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切隻是個意外

    

常,依然高冷的正常上下課。長長的鬆了口氣。如此看來,校草男神對那天晚上的事本不在意,又或者本沒有記住的長相。——一個月後,莫曉蝶拿著化驗單一臉愁容的從雨城第一人民醫院走出來!懷孕了!一次就中!安全期懷孕!這種低概率的事就被遇到了!就在莫曉蝶糾結這孩子要怎麼辦的時候,後麵忽然有人上來用黑麻袋套住,整個人片刻失去了意識……等醒來的時候,是在一艘遊艇上,眼前坐著華大的白富校花——盧欣欣。看到醒了過來,盧...雨城的五月,依舊小雨淅瀝,整個城市都籠罩在一片朦朧中。

某家星級酒店。

莫曉蝶全痠疼,嚨冒火的醒來,睜開眼,撓了撓頭發,很快被眼前的一切給嚇到。

床上,地上,到是撕爛的服,一片淩中目的盡是歡愉過後留下的痕跡。

還有陸晨旭就在旁邊!

陸晨旭,他們學校的男神校草,讓多人尖瘋狂!

斷斷續續的回憶湧的腦海。

昨天好像喝多了?

在酒店房間門口遇到了男神——陸晨旭。

於是,腦子一,以為是在做夢,就將對方拉房間,然後撲倒了他。

此時的陸晨旭臉上微微泛紅,似乎還陷沉睡之中。

莫曉蝶懊悔的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老天爺啊,都乾了些什麼。

這要是讓那些瘋狂的妹子們知道睡了華大的男神,恐怕要死無全屍了。

還有陸男神,整日冷冰冰的,一副高冷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他要是醒來看到了這樣的場景,豈不是要當場掐死自己?

想到此,莫曉蝶打了個寒戰,趁著對方還未醒來,輕手輕腳的穿上服,用外包住整個腦袋,隻留下兩隻眼睛,避開酒店監控溜了出去。

回到校園之後,做賊心虛的裝病在宿舍躺了兩天,陸晨旭那邊竟然一切如常,依然高冷的正常上下課。

長長的鬆了口氣。

如此看來,校草男神對那天晚上的事本不在意,又或者本沒有記住的長相。

——

一個月後,莫曉蝶拿著化驗單一臉愁容的從雨城第一人民醫

院走出來!

懷孕了!

一次就中!

安全期懷孕!

這種低概率的事就被遇到了!

就在莫曉蝶糾結這孩子要怎麼辦的時候,後麵忽然有人上來用黑麻袋套住,整個人片刻失去了意識……

等醒來的時候,是在一艘遊艇上,眼前坐著華大的白富校花——盧欣欣。

看到醒了過來,盧欣欣冷笑了一聲:“化學係莫曉蝶是嗎?”

莫曉蝶從地上站起來,還未走一步,就被盧欣欣後的保鏢給擒住。

“盧欣欣,我好像沒有得罪過你?”用力掙紮。

盧欣欣一臉憤怒的走上前:“沒有嗎?五一長假第一天晚上你做了什麼?”

費盡心機,好不容易纔給陸晨旭下了藥,沒想到卻便宜了這個滿臉青春痘的賤人。這個賤人藏的還真好,在監控範圍都是捂著臉,費了一個月才查到。

“我——”腦海中又浮現出撲倒男神的畫麵。

看著莫曉蝶一臉回憶的表,盧欣欣再也忍不住一掌甩了過去。

“怎麼?想母憑子貴以此要挾陸晨旭嗎?”拿出化驗單。

“我沒有!”莫曉蝶反駁。

這個盧欣欣還真是自以為是,以為誰都和一樣,看到陸晨旭就瘋狂嗎?

莫曉蝶雖然喜歡帥哥,但是卻不稀罕陸晨旭那樣的高冷直男,一點風都不懂,做他的朋友,豈不是要憋屈死。

“還,今天我就在這艘船上,讓他們打掉你肚子裡的孽種。”

說完,盧欣欣後退了幾步:“給灌墮胎藥!”

在這裡墮胎,盧欣欣這是想

謀殺嗎?

莫曉蝶找準時機,趁著旁保鏢接藥的瞬間,力掙鉗製,跑到窗邊,縱跳了出去。

突發狀況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盧欣欣幾步走到窗前,看著滔滔江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這裡可是水流最急的長江,就算莫曉蝶水再好,也難逃一死。

——

九個月後。

經濟閉塞的山區農村,村子最北邊一不起眼民房。

莫曉蝶雙腳戴著鐵鏈,眼睜睜的看著床上剛滿月的孩子被一個個抱走,卻無能為力。

“葉蘭蘭,你們不能這樣做,將孩子還給我!”用力的掙紮,鐵鏈被焊接在墻上的鐵鉤裡,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

葉蘭蘭居高臨下,一把抓住的頭發:“莫曉蝶,我爸媽半年前費勁將你從長江中救出來,就是想讓你給我哥當媳婦。沒想到,你不但長的醜,人也像隻豬,這一胎就生了九個,母豬一窩也沒你生的多,你可知道你這一個月子花了我們家多錢?”

想到錢,葉蘭蘭有些厭惡的一把將甩開。

莫曉蝶被甩在地上,顧不得疼痛,爬了過去:“你們放了我和孩子,我會想辦法給你們掙錢的。”

“掙錢?”葉蘭蘭挑了挑眉。

“多?我已經被國外的一所大學錄取了,你能給我一百萬的學費嗎?”

“一百萬?”莫曉蝶沒想到竟然獅子大開口。

葉蘭蘭冷笑了一聲,蹲在旁,用力拍了拍的臉:“你這頭豬生產能力還不錯,才七個月,不用去醫院就順利生下了九個孩子。雖然,那兩個虛弱的剛

剛斷了氣,不過,剩下的七個還是買了個好價錢。”

“你說什麼?”莫曉蝶突然發怒,低頭用力撞向葉蘭蘭。大寶和小寶死了?不可能!他們昨天還好好的,隻是虛弱而已。

葉蘭蘭猝不及防,結實的摔在了地上。

上的疼痛讓瞬間火冒三丈,抄起一旁的撣照著莫曉蝶就打了起來。

“你個賤人,竟然敢撞我。那些野種又不是我哥的,留著有什麼用。過了今天,你和我哥結婚了,看他怎麼收拾你。”

莫曉蝶抱著頭,四躲藏,卻怎麼也躲不開。

葉蘭蘭終於打累了,用手指著:“醜八怪,也不知道哪個男人瞎了眼才會睡了你,讓你有了孩子。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他,不然我怎麼會有出國的學費呢!”

葉蘭蘭離開之後,莫曉蝶躲在角落裡,雙手的抱住自己,失聲痛哭。

半年前,跳進長江,在力不支時被葉蘭蘭的父母救了起來。

從此,就開始了噩夢。

的大寶和小寶,那麼可的寶寶,就這樣沒了!

葉蘭蘭,我莫曉蝶發誓,此生一定要殺了你為我的寶寶報仇。

不知過了多久,鎖著的房門突然被人開啟。

葉大勇傻笑著走了進來。

警覺的後退到墻角:“你,你要乾什麼?”

“我媽讓我來和你服,睡覺。”葉大勇一生下來就是個傻子,三十多歲了還沒有娶到老婆。

說話時,葉大勇已經了自己的服,向莫曉蝶走來。

“我媽說,你的服也要,還讓我這樣著你。”葉大勇比劃了幾個

作。

莫曉蝶腦子飛快的轉,葉大勇是個傻子,連這種事都不會,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大勇哥哥,我的腳好疼,都流了。”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將腳了過去。

長時間被鐵鏈綁住的腳踝果然鮮淋漓。

“真的流了,疼嗎?”傻子葉大勇的心底還是善良的。

“好疼,你幫我開啟腳鏈好嗎?”

“我媽說,開啟腳鏈你會跑的。隻有我和你睡覺,你再生了孩子,纔不會走。”

“不會的,大勇哥哥這麼好,我不會走的。”

“真的?你不騙我?”

“我保證,絕不騙你。”

淩晨一點鐘左右,莫曉蝶打昏了葉大勇,功的逃離了這個魔窟。

沒有急著逃向村子後麵的大路上,而是跌跌撞撞的跑向村頭的一片槐樹林中。

葉大勇說,可憐的大寶和小寶被葉蘭蘭扔到了這個地方。

借著微弱的月,在槐樹林中四找尋孩子。

風吹過,前麵傳來了微弱的嬰兒哭聲,心頭一喜,跑了過去。

謝老天,大寶和小寶竟然還有微弱的氣息。

抱著孩子喜極而泣,然後向村子後麵的大路狂奔而去。

一定要趕快逃離這個鬼地方,否則,大寶和小寶就真的沒命了。

剛到大路上,就看到遠一輛小轎車飛速駛來。

這是最後的機會了,莫曉蝶一咬牙閉著眼沖到大路上大聲疾呼:“停車,停車。”

小轎車在麵前半米急剎車。

過車燈,看到了車上警車特有的標誌,整個人突然放鬆,抱著孩子緩緩倒了下去。

(本章完)到了男神——陸晨旭。於是,腦子一,以為是在做夢,就將對方拉房間,然後撲倒了他。此時的陸晨旭臉上微微泛紅,似乎還陷沉睡之中。莫曉蝶懊悔的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老天爺啊,都乾了些什麼。這要是讓那些瘋狂的妹子們知道睡了華大的男神,恐怕要死無全屍了。還有陸男神,整日冷冰冰的,一副高冷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他要是醒來看到了這樣的場景,豈不是要當場掐死自己?想到此,莫曉蝶打了個寒戰,趁著對方還未醒來,輕手輕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