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萬裡唐嫣然 作品

第582章 到處都是他!

    

J陳萬裡因為消耗過大,臉色有些蒼白,整個人都透著股不耐煩的暴戾。

“陳,陳萬裡……你想做什麼?亨利呢!”安德瑞嚇得麵無人色。

陳萬裡指了指空中:“到處都是!”

“???”安德瑞愣住了。

“燒成灰了,風一吹,可不到處都是麼?”陳萬裡撇了撇嘴。

“……”安德瑞和海格約都是滿臉不能置信,火神亨利被燒火燒成灰了?

這,怎麼可能?

但眼前隻有陳萬裡,似乎又昭示著亨利卻是不存在了!

“你,你想怎麼樣!我可是愛爾蘭的公爵!”安德瑞顫聲道。

陳萬裡冇有說話,一把攥住了安德瑞的脖子。

安德瑞被懸空提了起來,本能的開始掙紮:“海格約,救我,咳……咳咳……”

海格約眼中閃過一道血光,他知道,陳萬裡很強!

救人?他冇這個想法!

但帶著萬年海石逃跑,應該問題不大!

血族的心靈控製本領,是非常厲害的!

海格約不動聲色,眼中騰出兩道血光,隻見他的雙眼就像是變成了血色的漩渦,能吸入一切注意力。

他主動與陳萬裡對視而去,發動了心靈控製。

陳萬裡隻覺得眼前出現了一輪血月,血月之下,無數狼人朝著自己攻來,他抓著安德瑞的大手都不由自主的鬆開了……

海格約一擊得中,嘴角彎出個得逞的笑容,轉身就跑……

安德瑞目眥欲裂,大吼一聲:“海格約,我將萬年海石贈你,你怎麼能扔下我!!”

於青站在不遠處,也發現了異常,立馬上前阻攔海格約。

今日不能有活口,否則,事情傳出去,不光陳萬裡有塌天大禍,他和越大使也要背鍋!

海格約靈活的像是夜空的蝙蝠,靈巧的避開了於青,留下一串得意的笑聲,便飛向遠處。

這時,陳萬裡雙眼之中清明一閃,致幻,卻不是通過精神攻擊?

這是什麼手段?陳萬裡吐出一口濁氣,流露出一絲好奇。

隨即隻是大手隨意一揮,一道混沌之氣打出,便直接將海格約淩空打下。

海格約噴出一口鮮血,跌落在地。

被於青一把提起,扔回了陳萬裡腳下。

安德瑞知道,徹底完了!

他渾身發軟,癱坐在地上,指著海格約說道:“陳,我知道,我知道你是要萬年海石!都是他,他不讓我把萬年海石交給你!

現在萬年海石就在他身上,你拿去便是!”

陳萬裡笑了:“這樣就想打發了我?”

“我,我以公爵的名義,向您致歉!”安德瑞害怕得跪倒在陳萬裡腳下。

陳萬裡冇有理會安德瑞,反倒向海格約伸出了手:“拿來!”

海格約猶豫了下,眼中閃過某種信仰的堅毅,說道:“萬年海石是要獻給我血族老祖的。

我知道你很有本事,未來向我血族借萬年海石,老祖未必不會答應。

但你若現在搶走萬年海石,就要承受我血族的詛咒!”

“去你媽的,借給我?”

陳萬裡一個大耳光,直接把海格約扇翻在地,伸手淩空一抓,一顆海藍色的珠子,就從海格約身上飛出,落入了他的手掌。

海格約眼中憤懣一閃:“我以血族的名義詛咒你,老祖復甦之日,定殺你以洗血族之恥!”

隻見一道紅光沖天,接著一串紅色的虛影化成了一個蝙蝠模樣,落入陳萬裡後背。

陳萬裡卻隻是鼻間一聲輕哼,一掌拍出。

海格約當場被打死了。

安德瑞看傻了,東西都拿到了,還是把人殺了,那他還有活路嗎?

就在這時,一陣車聲鼎沸。

隻見十多輛車子飛馳而來。

接著隻見艾薇瑞,安妮帶著十幾個黑衣打手,走下車來。

看著眼前城堡的殘敗,所有人都是滿臉震撼,難以想象這是人力所為。

整個城堡都被燒廢了,這是火神的手段嗎?

那火神亨利人呢?

這問題冇有人敢問出口。

“安妮,安妮救我!”安德瑞看到安妮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安妮剛要開口說話,陳萬裡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最初我就說過了,賴我的賬,是要命來還的!”

“……”安妮默然,陳萬裡確實說過這話。

安德瑞立馬說道:“可是,萬年海石你已經拿到了啊!”

安妮強忍著內心的恐懼,說道:“既然如此,陳先生是否可以給一次機會?”

陳萬裡淡淡一笑:“嗯,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

安妮鬆了口氣,安德瑞也有種劫後餘生的癱軟。

於青愣了下,陳萬裡搞得不死不休似的,竟然願意就此作罷?

合著之前不**他,因為他不是美女啊?

大洋馬的美女說話就好使了?

吐槽歸吐槽,他還是覺得如此甚好。

現場這麼多雙眼睛,甚至安妮都在場,陳萬裡要真的把安德瑞給殺了,那可就完了!

陳萬裡轉身朝著不遠處的直升機走去,剛走出幾步,安德瑞就口鼻之中鮮血噴出,一頭栽到在地。

儼然是被陳萬裡處決了。

“啊!”安妮失聲尖叫。

於青頭皮發麻,眾目睽睽之下,陳萬裡終究還是動手了!

隻有艾薇瑞麵無表情,從一開始她就聽懂了,機會是給冇有參與整件事的安妮,而不是安德瑞!

“陳!”安妮回過神來叫了一聲。

陳萬裡腳步一頓。

“亨利呢?”安妮忍不住問道。

“到處都是!”陳萬裡頭也冇回,繼續往前走去。

艾薇瑞臉色發白,渾身戰栗,幸虧她的選擇是陳萬裡!

安妮還冇明白,茫然的重複著陳萬裡的話,到處都是什麼?

“亨利已經燒成灰了!”艾薇瑞低聲解釋了句,快步追向陳萬裡。

愛爾蘭的火神被火燒成了灰?

安妮隻感覺受到了太多衝擊,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於青嘴角抽搐,他懷疑安妮這輩子都不會想與陳萬裡作對!

很快,艾薇瑞去而複返,也不知陳萬裡給她交代了什麼,但她滿臉的敬畏,就仿若是得到了神諭。

“安妮殿下,安德瑞公爵的城堡失火,大火燒死了安德瑞公爵,亨利先生,海格約先生,以及一眾護衛。

於青先生與咱們,都是看到起火,所以趕來看看的,他於咱們原本在莊園接待陳先生,

對吧,於先生?”

艾薇瑞說話時,她帶來的護衛把安妮和於青圍了起來。

就像是兩人對這個說法,但凡有一絲毫的異議,她就會毫不猶豫的處決了兩人。他們瘋狂叫囂。引擎的音浪都無法遮掩他們的聒噪。“這麼冇種啊?”“是不是男人啊?”陳萬裡右側的保時捷上,一個流裡流氣的青年衝宋嬌嬌滿臉猥瑣道:“小美眉!要不你到我車上來。我帶你體驗速度與……激情!!!”青年邊說,便聳動腰部。宋嬌嬌俏臉緋紅,又羞又怒:“你無恥!”蘭博基尼車上的臟辮青年,狠狠衝法拉利吐了口唾沫:“我於三說要飆,你不飆不行。”“不飆,我特麼讓你下不了環城路!”嗚嗚嗚!於三狠狠的豎了記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