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夢江湖1977 作品

第269章 傅老太君的閑話家常

    

娘是怕你,被人支使慣了,以後會更受欺負……”方青梅聞言,先是愣愣看著母親,轉而嬌嗔道:“娘啊!我纔不要嫁人,我要一直陪著娘……”翠芬笑歎道:“女大不中留……你也不要將話說滿……你瞞得了你爹,卻瞞不了你娘我……唉,雖然,我不贊同你爹對賴家的態度,但隻要你開心,你選他們任何一個,娘都會替你開心……”方青梅聽得是一頭霧水:“娘,你到底想說什麼?什麼叫選他們任何一個?選什麼呀?”翠芬不由己氣笑:“說你隨你...稽城城郊,

鏡心庵,

初冬,

佛堂內,雕花炭籠裡,火星點點。

空氣中,彌漫著暖意的同時,還有一股淡淡的木炭香味。

佛像前,傅老太君正自誦經。

……

佛堂外,但見楚青瀲,帶著傅天華到來。

候在門口的梁媽媽迎道:“天華少爺,楚姑娘,老太君在誦經。

不過,老太君事先說了,天華少爺來了,進去便是……”

說著,輕輕掀起棉質的門簾子。

傅天華遂脫下披風,交給梁媽媽後,走了進去。

就在他進門之際,隻見正在誦經的傅老太君,眼瞼微微一動。

……

且說傅天華,進入佛堂後,先是四處打量了一下,然後站到祖母身後不遠處等候。

他看著祖母的背影,以及她那一頭白發,不由自主的,在腦海中搜尋起幼時見祖母的情景,可惜太過模糊,並未有感。

他遂收迴心神,耐下性子,等候著。

……

話說,佛堂的構造,是經過精心設計的,它可以讓誦經聲、盤佛珠聲,以及木魚聲,迴旋於其中,不絕於耳。

……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傅天華有些沉不住氣了。

他雖自小習武,站馬步站一兩個時辰,不在話下,可現這麼幹站著,卻讓他感到有些難熬。

更何況,他本就是懷著複雜的心情來見祖母的,這更加劇了他心裡那股莫名的焦躁。

為求緩解,他扳動起了手指關節。

傅老太君似是有所察覺,嘴角掠過一絲笑意。

……

少頃,傅老太君誦經完畢。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此時,距傅天華進來佛堂,已將近過了一個時辰。

隻見梁媽媽,端著兩份茶水,掀起門簾子走了進來。

她將其中的一份茶水放到一旁的茶幾上後,就去伺候傅老太君用茶。

傅天華待祖母用過茶後,上前見禮道:“天華見過祖母,不知祖母今日召喚天華,有何訓示?”

傅老太君微笑著道:“也沒什麼特彆的事,就是尋常問問,你不用拘謹,就當是閑聊,坐下吧。”

傅天華微一欠身後,走到一旁的茶幾旁坐了下來。

但聽傅老太君問:“天華,回來了這麼些時日,可習慣了?”

傅天華淡然道:“宅子沒什麼變化,隻是人不一樣而已,也談不上習慣與否。”

傅老太君點點頭後說道:“對了,你的六藝,三位先生已經跟我說了,說你底子不錯,都能得心應手,他們教得也甚是輕鬆……這也是,源自於你早慧,本身又努力,與你而言,是優勢,卻也算是種負累,須知,慧極必傷……”

緊接著,她話鋒一轉道:“你也不小了,與你年紀相仿者,大多娶了妻室,你看你堂哥廷封,孩子都這麼大了呢……”

她說到此,不由麵露歡喜的誇贊起圓哥兒:“圓兒這孩子,乖巧懂事,她娘也挺會教……啊,有時候看到他,就會讓我想起,你小時候的樣子……”

傅天華聽到此,報之以淡笑道:“天華空度了這多年歲月,又做了些無用功,如今一事無成,暫無娶妻之想。”

傅老太君聞言,擺手道:“都說先成家,後立業,男兒誌在四方的前提,是家有賢妻,無後顧之憂……”

她說著,擡眼隔著窗欞,看著外麵道:“這年關將近,等開春了吧……等過了年,開了春,就給你張羅議親……”

轉而,她轉過頭來,向傅天華詢問道:“還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性情的姑娘呢?是端莊文靜的?還是活潑靈秀的?雖然說,這婚姻大事,都講究個門當戶對,不過,祖母可不是老頑固,隻要你中意,對方的家世如何,不重要……”

說話間,門外傳來楚青瀲的聲音:“老太君,午飯已經備好,您跟天華彆光顧著說話了,不如先去用午飯吧……”

傅老太君遂笑道:“對對對,你看看我,光顧著聊天,都忘了時辰,唉,不服老也不行了……天華啊,那咱們去吃午飯,邊吃邊聊,也熱鬧些……”

說著,站起身來。

梁媽媽遂趕緊從旁拿過龍頭柺杖,遞與傅老太君,跟著去掀門簾子。

傅天華見狀,便也站起身,從後跟隨。

隨著傅老太君拄著龍頭柺杖舉步往外走,那龍頭中的珠子即開始旋轉,發出一陣陣的嗡嗡聲。

對此,傅天華雖有些好奇,但並未有開口詢問的意思。

……

飯堂裡,

八仙桌上,擺著兩道冷盤,四道熱菜,及三副碗筷。

一旁的兩個紅泥小火爐上,分彆煨著酒和一鍋佛跳牆。

酒香和菜香交織著,彌漫在空氣中。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衆人進入飯堂後,傅老太君笑著對傅天華道:“天華,祖母這兒都是素菜,不過,給你準備了酒,是梁媽媽親手釀的果子酒……”

她說著,招呼道:“誒,都彆站著了……天華,青瀲,來,還不快坐下來吃……”

待三人坐定後,梁媽媽用布巾裹著手,從爐上取來酒,分彆給傅天華和楚青瀲倒了一杯。

然後,替傅老太君盛了碗佛跳牆。

楚青瀲遂端起酒杯,敬傅天華道:“來,天華,我先幹為敬。”

傅天華回敬後,亦一飲而盡。

但見傅老太君喝了口湯後,說道:“唔……剛纔在佛堂,說到哪兒了……噢,說到天華你,喜歡什麼性情的姑娘……彆怪祖母多嘴,依祖母看呢,像青瀲這般能幹又懂事的最好,身為傅家的祖母,自是得能獨當一麵的纔好啊……”

楚青瀲聞言,臉頰微一紅後,笑道:“老太君,看您說得,能幹又懂事的姑娘多得是,又不隻是我一個……最重要的,還是得天華中意……”

傅天華卻被祖母的那句,身為傅家的主母,自是得能獨當一麵的話,給戳到了隱痛,臉上掠過一抹不虞。

其實,對於此事,傅老太君又何嘗不是如鯁在喉。

當年,她替兒子議親,選中陳素蕊,也是看她才貌出衆,大方得體,兒子又喜歡,就想著,定能是個稱職的當家主母。

事實證明,起初那幾年,陳素蕊的確將傅家打理得井然有序,讓傅錦赫很是省心,傅老太君自是歡喜又滿意。

誰知道,陳素蕊在料理家中的大小事務上,從不含糊,卻偏偏就應付不了一個張巧紅。

傅老太君一想到起這件事,就生氣頭痛。

楚青瀲看著傅家這對祖孫的臉色變化,直感到飯堂裡的空氣逐漸冷凝,便想找話題來緩解。

但見傅老太君正色道:“男人三妻四妾,本無可厚非,你爹都有一妻一妾,你要學他,我這個當祖母的,也不會攔著,但是,不管怎樣,這妾室得是知根知底的,最好是妻家帶過來的陪嫁丫頭,斷不可從外頭找那些,來曆性情不清不楚的,傅家可不能再出個像張巧紅這般的禍害來啊!”

傅天華一聽到張巧紅的名字,就憤恨難抑,隻覺得背後的蝠形紋身有灼燒感。

他恨聲甩出句:“我不是我娘,不會任由她禍害!”

隻見傅老太君,在喝了口湯後,對傅天華說起了關於巧香和秀秀的事:“你知不知道,被你趕出靜苑的那個丫鬟,被張氏灌了海鹽,傷了嗓子,後又被張有材壞了身子,賣去了青樓,而另外一個丫鬟,說是得了失心瘋,送回家去了……”

傅天華聞言,略訝後,邊夾菜來吃,邊道了句:“天華隻顧在靜苑學六藝,哪管得家宅中事。”

傅老太君輕笑一聲後,點明道:“這是你跟張家兄妹的第一個回合,你算小勝,卻也因此露了些底,讓張有材知道了你在防他,不好對付,他的後招,定會變本加厲。”

傅天華隨即挑眉道:“既然要搗毀蜂巢,被蜂蜇幾口,在所難免。”

傅老太君聞言,未做置評,隻是催促道:“天冷,菜容易涼,快些吃。”

楚青瀲遂附和著道:“是啊,先吃飯,聊天嘛,來日方長。”

說著,分彆給傅老太君和傅天華夾起菜來。

這時,但聽外麵傳來幾個女童的笑語聲:“誒,下雪啦下了嗎?啊,下得好小啊!

瑞雪兆豐年,哈哈哈……”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小姐和傅公子那個時候,都還是孩子,又不太熟,又事隔這麼年,是沒什麼好見的……”她說到這裡,忍不住多嘴道:“啊,對了,那位傅公子,看著倒是跟公主挺熟稔的呢,一聽說公主在營裡啊,就吵著非要求見……”董月卿聽到此,不自覺的一蹙眉。跟著,她放下手中的藥材,詢問紫蘇:“他要見公主?那,公主怎麼說?”紫蘇尚未解其意,便如實的回道:“見了,還是由小敏姐姐,親自掀起帳簾,請傅公子進帳的呢……”董月卿聞言,臉上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