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望碧空晴海 作品

第1章 重生

    

林慕澄摘黃瓜的時候,跑到土坡邊上玩,一不小心就下去了。林慕澄去救茉茉的時候,本來抓住一截樹是掉不下去的。可在村裡人來救的時候,突然鬆了手。林慕澄抱著茉茉滾落到山坡下,引起了塌方。等孟海生趕來的時候,母兩人已經沒了呼吸。失去妻子和兒的痛,終於喚醒了好吃懶做的孟海生。在林慕澄和茉茉的葬禮上,孟海生當著村裡的人的麵斷了左手小指。他對著兩座新墳發誓,此生會為了他造的孽贖罪。此後的人生,孟海生憑著一雙手打下...2016年夏海川市

孟海生躺在病床上,他周圍站一圈人。

卻沒有一個跟他有緣關係的。

律師拿著他的囑正在宣讀。

他所有的產,包括他的全部捐出去。

孟海生微微閉著眼,安靜的等待死神降臨的那一刻。

突然,嘭的一聲巨響。

病房的房門被人用力撞開。

“孟海生你個卑鄙小人,就連死都的。”

早已經病膏肓的孟海生,聽到孟長嶽的聲音很想大笑。

可惜此刻他已經連笑的力氣都沒有了。

孟海生艱難的睜開眼,微微扯了扯角。

“孟長嶽,你跟我鬥了一輩子,終究還是要輸給我了。”

“我現在就去見慕澄再續前緣。”

“你可要好好活著。”

孟海生的聲音非常小,但孟長嶽卻聽得明明白白。

他眼目赤紅,想上前,被孟海生的保鏢擋下。

“孟海生,你不要得意,就算重來一世,你也不是我孟長嶽的對手。”

麵對孟長嶽的竭斯底裡。

孟海生心滿意足的看向孟長嶽,他已經看不清眼前人。

兩人為了已經去世的林慕澄爭鬥一輩子,甚至就算是死,也要爭一爭。

孟海生心中輕笑,他贏了,他死在孟長嶽前麵。

意識逐漸模糊,很快他連孟長嶽的大吼聲都聽不清楚。

孟海生再次閉上眼睛。

短暫的一生快速在他腦海中劃過。

孩時的純真,年時的叛逆,年後的沉穩。

曾經為了一口飯他去工地搬過磚。

發達後坐著私人飛滿世界飛,也不知道吃過多味佳肴。

但吃的再好,也沒曾經家裡一碗玉米糊糊香。

孟海生的一生很彩,同時也有很多憾。

林慕澄的影出現在他腦海中。

妻子林慕澄和兒茉茉,還有那未出生的孩子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憾。

恍惚中孟海生好似又回到過去。

林慕澄抱著茉茉蜷在泥土裡。

他想把茉茉抱出來。

林慕澄僵的手,卻死死抱著茉茉不鬆手。

時隔多年,這一幕猶如烙印一般刻在孟海生的腦海中。

突然口傳來一陣劇痛。

孟海生攥著被子的一角。

如果,如果可以重來。

他一定不再那麼混。

一定好好護著妻。

一定!!!!!!

1984年夏下山村

躺在涼席上的孟海生,猛然驚醒。

他熱得渾上下全是汗,猶如從水裡撈出來一般。

孟海生坐起來。

上一件已經洗的鬆散,略有些灰白背心。

一條軍綠短,還是用長改的。

眼前悉而又陌生的破舊屋子。

讓他有些恍惚。

當他的目看到炕邊掛著的日歷時。

孟海生的心臟猛的一疼。

他永遠都忘不了1984年7月6號這一天。

這是林慕澄和茉茉意外去世的日子。

孟海生來不及多想,哪怕這是一個夢,他也要去救林慕澄和茉茉。

屋外天剛矇矇亮,昨夜下過一場大雨,孟海生跑出門的時,腳下一。

咚的一聲重重摔在泥水裡。

他顧不上自己這一的臟。

腦海裡全是林慕澄和茉茉的模樣。

上輩子他昨天晚上出去打了一通宵的撲克。

把家裡僅有的十塊錢全給輸了。

今天一早他本應該去地裡摘黃瓜,拿集市去賣的,卻因為太困不想起。

林慕澄來他,還被他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

出門的時候,是哭著走的。

孟海生抹了一把混著眼淚的泥水。

隻覺自己難的連呼吸都不會了。

他毫不猶豫的給了自己一掌。

他以前怎麼就這麼混,林慕澄肚子裡可懷著他的孩子。

他怎麼就放心讓帶著隻有兩歲的茉茉,去菜地摘黃瓜。

當年林慕澄和茉茉慘死,除了意外,很大原因在他上。

他們家菜地在大土坡上,昨晚剛下過暴雨,土坡上的泥土略有些鬆。

茉茉玩心重,趁著林慕澄摘黃瓜的時候,跑到土坡邊上玩,一不小心就下去了。

林慕澄去救茉茉的時候,本來抓住一截樹是掉不下去的。

可在村裡人來救的時候,突然鬆了手。

林慕澄抱著茉茉滾落到山坡下,引起了塌方。

等孟海生趕來的時候,母兩人已經沒了呼吸。

失去妻子和兒的痛,終於喚醒了好吃懶做的孟海生。

在林慕澄和茉茉的葬禮上,孟海生當著村裡的人的麵斷了左手小指。

他對著兩座新墳發誓,此生會為了他造的孽贖罪。

此後的人生,孟海生憑著一雙手打下一個商業帝國,到他死的那一日,他不知道拯救了多個家庭。

可他散了的家,卻再也救不回來了。

回想起曾經的一幕幕,孟海生又給了自己一掌。

當初林慕澄鬆手放棄活下去的希時,得多絕啊。

孟海生拚死往村外跑。

熱的風從他耳旁呼嘯而過。

好不容易有重來一次的機會,他絕對不會重蹈覆轍。

孟海生平日裡遊手好閑,又不下地乾活,素質比前世不知道要差多。

隻不過跑了一刻鐘,他因為用力過猛,心臟一陣一陣的疼。

村子離著他家黃瓜地,最還有半小時的腳程。

他隻依靠兩條,肯定要耽誤事。

孟海生焦急的渾微微有些抖。

他一邊跑,一邊快速想著辦法,如果救不了林慕澄和茉茉,他回來又有什麼意義。

就在孟海生焦灼的時候。

村書記孟建國開著村裡唯一的拖拉機,往他這邊駛過來。

“海生,你這是怎麼搞的,一的泥。”

孟海生看到孟建國開的拖拉機,眼前一亮。

“建國叔,借你拖拉機我用一下。”

孟建國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孟海生就沖上拖拉機,一個用力把他下拖拉機。

“孟海生你是不是瘋了,這可是村裡的拖拉機,你給弄壞了,你拿什麼賠?”

孟海生一個油門踩下去,拖拉機突突突的往前沖。

“叔,我就用一下,一會給你送回來。”

“你個小王八犢子。”

孟海生本就聽不見孟建國的吼聲,滿心都是林慕澄和茉茉的安危。

被推下車的孟建國,看著拖拉機沖出去愣了一下。

村裡會開拖拉機的也就三五個人,孟海生是什麼時候學會開拖拉機的?

“孟海生你個小王八犢子,趕給我停下來,這拖拉機能是你的嗎?”

孟建國一路狂奔,去追孟海生。

下山村隻聽名字就知道,周邊全是丘陵山地。

孟海生開著拖拉機,走在崎嶇的土路上,由於速度太快。

他隻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快要顛碎了。

可這會兒他哪裡顧得上這些。

先去找林慕澄和茉茉纔是要事。

孟海生這一路上,簡直度日如年。

當他遠遠看到自己家那片黃瓜地頭,蹲著的小小影時。

孟海生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這口氣還沒撥出來,隻見茉茉突然站起來,朝著黃瓜地裡麵走去。

“茉茉。”

孟海生一聲大吼,恨不得立馬沖到茉茉邊。

等他跑到地邊,丟下沒有熄火的拖拉機,沖進黃瓜地,已經看不到茉茉。

黃瓜架有一米多高,孟海生看不到茉茉,整個人都要瘋了。

他一邊往土坡跑,一邊焦急的喊。

“茉茉?”

“孟海生,這邊?”

林慕澄略有些抖的聲音,從黃瓜地裡麵傳過來。

孟海生心裡咯噔一聲,心想壞了。

他懸著一顆心狂奔過去,一眼就看到茉茉站在土坡邊沿上,一隻腳已經陷在黃泥裡。

林慕澄被嚇的六神無主,正想上前去抱茉茉。

“慕澄,你別過去,讓我來。”

土坡邊沿土壤很鬆,林慕澄一個大人過去,肯定會踩塌的。

孟海生掃了一眼,見旁邊有不荊條,他一邊拽著荊條,一邊慢慢靠近把手向茉茉。

“茉茉,爸爸拉你過來好不好。”

兩歲的茉茉,瘦瘦小小的。

的腳陷在泥裡怎麼也拔不出來。

很是害怕的茉茉眼裡含著淚,都快要急哭了。

當看到孟海生朝出手時,臉上出一膽怯。

剛才還在眼睛裡打轉的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下來。

“爸爸,茉茉乖,茉茉不哭。”

小小的茉茉帶著哭腔,用力想要把腳從泥裡拔出來。

可陷的太深了,又沒力氣,哪裡能拔出來。

“茉茉不著急,你把手給爸爸,爸爸拉你過來。”

孟海生看到茉茉又掙紮起來,瞬間屏住呼吸。

此刻他的心已經麻木了,整個後背全都是汗。

這大夏天裡,他隻覺通冰涼。

子也忍不住微微抖。

一旁的林慕澄比孟海生好不到哪裡。

“茉茉,你別怕,媽媽在這裡呢。”

“爸爸要拉你過來,你把手給爸爸好不好。”

林慕澄盡量讓自己鎮定下來,這會如果了陣腳,茉茉可就危險了。

隨著林慕澄話音落下,孟海生又往前探了探子。

“媽媽,我怕。”

茉茉是真的嚇壞了,以往孟海生沒朝大吼大,在心中是極為懼怕孟海生的。

“媽媽在這裡呢,茉茉快手,讓爸爸拉你過來。”

“茉茉你不是想吃糖嗎?一會摘好黃瓜,爸爸去集市給你買糖吃好不好。”

一聽有糖吃,茉茉的注意力一下就被轉移了。

慢慢出滿是泥的小手。

孟海生糙的大手在握住茉茉溫熱小手的那一瞬間,心中好似有什麼東西猛然炸開。

“茉茉,慢點走。”

孟海生害怕嚇著茉茉,繼續溫聲安。難的睜開眼,微微扯了扯角。“孟長嶽,你跟我鬥了一輩子,終究還是要輸給我了。”“我現在就去見慕澄再續前緣。”“你可要好好活著。”孟海生的聲音非常小,但孟長嶽卻聽得明明白白。他眼目赤紅,想上前,被孟海生的保鏢擋下。“孟海生,你不要得意,就算重來一世,你也不是我孟長嶽的對手。”麵對孟長嶽的竭斯底裡。孟海生心滿意足的看向孟長嶽,他已經看不清眼前人。兩人為了已經去世的林慕澄爭鬥一輩子,甚至就算是死,也要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