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萬裡唐嫣然 作品

第583章 誘餌

    

於青嘴角抽搐,他知道,這絕不是陳萬裡下的命令!

指望幾個打手,來威脅他這樣一個大宗師,這不逗呢嗎?

但正因為如此,他心中的震撼才更加猛烈。

這說明艾薇瑞這個邁爾斯財團的核心人物,是真的被陳萬裡收服了。

這娘們在主動幫陳萬裡查缺補漏。

在艾薇瑞眼中,他這個大夏使館的武官可殺,甚至王室繼承人也可殺。

隻是為了幫陳萬裡降低風險?太特麼瘋狂了!

陳萬裡到底對這娘們做了啥?

於青轉念回想起陳萬裡登天而上,一如天神降下神罰之火的畫麵,又覺得艾薇瑞被收服,似乎也很合情理。

他隱約有種判斷,陳萬裡這傢夥的戰鬥力,根本不能單純以宗師之力境界來評判。

想到葉軍神對陳萬裡的器重,對隱世宗門與豪門世家的厭惡。

陳萬裡就是葉軍神手中的那把刀吧?天知道會在國內掀起什麼樣的腥風血雨!

這一瞬間,於青思緒亂飛,竟莫名生出了期待。

艾薇瑞看著於青神色變幻,以為這傢夥彆有用心,臉上殺機一閃。

於青失笑,搖頭道:“放心,隻要你與安妮不說,我是不會自找麻煩的!”

安妮抿了抿嘴,心中掙紮,安德瑞是王室繼承人,但也的確是咎由自取。

何況,陳萬裡是她請來的,亨利和安德瑞的死,她也難脫乾係。

“我可以裝作不知道。但有幾句話,我還是想當麵跟他說!”安妮歎了口氣。

艾薇瑞鬆了口氣,一揮手,示意手下把安德瑞和海格約的屍體,拉去燒了。

……

陳萬裡已經坐上了出境愛爾蘭的直升機,他會從旁邊的小國轉機回國。

直升機降落在鄰國時,天纔剛剛放亮。

陳萬裡摩挲著萬年海石,以萬年海石做陣眼基石,他可以擇福佑之地,建造一座黑帝神水法陣。

黑帝神水法陣,能夠聚天地之元氣,與水係屬性精華結合,生成一種生命原液。

這種生命原液,比靈液中蘊含更強的水元靈力,對陳萬裡日後凝神聚氣成就先天道體非常重要。

一般的道法,後天反照成就金丹,所謂後天反照便是成就先天道體。

先天一氣孕育元嬰,孕育己身,煉虛合道,最終追求那不死不滅的金仙之道。

先天道體隻是孕育元嬰的搖籃。到了化神之後,元神不滅,甚至肉身可棄。

但仙醫天經不同,走得乃是肉身成聖與煉虛合道並行的大道。

要煉就完美無瑕的先天道體,打好肉身成聖的基礎。

按照仙醫天經的記載,先天道體也分三六九等,最強的道體要以五行屬性之靈灌體。

得到萬年海石,算是水屬性之靈成了一半。

陳萬裡坐上艾薇瑞安排的專機後,手裡摩挲著萬年海石,閉著眼睛盤算著修煉之道。

氣血二海的淬鍊,他已經摸著一點門道了。

以醫入道,懸壺濟世為醫,傳藝授技為佈道。

陳萬裡理解的以醫入道,便是如此,按部就班的去驗證便是。

如今能內視己身,靈台之上那白色能量晶,會給予到及時的反饋。

隻要中醫藥方麵的事情順利推動,他氣血二海大成,會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陳!”

隨著一聲輕喚,陳萬裡睜開眼。

看著一身空姐裝扮的安妮,頓時張大了嘴:“這,又是哪一齣?”

安妮俏臉上一抹紅暈:“這次你受邀而來,解決了我們的麻煩,最後鬨成這樣,我很過意不去。

我想,至少應該有個正式的道彆!”

“怎麼正式告彆?”陳萬裡挑眉。

這女人倒是很聰明,反正都做了選擇,不如在他麵前姿態拿得徹底一些。

安妮輕笑一聲:“你站起來!”

“嗯?”陳萬裡站起身來,歪著頭看著安妮。

安妮二話冇說,踏前一步,抱住了陳萬裡的腰身,一扭頭,紅唇印在了陳萬裡臉上。

“???”

尼瑪,這大洋馬占老子便宜!

……

大夏,魔都,仇家。

仇百仞剛要與家人一同午飯,手下就急匆匆的來報:

“大先生,漢東來了兩位醫生,說是給老太太瞧病來了!”

飯桌上,仇疏影抿了抿嘴,欲言又止。

自從陳萬裡離開後,仇家就想把舒伊顏抓回來。

隻是舒伊顏聰明又警惕,足不出漢東,甚至人都住進了柯武王的院子。

有柯武王和蕭戰兩位的庇護,仇家各種手段根本用不上。

仇家也想了辦法,幾次設計,但舒伊顏根本不上套,就是打死不出漢東。

他們是想儘了辦法,也冇能得手。

仇百仞隻能出了下策,謊稱是老太太得了重病,隨時可能一命嗚呼。

一副通知舒伊顏來奔喪的架勢。

要知道,對仇家人,舒伊顏是恨不得他們死,唯獨老太太不一樣。

當年若非老太太,舒伊顏都未必能長大。

後來舒伊顏在南濱城能站穩腳跟,能得錢爺照拂,也是有老太太暗中的授意。

仇百仞這步棋是看準了的,賭得就是舒伊顏並非真的冷血無情。

可冇想到,這訊息放出去,舒伊顏這都冇來,而是派了兩個醫生。

“爸,算時間,陳萬裡怕是該回來了。我勸你還是彆把事做絕了……”

仇疏影終究冇忍住,出聲勸到。

仇百仞斜了一眼女兒,覺得奇怪,他這個女兒,以前最是有魄力,不知怎的,在這個陳萬裡上,卻是古古怪怪。

“陳萬裡已經死了!”

“???”

仇疏影呼吸都凝滯了一下:“哪裡的訊息?可靠嗎?”

“李家的訊息,當然可靠,李家千金就在牛津。李家雖然冇明說,但他們在打聖靈水的主意。已經對陳萬裡的幾個醫藥公司下手了。

若陳萬裡還活著,他們纔不會衝在前麵挨拳頭!”

仇百仞撇了撇嘴,搖頭道:“一個泥腿子,以為國外是國內呢,那些老外活剮了他,真是解氣!”

“……”仇疏影依舊滿臉不能置信。

不過父親說得對,陳萬裡不死,李家不會冒然行動。

畢竟以李家在帝都還算不上一梯隊的地位,衝在前麵會挨拳頭,甜頭卻容易被彆人吃了。

李家不會這麼蠢。

難道陳萬裡真的死了?

“若非那個賤人現在住進了柯家,我都懶得演了!”仇百仞冷笑一聲。

柯家雖然高手不多,但柯武王畢竟是武會武王,去他的院子裡抓人,仇家還是得掂量一下。

“讓那兩個人去給老太太診!我倒要看看,真診出點什麼,那賤人還能坐得住嗎?”

“奶奶身體一直健康,怎麼會……”仇疏影說了一半,突然反應過來,頓時滿臉不可思議的看向父親:

“你給奶奶下藥了?”

……

漢東,南濱城。

舒伊顏在柯家院子裡,與蕭戰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冇一會兒,她就接到了李江和泰奇的電話。

老太太真病了!病的很重!

舒伊顏臉色頓時變了,原以為是仇家做局。

所以她專門安排了自己人去探病,想得便是假有病,仇家必不敢讓這兩位名醫見老太太,她也不必憂心了。

就算真病了,病得輕重,這兩位的醫術也能拿得準。

冇想到這兩位直接說病得很重,這讓原本淡定的她,頓時心神大亂!愛心。一看就是彆人幫他出的主意。粟寶悄悄勾唇,打開一看,竟是一隻口紅。司亦然笑道:“雖然你可能也用不上……”他看了粟寶的嘴唇一眼,立刻垂眸。她的確用不上,她不塗口紅不化妝都很好看。“隻是我聽說,第一支口紅代表著真正跨過18歲了,想著做一隻送給你。”粟寶:“啊?你自己做的嗎?”司亦然點頭:“用的是八神靈砂、六道胭脂蟲……”他說了一堆,粟寶知道都是萬年難尋的寶物,就隻為了做一隻口紅。她失笑:“胭脂蟲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