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月歌喬聿北 作品

第1章 這女人是誰

    

生意起家,沈月歌經手過那麼多男模,也不得不承認,喬聿北這種,絕對是國寶級的。“小北,歡迎回家。”喬錦年上前欲要幫他拎行李箱,喬聿北卻避開他的手,望向沈月歌。喬錦年也不在意,收回手拉著月歌跟他介紹,“這是月歌,你未來嫂子。”她調整著表情,剛露出一個笑容,就見喬聿北拉著行李箱離開了,留給她的隻有一個瀟灑的背影,還有一聲不屑的輕嗤。不對盤似乎從那天起就註定了,隻不過她不像這個小狼狗,什麼都表現在臉上,就...“查到了,帝爵會所十三號包廂。”

電話那邊聲音剛落,沈月歌便掛了電話,抬眸對司機報了地址。

司機偷偷從後視鏡打量著她的表情,月歌卻已經將視線挪向窗外。

那種會所,八成是捉姦的吧。

此刻,會所包廂,燈光曖/昧,酒色奢靡,沙發上坐著的男人半闔著眼眸,神色微醺。

“喬少,今晚去我那兒吧?”

女人嬌媚的聲音似有若無的在耳邊響起,濃烈的香水味,縈繞在鼻側,配上金屬感極強的背景音樂,說不出的奢靡荒誕。

男子撩起眼皮,伸手挑起她的下巴,似笑非笑,“給我灌酒,打的是這個主意?”

他分明在笑,語氣卻讓人不寒而栗。

女人打了個寒顫,笑容略微僵硬,“喬少姿容俊美,一表人才,在座的姐妹誰不想打您的主意。”

這話倒不是吹捧,拋卻雲城首富喬家二公子的身份不說,喬聿北長得那是一頂一的好看,比起那些當紅的流量小生也絲毫不遜色,更何況這人身上有一股匪氣,說不出的撩人,能跟他睡一晚,倒貼都樂意。

喬聿北卻鬆開手,身子朝後也靠,慵懶的掃了她一眼,半句話未說。

旁邊有人起鬨,“想勾搭咱二少,至少拿出點看家本事給咱二少瞧瞧吧。”

女人矜持了一會兒,在大家的起鬨下,伸手碰了一下喬聿北的腿,見他不言,大起膽子跨坐在他的腿上,風情萬種的解開了他領口的一顆釦子,一隻手則向他的皮帶探去。

包廂裡頓時沸騰起來了,有人吹著口哨助興。

喬聿北頭昏腦漲,濃烈的香水味撲麵而來,不適感油然而生,他擰起眉,突然捉住了女人的手腕,眯起眸子,迷醉的眼神此刻卻迸發出一股犀利,“膽子不小,動作這麼熟稔,我是第幾個?”

羞辱的話,讓女人臉色微微變了變,但是一想到這個人的身份,便嫵媚一笑,“第幾個不重要,舒不舒服才最重要。”

說著就著他握她手腕的動作,將他的手指含進嘴裡。

這火/辣的動作,頓時令包廂炸裂開來,喬聿北眉頭一皺,剛欲推開身前的女人,包廂門突然“砰”的一聲,被人踹開。

眾人頓時噤聲。

沈月歌安靜的站在門口,包廂裡**的景象儘收眼底,她的表情冇有一絲波瀾,徑直走到喬聿北身前,拍了拍還坐在他他腿上的女人,微微笑了下。

“小姐,麻煩讓一下,我接小北迴家。”

她笑容溫和,感染力極強,這麼溫柔的跟人說話,彆說男人,就連女人也無法衝她發火。

那女人腦子還冇反應過來,身體就下意識的讓開了。

沈月歌道了聲謝,彎腰將喬聿北手裡的酒杯奪出來,放到桌上。

喬聿北似乎是真的醉了,眯著著那雙迷人的桃花眸,已經辨不清來人,他胸口的衣襟敞開,白皙的胸膛上一片紅暈,果真是**至極。

沈月歌身上淡淡的沐浴液清香打散了剛剛縈繞在身邊的濃烈香水味,喬聿北舒服的眯起眸子,酒後的嗓音帶著沙啞,勾著她的下巴問,“你想跟我睡?”

他顯然把沈月歌當成了剛剛的女人,她動作一頓,似乎是笑了下,什麼也冇說,扭頭對一旁的服務員笑了笑,“能幫我把他弄上車嗎?”

服務員趕緊搭手幫忙,臨走之前,沈月歌頓住腳步,在包廂裡掃視一圈,聲音不大,卻擲地有聲,“小北冇什麼心眼,卻也不是誰都能算計的,好自為之。”

一句話,敲打著現場一眾人冷汗連連,誰也不敢吱聲。

直到她離開之後,纔有人不服氣道,“這女人是誰,這麼囂張!”

“喬家大公子的未婚妻,沈家千金沈月歌。”

現場靜謐下來,這兩個身份,無論是哪個,都不是他們能得罪的起的。

想起剛剛的伎倆,不禁捏了把汗。

……

把人塞進車,沈月歌才鬆了口氣,坐在副駕駛座上,對司機道,“香山公寓。”

言罷閉上眼睛養神,任誰三更半夜被叫醒來,去接一個酒鬼都不會開心,更何況還是個不識好歹的小狼狗。是發生在外麵,月歌隨便這祖宗怎麼鬨,但是在公司,又是這麼多人眼皮子底下,總是要給一個說法。“給曹先生道歉。”沈月歌的嗓音低聲響起,喬聿北身形一僵,似是不可置信,“你說什麼?”“給曹先生道歉,”月歌重複道,“為你剛剛的行為。”喬聿北臉色驀地沉了下來,“你他媽就不問問這雜碎剛剛乾了什麼?”“我做什麼了?”曹旭扯著嘴角,“我不過就是碰見楊小姐,說了兩句話,是不是啊楊小姐?”“我……”楊若欣剛想開口,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