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夢江湖1977 作品

第1章 仙妖恩怨

    

賴澄山也一直感到莫名的心煩意亂,在書房裡來回踱著步。就在他擡頭看向窗外時,驚見天象有些異常。他忍不住掐指蔔算,結果蔔出一個兇卦。這時候,賴夫人過來找丈夫,見他一臉驚愕地跌坐在椅子上,趕緊上前探問:“老爺,你怎麼了?”賴澄山緩了個神後,歎道:“夫人,我們一直不願麵對的事,終究還是避不過了……”賴夫人聞言大驚:“老爺,當初不是說有他,暫時是……”賴澄山搖頭道:“那是治標不治本的無奈之舉,本來是想藉此爭...自盤古開天辟地、女媧捏土造人之後,仙、魔、人三界逐漸形成。

仙界衆神,自是至高無上,清修無為、逍遙自在。

人界的凡夫俗子,則基本是圍繞著生下來,活下去的六字定律而生。

然,既為凡人,免不了要受七情六慾之苦,貪嗔癡怒之侵。

魔界則處於三界之末,其中的妖邪精怪,就是靠吸收凡人的怨念、**來修煉,並以此為禍造孽。

仙界的諸神,倒不是沒能耐根除魔界,不過是秉持著,世間萬物,唯相生相剋,方有平衡的法度。

時值,王母壽誕在即,衆神皆為此而忙碌著。

且說南極仙翁雲遊在外,隻有一個受仙翁點化後,在他座下修行的梅樹精寒英,在看守洞府。

寒英雖然是精靈,又受過點化,但自修得人身,便是女兒身,自是愛美得很。

隻見她,正坐在仙池邊,打理著一頭秀發。

那如雲似墨的秀發,是寒英除內丹之外,最珍而重之的。

然,細看之下,那及地的秀發,卻並不完美。

其中,竟隱藏著一撮燒焦的斷發。

當她摸到那撮斷發時,即若有所思起來。

但看她玉手輕揚間,麵前便出現了一道光幕。

待寒英再度輕揮玉手後,光幕中呈現出一片梅林。

有幾個小孩子,正在一株梅樹下玩耍。

隻見其中一個小孩,將爆竹掛繞在梅樹上後點燃。

不料,火星濺開,燒著了樹身。

幾個孩子見起火,嚇得拔腿就跑。

這時,從遠處走來一名青衣書生。

他見梅樹著火,情急之下,竟然跑過來徒手滅火。

火倒是讓他給撲滅了,他手臂卻也因此被燒傷了。

他卻並未在意,拍了拍衣服後,轉身走了。

隻聽寒英喃喃自語:“你可是我的大恩人……若不是你,隻怕我早就灰飛煙滅了……掐指算來,已經是八百年前的事了……不過我相信,我一定會找到你的……因為,我已經在你手上留下了標記……”

說著,俏皮一笑。

正當寒英沉浸在遐想中時,隻見一道紅光,躥進了仙果園。

寒英有所覺後,回過神來,遂開始巡視仙果園各處。

她在一棵果樹的枝頭,發現一隻閃著紅光的蝴蝶。

她見蝴蝶色豔如火,又閃著光,便喜歡得緊,遂將其吸入掌中把玩起來。

就在這時,一名看守南天門的南天將,飛身而至。

寒英正想問他來意,卻聽他斷喝一聲:“大膽妖孽!

擅闖天庭!

罪無可恕!

還不快速速現形伏法!”

話音未落間,但見一道金色的龍形劍光,直射向寒英。

寒英躲過劍光後,當即直指南天將斥問:“喂!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妖孽吼誰呢?平白無故的,你幹嘛要攻擊我?我雖是個小散仙,但散仙也是仙啊!

也不是好惹的!”

她說著,就要給以還擊,卻聽手中的紅蝴蝶發出一陣哧哧怪叫聲。

跟著,隻覺掌中似火燒。

她一驚後,手一鬆,但見紅蝴蝶作一道紅光後,閃進了藏珍閣。

南天將當即要追進去,卻被寒英所阻:“藏珍閣隻有仙翁可以進!”

南天將嚴肅地道:“可現在有妖孽闖進去了!”

寒英得意地道:“那又如何?哼,無知小妖,不自量力!

不僅擅闖天庭,還敢來仙翁這兒搗亂!

藏珍閣內,處處是結界和法寶!

它就等著灰飛煙滅吧!”

南天將正色提醒道:“看這孽畜,已會幻化之術,修為已近千年。

此次來闖天庭,定有其目的。

寒英,你且讓開,本將要去擒下它才行!”

寒英卻仍是橫加阻攔:“昊辰,你既是南天將,守好你的南天門便是!

這是仙翁的府邸……”

可還未等她說完,昊辰就徑直往裡沖。

寒英不禁氣惱,當即亮出法器鐵骨梅花,跟昊辰動了手。

就在二人打鬥間,忽見藏珍閣內迸出一股五彩光芒。

寒英一見,大呼一聲:“糟糕!”

隨即便要沖進藏珍閣去。

卻見藏珍閣內飛出一隻鷹般大小、赤紅如火的蝙蝠。

隨即,隻見它慢慢化出了人形,並興奮大笑著:“成功啦!

我終於成功了!

哈哈哈哈……”

寒英又氣又著急,遂斥喝:“妖孽!

快把五色丹吐出來!

不然要你好看!”

火蝠痞痞地回道:“吐出來?吃都吃了,再吐出來,咦!

你不嫌惡心啊?”

轉而,他挖苦寒英:“嗬,你叫本座妖孽,你自己難道就是仙了嗎?你不就是株成了精的梅樹,在機緣巧合之下,被南極仙翁那老小子收錄門……不對,也不算收錄,你充其量,也就是個看守洞府的,有什麼好得意的……”

說話間,火蝠的人形已漸生成,隻是周身包裹著黑霧,尚自看不到樣貌。

寒英氣得不行,喝了聲:“臭蝙蝠!

看我不打得你滿地找牙!”

她正待要進攻之際,昊辰已然搶先向火蝠發動進攻。

但聽火蝠發出一聲尖厲的笑聲後,自戰袍中飛出一對帶著火焰的奇形的兵刃來。

隨著雙方交手,一場仙妖大戰上演了。

他倆打得是難分難解,可害苦了那些奇花異草,連帶仙池裡的金鯉也遭了殃。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寒英看著被刀光劍氣劈毀的仙樹,又是心疼,又是害怕。

遂大喊:“你們兩個要打,給我滾出去打!”

轉而,她反應過來:“不對不對,五色丹被那個妖孽給偷吃了,仙果園也被毀。

等仙翁回來了,我怎麼交代呢?不行!

不能讓他們跑了!”

她想到此,一振手中的鐵骨梅花,加入了戰團中。

昊辰本就氣寒英阻撓自己在先,現又見她插手其中,更為之光火。

於是,他邊與火蝠拚鬥,邊喝令寒英:“你彆礙手礙腳的,快退下!”

寒英則邊打,邊與昊辰鬥嘴:“要我退下?你憑什麼呀?”

說話間,火蝠的刀光向寒英襲來。

寒英雖然躲開了正麵一擊,但被削掉了撮秀發。

她立時心疼得不行,竟自握著那撮斷發哭了起來。

再說打得不可開交的那兩位,火蝠剛獲得五色丹,正急於要調息吸收,故無心戀戰。

昊辰卻是一副抓不住他死不休的架勢。

火蝠為求盡快擺脫昊辰,遂趁寒英失神間挾持了她。

可正當火蝠,想以寒英為人質突圍時,體內的五色丹出現排斥,令得他氣血逆行。

昊辰見狀,趁勢突襲。

火蝠在五色丹和昊辰的內外夾攻之下,真元受損,現出原形後逃遁。

且說昊辰,對火蝠是緊追不捨,竟一路追到了人界。

火蝠用聲東擊西法,將受損的真元藏入一墓穴後,以真身引開昊辰。

誰知,昊辰看穿了火蝠的伎倆,遂將計就計,留下身外身,將火蝠的真元封印在墓穴裡,真身則繼續追趕火蝠原形。

火蝠被昊辰追得慌不擇路,情急之下,躲進了一名貴婦人的披風裡。

昊辰苦於神劍不得傷害凡人,無計可施之際,聞星官召喚。

於是,隻得返迴天庭。

火蝠待昊辰離開後,折回墓穴去取真元,才知真元已被昊辰的身外身給封印了。

他恨得牙癢癢,卻又無可奈何。

於是,扔下一句狠話:“南天將,我與你生生世世,不共戴天!”

隨即,尋找隱秘處蟄伏去了。

天庭的淩霄寶殿上,寒英與昊辰正跪在階下,接玉帝給予的處罰。

但聽星官宣讀玉帝的旨意:“南天將昊辰,疏於職守,縱使妖孽擾亂天界安甯,罰其於迷離天思過。

散仙寒英,雜念難消,不思靜修。

看管南極仙翁府邸不利,導緻被妖孽搗亂。

罰其,脫仙籍下界為人,經受輪回之苦……

(未完待續)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已,斷喝一聲:“姓賴的,你又壞本公主的大事!”旋即,拔刀向其襲去。誰知,未待她沖到賴布衣的近前,就被一道無形的氣浪給撞得飛了出去。說是遲那是快,但見一條紫色人影閃電般而至,穩穩接住了完顔鳳,正是那位被尊為閣主的麵具女子。待她放下完顔鳳後,即以審視的目光,看向賴布衣。賴布衣卻似對二人視而不見,正自顧自的收功斂神。直到他睜開眼睛,發現二人後,也未予理會,隻是冷冷的側目瞟了二人一眼,便要離去。但聽那麵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