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夢江湖1977 作品

第271章 薑展宏怒闖徐家懲劣少 徐夫人偏私護逆子

    

所述的仙泉山,隻不過是幾個疊連在一起的小山丘。而所謂的仙泉,也隻是位於山丘中心處的一個水潭,潭水深而清澈,周圍的花草亦繁盛。偶有小鳥和蝴蝶飛旋其中,倒也算是風景怡人。趙構到達此地後,就迫不及待的,命徐迪去取泉水。徐迪取了碗水後,按例拿出銀針來試過毒後,才放心的端給趙構,並小心提醒:“皇上,先淺飲一口解解渴,待稍後,奴纔將水燒煮之後,皇上再開懷暢飲”趙構點點頭,接過喝了一口後,品道:“甘甜倒是挺甘甜...且說薑展宏,在跟蹤傅廷封的過程中,探知他是在調查廉九齡和陳素蕊的下落。

對此,薑展宏既感意外,也替傅天華感到高興,遂想進一步確實後,去通知傅天華。

不曾想,忽然收到齊掌櫃的緊急訊息,稱芸樓有事,要他速回。

……芸樓,暖閣內,齊掌櫃正焦急的來回踱著步,柔雪則從旁勸著:“齊掌櫃,您彆太著急……您先坐下來,喝口茶,休息休息……”

齊掌櫃卻道:“我能不急嗎?少幫主在外頭忙,蘇姑娘又不知道去哪裡了?芸樓連個做主的人都沒有,我……”

說話間,但聽薑展宏走進來問道:“究竟是什麼事讓齊掌櫃急成這樣啊?”

齊掌櫃忙迎上來道:“哎呀,少幫主,你總算是回來了!”

隨即,他指著放在桌子上的一瓶極樂散,說道:“不就是這東西惹的禍嘛!”

薑展宏一見極樂散,當即發怒斥責:“我不是吩咐過,這害人的東西,不許出現在芸樓的嗎?!

怎麼,當我薑展宏的話,是馬耳東風啊!”

齊掌櫃趕緊解釋:“少幫主的吩咐,哪敢有不遵從的,底下的人已經夠細心注意了,前幾次,有客人帶進來,都給勸了出去……唉,可還是百密一疏……”

但聽薑展宏斥問:“是哪個狗膽包天的帶進來的?”

齊掌櫃回道:“是徐家馬場的場主,徐晉騫的公子徐翊航。”

薑展宏聽到徐家父子的名字,眸中即迸射出恨意。

但聽齊掌櫃,小心翼翼的稟道:“少幫主,屬下之所以急著讓你回來,是……是因為,徐公子當時吸了極樂散後,神誌不清之下,硬拉著一位彈琴的姑娘下荷花池,那姑娘不肯,雙方在拉扯之中,那位姑娘被徐公子推倒……摔傷……緻殘了……不過,現已經妥善安置了她……”

薑展宏聽到此,難抑暴怒,轉身沖了出去。

……再說徐家這邊,徐翊航自從那天在芸樓吸極樂散傷人後,也是害怕得不行,一連幾天,都是躲在家裡不敢出門。

這天,他耐不住寂寞,又想溜出門去,卻被母親撞見。

正當徐夫人要數落兒子之際,隻見怒火中燒的薑展宏闖了進來。

他一進廳門,就出掌打向徐翊航。

徐翊航未及躲閃,胸口中掌,立時吐血摔倒。

徐夫人見狀,先是著急的上前探看兒子傷勢。

而後,她轉頭,帶著哭腔,氣問薑展宏:“你為什麼傷他?你怎麼能傷他呢?你知不……”

未等她說完,就見薑展宏,怒指著徐翊航,對徐夫人道:“我為什麼傷他?哼,你怎麼不問問你這個好兒子,他做了什麼嗎?!”

徐夫人遂轉頭看向兒子,徐翊航見狀,不由心虛。

但聽薑展宏鄙夷的怒斥:“怎麼?徐翊航,敢做不敢當啊!

也難怪,當老子的是個寡廉鮮恥之徒!

做兒子的,自然也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徐翊航聞言,大為光火,站起來後,一手捂著胸口,一手指著薑展宏喝斥:“你又是什麼東西?擅闖彆人的家宅!

傷我在前,又辱罵我爹,你……啊……”

隨著一聲慘叫,薑展宏已然用錯骨手,扳住了徐翊航的手腕。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徐夫人見狀,情急下,沖上來抓著薑展宏的手臂道:“展……薑公子手下留情!

翊航有得罪之處,你說明就是,我自會教訓……”

薑展宏冷笑著道了句:“慈母護子,好生感人啊!

可惜,慈母多敗兒!”

說罷,手上加力。

徐翊航隻覺得手快要被折斷,痛得他齜牙咧嘴,嗷嗷直叫。

徐夫人見狀,心痛不已,忙求道:“薑公子……千錯萬錯,都是我這個當孃的錯,是我沒教好他,我求你,放開翊航……”

說著,便要下跪。

隻見薑展宏以內力拂開徐夫人後,向其怒訴徐翊航的罪行:“你知不知道,你這個好兒子,膽敢在芸樓散播害人的極樂散,自己也對之上癮,還因此傷人緻殘!”

徐夫人聞言,震驚之際,徐翊航的一妻二妾聞聲而來。

但見徐少夫人,冷靜的走到薑展宏麵前,說道:“薑公子,既然是我夫君做錯了事,我徐家自然會承擔起責任,傷者的一切費用,我徐家也會包攬,至於,芸樓方麵的損失,大家也可以坐下來協商解決,不過,前提是,請薑公子放了我夫君,我徐家雖然來臨安不久,可也算是有頭有臉的,薑公子自也應該是位體麪人,奧……”

說罷,看了眼薑展宏製衡徐翊航的手。

翠翹和文娟也仗著徐少夫人之勢,從旁嚷嚷:“喂!

讓你放開徐郎呢!

你聽到沒有?放人!

我大姐可不是好惹的,我們徐家也是有靠山的,你再不放人,我們可要報官啦!”

但看薑展宏,聽了徐少夫人這番話,上下打量了她一遍後,道了聲:“好!

很好!”

隨後,他放開了徐翊航,怒極反笑著轉身出廳而去。

徐夫人見狀,竟在兒子和兒媳的訝異注視下,緊跟著薑展宏出了廳。

……但見徐夫人,追至前庭,叫住薑展宏問:“展宏,你爹……他可安好?”

薑展宏停下腳步,冷然甩出一句:“你沒有資格提起我爹!”

徐夫人一噎後,噙著眼淚,哽嚥著請求道:“那……展宏,你能轉過身來嗎?自從當日,在那間宅子初遇你,到今天你來……我還不曾好好的看過你呢……”

薑展宏依舊語氣冰冷的回了一句:“裡麵那個纔是你兒子,你應該好好看著點他!

徐夫人!”

說罷,拂袖而去。

徐夫人聞言,怔怔的看著薑展宏消失在視野中。

良久,她苦笑著喃喃自語:“是啊,我有什麼資格提到他?又有什麼資格要求他做什麼?他是該怨我,他也是該恨我……我拋夫棄子,罪孽深重,如今,能讓我得以見到他,已經是上天的恩賜,我不該再有奢求的……”

轉而,向天乞求:“我知道,我沒資格求恕,我隻求,要報應就全報在我的身上,千萬不要累及展宏和翊航……”

說著,眼淚奪眶而出。

()夢轉乾坤係列之華衣決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見完顔鳳和可達已然率衆而至。但聽可達對完顔鳳道:“公主,這座黃金穀,雖然看似不大,但其地形詭譎,加上,今夜烏雲遮月,依我看,不如,就由我率兵入穀,公主你則在穀外坐鎮……”卻見完顔鳳擺了擺手,傲然的道:“想我完顔鳳,攻城略地,尚且如探囊取物一般,何況,這隻是小小一座山穀,更是不費吹灰之力!”可達還是不放心,再度進言道:“公主,宋人詭狡,那宗煊,更是個精通兵法的,咱們還是小心為上。”完顔鳳聽後,皺著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