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夢江湖1977 作品

第272章 徐婉逞強騎烈馬遇險 呂駿好心施救反遭掌摑

    

持:“鳳罡沒死!我剛才夢到他了,他的手是暖的。他沒死!鳳罡真的沒死!老爺,你快想辦法把他弄醒啊……”這時,但見回夢老人走了進來。隻見他微皺眉捋須,拄著竹杖,繞著棺材看了一圈後,奇道:“棺中人,非死非生,怪哉也……”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賴澄山聞言,眼眉一動,問道:“前輩,何為非生非死?”賴夫人則像是看到明燈的迷路人,急迫地上前追問:“那是什麼意思...徐家馬場,徐晉騫正在山居裡,忙著款待幾位關外來的客人。

但見徐婉走進了馬場,管事的看到後,當即上前迎道:“呦,是二小姐來了,場主在山居招待客人呢,小的這就去通知場主……”

徐婉卻擺手道:“誒誒誒,不用不用,爹有事,就讓他忙著,我就閑著沒事,來騎一會兒馬……”

管事的遂點頭道:“那好,那請二小姐隨小的來,讓小的給你挑匹好馬。”

說著,在前引路。

……在管事的引領下,徐婉來到一處馬廄。

隻見管事的,從中牽出一匹白色的矮腳馬,給徐婉過目道:“二小姐,這馬相對溫順,你可以放心騎……”

徐婉卻嫌棄道:“溫順的跑不快,慢吞吞的,悶死個人,我要跑得快的……”

她說著,目光落在了一匹體形健壯的滇馬身上。

隨即,她指著它道:“我要試這匹馬!”

管事的聞言,為難的道:“二小姐,這可不行,這匹馬性子烈,又懷著崽,你女孩子家,又是初學騎馬……”

徐婉立時不悅,嗆道:“懷了孕的女人也有照常幹活的,何況是馬而已!

女孩子又怎麼了?女孩子就該文文弱弱的嗎?初學又如何?沒聽說過熟能生巧嗎?”

說罷,就走去解開那匹馬的韁繩,牽著出了馬廄。

來到外麵後,徐婉當即就要上馬,卻因不得其法而始終沾不到馬背。

她很是不耐煩,卻又不肯放棄。

一名正在附近幹活的養馬人見狀,便好心提醒:“二小姐,馬也喜歡聽好話,擼順毛,你彆硬來,你先哄哄它嘛……”

徐婉雖有些不屑,但為了能成功上馬背,便學著哄小孩的語氣,摸著馬脖子道:“呐,你乖,讓我騎一會兒,我就讓人喂上好的草料給你吃啊……你也想你的崽有好吃的,對吧?”

那馬似乎聽從了,不再動來動去了。

徐婉瞧準時機,趕緊踩著馬蹬子上了馬背。

成功坐上馬背後,徐婉很是興奮,一時忘了馬兒有身孕。

隨著她雙腿夾緊馬肚子,馬兒瞬間變得焦躁起來。

管事的見狀,趕緊提醒:“二小姐,抓好韁繩,平衡住身體,彆摔了……”

徐婉於慌張中,竟聽岔了話,以為管事的是讓抓住馬脖子,於是雙手死死箍住了馬脖子。

如此一來,更加劇了馬兒的焦躁感。

隻聽它一聲嘶鳴,撒開四蹄後,徑直沖出了馬場大門。

管事的見勢不妙,忙讓人去通知場主,自己則向另一處馬廄跑去。

……另一處馬廄裡,呂駿正在給馬兒沖澡。

管事的上氣不接下氣的跑進來後,沖著他急喊:“呂駿……快快快……二小姐騎了那匹,懷了崽的馬……馬受驚了,馱著二小姐跑出去了……”

呂駿一聽,先是生氣的道了一聲:“該死的!”

旋即,他扔下水瓢,跑出馬廄後,騎上自己的坐騎,疾馳而去。

……且說那馬兒,馱著徐婉跑出馬場後,在山道上一路狂奔。

徐婉則嚇得,緊閉雙眼,雙手則死命箍住馬脖子。

就在她的力氣快用盡,即將摔下馬時,呂駿趕了過來。

他在試圖用吹哨喊停馬兒未果後,起身躍至徐婉身後,以便控製馬兒停下來。

誰知,因此觸及到徐婉的腰,引起了她的誤會。

二人推搡間,一起從馬背上掉了下去後,順著斜坡滾落到了坡底,好巧不巧,呂駿壓到了徐婉。

隻聽徐婉,先是一聲尖銳的驚呼。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接著,她便破口大罵:“臭蠻子!

想占本姑娘便宜!

找死啊!”

對此,呂駿既尷尬,又生氣,卻也不想多說什麼。

可當他剛站起身之際,就被徐婉狠狠扇了一耳光。

呂駿也正在氣頭上,當即回嘴責斥:“什麼臭蠻子?出口傷人,你纔是蠻不講理!

還有,你明知道馬有崽子,還要騎它,你無視生靈,你才該打!”

說著,甩手回扇了徐婉一耳光。

徐婉捂著被打的臉頰,氣惱又委屈的斥喝:“好你個臭蠻子!

居然敢打我?!

從小到大,姑婆都沒捨得打過我一下,你居然敢打我!

我不會善罷甘休的,你給本小姐等著!

看本小姐怎麼要你好看!”

說罷,哭著向斜坡上跑去。

呂駿卻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自己的手,腦海中一連閃過自己抱著徐婉的腰,和她滾下山坡,及互扇耳光的情景。

……但說徐婉,在回馬場的途中,碰上了出來找她的父親。

她剛想向父親告呂駿的狀,卻遭父親責備:“不好好在家待著,來馬場做什麼!

還逞能騎烈馬,沒一點女孩子家的樣!

萬一鬧出個什麼來,徒惹人笑話!”

徐婉本就委屈懊惱著,這下更是雪上加霜,口沒遮攔下,沖口就是句:“既然這麼討厭我,為什麼要接我來?生而不養,又何苦生我!”

說罷,氣咻咻而去。

……徐家,內院,大夫正在給徐翊航診看傷勢,徐夫人一臉擔憂的在旁看著。

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後麵更精彩!

隻見躺在床上的徐翊航,雖然傷得不住的咳嗽,嘴卻依舊不肯閑著:“娘啊,孩兒好難受……孩兒知道,錯在孩兒,可那個薑展宏也太過分了,居然上門來打人,還對爹和您不敬……”

徐夫人聞言,蹙眉勸慰:“行了行了,娘知道了,你就彆再說話了,讓大夫好好給你診看……”

反觀站在一旁的徐少夫人,卻是神情自若。

倒是翠翹和文娟,一臉擔憂的站在門外,不時向裡張望,有心進去探看,卻礙於徐少夫人在場。

……少時,大夫診看完畢,起身到外間寫起了藥方。

徐夫人叮囑兒子好生休息後,也與兒媳來到外間。

這時,隻見徐婉氣鼓鼓跑進來告狀:“娘,爹他欺負我!”

徐夫人卻作了個噤聲的動作,提醒道:“小聲點,你哥哥有些不舒服……”

徐婉朝裡間看了一眼後,壓低聲音繼續告狀:“娘啊,你知不知道,爹他數落我!

我姑婆都不曾對我說過一句重話,爹他……”

但聽徐夫人道:“那是你姑婆太寵你了……”

徐婉待要爭辯時,卻見大夫將寫好的藥方遞與徐夫人過目。

徐夫人當即喚來丫鬟,進行叮嚀:“要小心看著藥,可彆過了時辰,還有,少爺怕苦,記得送藥時備上些蜜餞……”

徐婉眼見母親隻顧著哥哥,不由心頭掠過一絲落寞,遂低著頭管自個回了房間。

()夢轉乾坤係列之華衣決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近前後,垂首稟道:“回公主,是國師占蔔到公主與可達將軍此行會有些阻礙,特遣屬下前來接應。公主,此處兇異,請公主速隨屬下離開險地。”卻聽完顔鳳擔憂地道:“不行!可達跟我走散了,我得去找他,我不能丟下他不管的……”說著,看了一眼賴鳳鳴後,便要去找人。鬼奴趕緊躬身攔阻:“公主是金枝玉葉之軀,此次親自執行刺殺任務,已屬冒險,若有些什麼損傷,那……”但聽完顔鳳打斷道:“誒,我自十二歲就跟隨王兄上了戰場,十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