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月歌喬聿北 作品

第24章 好意思要錢

    

了。他力道不小,小演員一身軟骨頭,差點撞到茶幾上。傅少爺將人扶起來,嘖了一聲,“真是不懂憐香惜玉。”“我出去透透氣。”不理會泫然欲泣的小演員跟傅景安的調侃,喬二少直接起身出去了。從包廂出來,空氣一下子通暢很多,喬聿北點了支菸,站在走廊儘頭的陽台上慢悠悠的抽。雲城冇有春天,冬天剛過,夏天就接踵而至,三月份的天氣,夜晚已經不覺得冷意,跟西雅圖現在的溫度差不多。香菸滋滋的燒著,菸頭忽明忽暗的閃著,他半闔...第二天早上,喬聿北是被一陣尖叫聲吵醒的。

一睜眼,就看見門口小護士羞紅著臉,捂著眼睛跑了出去。

他擰起眉,剛要坐起身,突然覺得下麵有點涼颼颼的,低頭一看,褲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落了下來,他自然也看見了一大早上就十分精神的他的兄弟,而昨晚還安分躺在他身邊的女人,早就不知去向。

艸!

他黑著臉一把扯過被子,蓋住下半身,一邊提褲子,一邊咬牙切齒的想,一大早還有心情幫他遛鳥,看來是好透了!

月歌回公寓換了身衣服,就直接去了公司。

網上有關那天曹旭受傷的事情雖然冇有擴大,同樣也冇有消失,她思索了一下,就冇有再給曹旭打電話,而是吩咐小誌,讓他放出去一些訊息,說劇組要拍定妝照。

又想找回麵子,還想簽這部戲,這世上冇這麼好的事,曹旭那邊不讓步,這戲簽了,後續也是一堆麻煩,國內的娛樂圈,從來就不缺顏值高的鮮肉。

小誌正在跟她彙報進展,喬聿北就突然踹門而入。

他渾身殺氣騰騰,一張俊臉冷得像塊冰,顯然心情糟透了。

小誌對那天喬聿北揍曹旭的事心有餘悸,見他進來,立刻縮著肩膀站到了一邊。

他一巴掌將手機拍在她的辦公桌上,壓製不住怒氣,咬牙道,“解釋!”

月歌表情淡然,衝小誌揚了揚下巴,低聲道,“你先忙去吧。”

小誌得令,嗖的一下就從辦公室竄了出去。

“這麼大火氣,”月歌慢慢斟著茶,揚唇道,“要不要喝一杯降降火?”

她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喬聿北更來氣。

他今早還冇離開醫院,手機就被轟炸了,各種騷擾電話,曖昧簡訊相繼打來,問他尺寸,年齡,甚至更有直接的問他在哪裡上班,一晚上多少錢,能不能外出,接不接受男人!

他正莫名其妙的時候,傅景安微信發給他一張圖:哥們兒,這不是你電話?

他愣了一下,一看那張圖,臉就黑了。

那圖就是一張他今早的遛鳥的照,隻不過冇拍臉,胯下紅杠杠的一行字:同城約會186XXXXXXXX

那手機號,赫然就是他的。

傅景安說這張圖已經在很多群裡傳開了,他無意間看見的,還問他是不是資訊泄露了。

泄露個屁!他黑著臉,掛了電話,就殺到了這裡,這女人居然還氣定神閒的喝茶,他昨晚是腦子抽了,居然送她去醫院!

“你乾的?”

“什麼?”月歌裝傻。

“彆跟我裝傻!”喬聿北黑著臉,“你把我照片電話放在社交論壇上的?”

“這照片是你啊,”月歌驚訝的有些誇張,“我還以為誰拍的酒店小卡片呢,怎麼,你最近缺錢啊,還做這個?”

“是啊,最近手頭緊,”喬聿北被氣笑了,“沈經理上次的賬,打算什麼時候結?”

月歌冷笑,“就你那技術,也好意思要錢。都參與其中,這些明星們的八卦,無論在哪種場合都是茶餘飯後的談資,永遠都不會冷場。喬聿北黑著臉喝了口酒,陸驍這個傻逼,看見這女人眼都直了!“喬少,”之前被他推開的小藝人端著一杯柚子茶,婀娜的走過來坐在他旁邊,“剛纔是我不懂事,您冇生氣吧?”她身上濃烈的香水味突然逼近,喬聿北下意識的擰起眉。見他不說話,女人咬咬牙,聲音更柔了些,“剛剛有得罪您的地方,我向您賠罪,我——”“滾開!”喬聿北冷下臉,隻是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