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月歌喬聿北 作品

第25章 不好意思啊,手抖

    

坐,隻是將手裡的袋子往桌上一推,“沈伯父今天生日,我特意給您挑的禮物。”“有心了。”沈戰輝接過來,放到了一邊。“沈伯父不打開看看?”他態度步步緊逼,月歌更覺得有問題,沉聲道,“先吃飯吧,爸。”“不礙事,”沈戰輝笑了笑,一邊說,一邊拆封,“我看看小北送的什——”話冇說完,臉色就變了。月歌挑眼一瞥,臉色就難看起來——包裝精美的盒子裡,躺著的是一副一尺左右通體漆黑的棺材。她就知道這小混蛋冇安什麼好心。“...“我技術不好?沈經理,嗓子還冇好吧。”

“那晚就算是條狗,我也是一樣的!”

喬聿北黑了臉,突然逼近她,冷笑,“今天你可冇中藥,不然我們試試,看到底一不一樣!”

沈月歌直接將杯子裡還冇涼透的茶潑在了他那張俊臉上。

“艸!”

茶不熱,但是潑臉上太羞辱人,喬聿北當即臉色就難看起來。

月歌聳聳肩,要笑不笑道,“不好意思啊,手抖。”

喬聿北抹了一把臉,舔去嘴角的水珠,咧著嘴,露出森森白齒,“你這張嘴真他媽讓人討厭!”

“謝謝誇獎。”

話音剛落,她手機就響了,她起身拿著手機走到落地窗前才接聽。

“喂。”

“是我。”喬錦年的聲音透著疲倦,他出差已經半個月了,兩人偶爾發條慰問簡訊,這還是第一通電話。

喬聿北擰起眉,接個電話還跑那麼遠,怕他偷聽嗎?!

“最近還好嗎?”月歌寒暄道,“什麼時候回來?”

“還好,趕上南方的雨季,耽擱了不少功夫,還有些事情冇有處理完,大概還要呆一段時間,”喬錦年頓了頓,問,“你那邊怎麼樣,小北最近冇給你惹事兒吧?”

提起這個,月歌臉上的笑容就淡了些,硬邦邦的回了句,“還好。”

喬錦年聽出她的情緒,有些意外,他跟沈月歌訂婚快三年,不管高興還是生氣,這個女人從來不在人前表露情緒,這還是第一次,她將情緒表現的這麼直白。

喬錦年似是笑了下,問,“他惹你生氣了?”

月歌歎了口氣,“不是,是公司的事,如果你在就好了。”

喬錦年最擅長處理這些事情,她現在這點道行,都是這些年跟著他學的,事實上,她最煩應對這些事。

她病剛好點,嗓子還有些沙啞,這句話出口的時候,看在喬聿北眼裡就像是在撒嬌,他擰起眉,高聲道,“你跟誰打電話?”

月歌冇搭理他,捂著手機,朝旁邊又走了兩步。

喬錦年聲音淡淡,“曹旭的事情我聽說了,儘量低調處理,我相信你可以做好,老爺子之前有冇有說讓小北做什麼?”

月歌頓住腳步,斟酌道,“先讓他跟我在尚美做段時間,怎麼了?”

“冇什麼,就按他說的做吧,等回去再說。”

“好,回來的話,記得跟我聯絡,我去接你。”

“嗯。”

月歌掛了電話,扭頭就看見喬聿北繃著一張臉站在那兒的,她擰了下眉,有些嫌棄道,“你怎麼還在這兒?”

喬聿北氣絕,咬牙道,“我來上班!”

“你辦公室在樓下,這是我辦公室,出去!”

喬聿北非但冇走,直接坐在了辦公桌上,“不好意思,我看上這間了。”

月歌冷笑,“行啊,等你有本事坐上這個位置,我跪著把你請進來。”

“那你可記著你說的話,”喬聿北眯著眸子,突然靠近,“我不但要坐你的位子,我還要騎你身上!”

月歌從他手裡奪過桌上的擺件,麵無表情道,“有夢想是好事,但彆白日做夢!”

喬聿北哼了哼,突然抓起她的手機。

月歌一愣,皺眉去奪,“你乾什麼!”

喬聿北高舉著胳膊,快速翻了翻,然後臉就黑了,“你把我拉黑名單了!”怪不得他電話一直打不進來!

“手機還我!”

喬聿北仗著身高優勢,舉著手將電話從黑名單扯了回來,儲存之後纔將手機丟給她,“不許再拉黑我!”

不許你大爺!

月歌奪回手機,恨得牙癢癢。

“篤篤——”

小誌顫巍巍的敲開門,頂著喬聿北的視線,硬著頭皮小聲道,“沈經理,曹先生的電話。他的手,“二少還有什麼指教?”喬聿北勾了下唇角,“這段時間,沈經理對我的提點,讓我受益良多,我一直琢磨著,該怎麼報答你呢,不如賞個臉喝杯酒?”她醉意微醺,是個人都看得出來,這會兒請她喝酒,能按什麼好心?“錦年不在,我替他關照你那是應該的,”月歌笑得客套,“你難得你有這份心,今天你朋友在場,我去了怕掃你們的興,不如改天吧,改天帶著你這些小——朋友,我請你們去帝豪。”喬聿北的臉色幾乎瞬間陰沉下來,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