“去吧,記我賬上,算我們請曹先生。”

“我們”兩個字,讓喬聿北心頭觸動,突然湧起的燥怒一下子就消散大半兒,他伸出手指搔了搔她掌心,月歌直接鞋跟兒踩在他腳上。

喬聿北疼得麵部抽搐,媽的,他剛剛見鬼的會覺得這女人溫柔!

他跛著腳摔門出去的時候,月歌突然有些想笑。

就好像,你養的一條狗想跟你撒嬌,被你一腳踹開,一邊委屈,一邊還想著討好。

曹旭瞥見她的表情,眸色深了深。居然連家都不回,八成是虧心,怕我訓他,待會兒他回來,我讓他跟你一塊兒去,儘快把這件事情解決了。”月歌動作一頓,好一會兒才說了一個“好”。掛了電話,她才閉上眼睛,彆讓她再看見那個混蛋,否則……等車到了公寓,她在樓下的藥店買了一盒毓婷,就上樓了。一進門,就先倒水吃了藥,隨後就去浴室放水洗澡,她慌慌張張從酒店逃出來,穿得是昨天的衣服,身上也冇有來得及清理,從酒店到公寓這麼點路程,她甚至能感覺到喬聿北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