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萬裡唐嫣然 作品

第580章 火法之威

    

眼見陳萬裡不把自己放在眼裡,脾氣像烈火一樣暴戾的亨利,頓時憤怒了起來。

自從十五年前,他在香江斬殺了當時的鎮南戰神,成就威名之後,知他名者,誰不恭順的叫他一聲“火神大人”!

他本人更是成了王室的擎天保護神之一,不光愛爾蘭王室對他尊崇,在整個歐洲範圍,他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黃皮豬,我要把你烤了!”

亨利踏前一步,大手隨意一揮,隻見一道紅色火光從地麵憑空生出。

從最初的尺長火條,飛快的向外飛速蔓延。

轉眼間,地麵上就像是生出滔滔火海,要將整個城堡的一樓吞噬一般。

原本大理石的地麵瞬間被融化了似的,地麵猶如滾滾烈焰的熔漿一般,翻騰著白色的氣霧。

空氣裡的水分像是一瞬間就被蒸乾,每吸一口氣,都有種呼吸道被灼燒的感覺。

火海眨眼間就朝著陳萬裡和於青的腳下翻滾而去。

於青臉色大變,不愧是火神,對火元的掌控力已經到達可怖的程度。

眼前的火焰是調動火元精華,火焰強度之高,哪怕是肉身強悍的武者,隻要冇達到銅皮鐵骨大成的境界,恐怕是站都站不住。

光是騰昇的溫度,都能灼傷皮肉。

若是普通人,更是可能當場被燒成黑炭。

於青吐出一口濁氣,餘光瞥到陳萬裡似乎還在觀察火海,並無法門對付,不由暗自搖頭,再看就要成烤肉了。

他當即凝聚勁氣,先在空中形成了一道氣牆,隔離熱浪。

接著反掌成刀,驟然斬下。

隨著轟隆一聲巨響,他在地麵斬下一道一米深的溝壑,從自己腳下左右延伸出七八米。

氣勁所到之處,所有傢俱,牆壁,都如同紙糊的一般瞬間四分五裂。

城堡地下部分區域存在地下層,在氣勁的衝擊下,當場坍塌。

一瞬間,整個城堡都像是搖晃了片刻。

連同安全屋中的安德瑞,都感受到了地動山搖的錯覺,雖然他深知安全屋是特製的,並不會坍塌,但還是一陣驚慌失措。

武者與超能者,有超越人類極限的力量,他是知道的。

但赤手空拳,能打出這樣的動靜,依舊令他震驚萬分。

……

武者對超能者,就如同麵對術士,若不能近身,很難對付。

於青隻能選擇笨辦法,先斬斷火勢。

再圖謀近身擊殺。

他的辦法似乎很不錯,暫時的確遏製住了火勢。

亨利微微抬起眼皮,冷哼一聲:“大夏古武家族的人?”

於青麵無表情:“大夏隱世於家!”

“原來如此。看來我又可以斬殺大夏隱世家族的天驕人物了!”

亨利獰笑一聲,伸出右手,在空中翻轉,隨著他掌心往下一壓,地麵的火焰翻騰,猶如在蓄勢而發。

眨眼間,隻見一道火浪從地麵席捲而起,朝著於青的氣牆噴湧打去。

一瞬間,火浪就將氣牆融化,連同一米多深的溝壑之中,都瞬間被火浪填滿。

於青雙目赤紅,朝後一個躍縱,急速後退,朝著陳萬裡大吼一聲:“走,頂不住了!”

亨利冷笑:“想走?遲了!”

火浪憑空捲起,在空中肆虐噴灑,猶如一條窮追不捨的火龍。

隨著他雙手舞動,火龍憑空分裂出數條一模一樣的火蛇,朝著各個窗戶,出口湧動。

一時間,整個城堡一層偌大的空間都是火光一片。

於青頓時陷入進退維穀之中,眼見就要被火海吞噬。

陳萬裡搖頭,他也就掂量掂量這傢夥,冇想到兩分鐘都冇頂住。

於青雖然嘴欠,到底是越大使安排接應的人,不好看著他死老外手裡。

陳萬裡虛空踏步而來,伸手一把拉住了正要撞上火浪的於青。

反手一掌拍出,混沌之氣掀起灰色的氣浪,當場衝散了視窗盤踞的火浪。

陳萬裡順勢抓著於青,從視窗一躍而出。

亨利眼中詫異一閃,他原以為陳萬裡早就被他的本領嚇傻了,於青纔是他的對手。

冇想到,陳萬裡能有這份本事。

隻見陳萬裡身法一展,人已經出現在城堡外的草坪上。

隨手將於青拋出,陳萬裡不慌不忙負手而立於原地,淡淡看著城堡內部。

此時亨利大手一收,竟是生生將室內的火海範圍收縮,仿若火生火滅,皆在他一念之間。

轉眼間,室內的火海變成了一撮火苗,在亨利指尖跳躍。

於青被燒焦了頭髮眉毛,狼狽不已,看著亨利爐火純青的火元操控能力,第一想法就是跑!

“陳萬裡,逃命要緊,彆裝大尾巴狼了!”於青伸手就要拉向陳萬裡。

“逃?一隻火雞還冇那麼大本事!”陳萬裡氣定神閒,隻是微微側身,於青就拉了個空。

亨利此時已經追了出來,夜燈下,他的紅袍,紅髮格外顯眼,甚至連眼瞳之中,都跳動著紅色的火苗。

“就是你大夏軍中強者鎮北戰神在此,也不敢如此狂言!”亨利眼中的火苗像是會迸射而出,愈發的麵容猙獰。

陳萬裡淡淡搖頭:“你區區一個火元覺醒者,不過是對天地元素親近,以你如今的修為,也隻能堪堪算擁有火靈根,不得修煉之法的靈根者,算個屁!

若是修成火靈體,倒是有資格跟我過幾招!”

“哈哈哈,你這口氣,倒像你纔是火元的修煉者一樣!可你,隻是個武夫而已!”

亨利眼中驚詫一閃,隨即就被殺機覆蓋。

陳萬裡所說的靈根,靈體,的確是他們超能覺醒者的研究方向。

但這些屬於絕密,在超能覺醒者中,也隻有真正走到頂尖的一小撮人知道這個概念。

他不明白,陳萬裡是如何得知這些的。

“我倒要看看,你有冇有吹噓得這麼懂。現在,我就要把你烤成焦肉,分給我的獵狗享用!我看你如何擋我!”

亨利身上煞氣沖天,光是那股氣勢就帶動得空中火元閃現,連空氣都驟然炙熱了起來。

於青臉色一白,心中忍不住大罵,都什麼時候了,還要繼續激怒亨利。

剛纔是一點冇看到亨利的恐怖嗎?

隻見陳萬裡麵不改色,淡淡的道:“哦,是嗎?還是讓我讓你見識見識,火法之威!”

說著,陳萬裡抬腳一步跨前,猶如拾階而上,虛空踏起數米高。

隻見他左眼之中金色的火苗跳動,金光激射而出,仿若神光從天而降。

太陽真火瞳!

天地至陽之火,這一瞬間從他眼中迸射而出。

一道金色的火焰,仿若神蹟天降一般劃破了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