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西紅柿 作品

第1章 地府

    

便是媧娘娘所造,悟八萬四千道,乃是三界中毫無爭議的至高無上第一存在。”“三界至高?”紀寧震撼。媧造人,媧補天,神話故事中早就聽說過了。“這幅圖,乃是一觀想之法,不過你卻堪不它的玄妙。”崔府君笑道,“雖然你將來天兵天將,也能得到觀想之法。卻也不如我這妙法,我現在傳你這一觀想之法,全你我這一場緣分。”“謝崔府君。”紀寧躬幾近到地。“也不必謝我,一觀想之法而已,又不是修煉法訣,又不是仙魔。”崔府君一指紀...“快點走!”

“你們都已經死了,都變鬼了,快點。”

“你是王爺?千萬子民、三萬鐵騎?人世間的王爺在我間地府什麼都不是!”

啪!

啪!

一個個高大魁梧的鬼兵滿臉猙獰,怒吼著揮舞鞭子打著,鞭子上閃爍著電,打在那些鬼魂上,特別那個囂著自己是王爺的鬼魂更是被了數十鞭子,的那一鬼魂都變得稀薄快要消散才停下。

“我應該已經死了,那……這裡是曹地府?”紀寧憑空出現,不由好奇觀察著陌生環境,便聽到那王爺的囂,這讓紀寧更生疑,“千萬子民?三萬鐵騎?地球現在是現代社會,哪有什麼三萬鐵騎?”

“快點!”前方那高大魁梧全泛著青的牛頭鬼兵盯著紀寧咆哮道。

紀寧順著隊伍前進著。

無數的白人影排一條條長龍,在緩慢前進著,每一條隊伍的末尾都會憑空出現一白人影,這些白人影有的搖頭嘆息,有的嚎啕大哭,有的囂怒罵,有的錯愕疑。

“我父是大雪山妖王,你敢打我!我吃了你,吼!”

“別打!”

“啊!”

這些鬼魂剛進間冥界還以爲自己沒死,一被打,不還憤怒囂,可很快就被打的明白過來……他們已經死了,任憑生前多麼風,死後都是一場空。

……

時間流逝,紀寧在無數鬼魂隊伍中已經走了很久了,他不敢說話,說話就會被牛頭馬麵的鞭子打,這般麻木的行走已經很久很久了,幸好鬼魂不知道飢。

在麻木走了很久後的一天。

“紀寧!”一道宛如雷聲轟隆的聲音,在天地間不斷震盪產生迴音,麻麻無數鬼魂們都擡頭看向天邊,紀寧也看去,隻見遠天邊有了一翻滾著的巨大黑雲,黑雲上站著的是一散發著黑的巨大牛頭鬼神。

這巨大的牛頭鬼神高約有萬丈,宛如巍峨高山,駕馭著黑雲,瞬間便從天邊飛到。

“紀寧。”巨大牛頭鬼神在高空黑雲之上,俯瞰下方,雙眸出兩道萬丈金柱,劃過長空直接籠罩過來,照在下方傻愣愣的紀寧上。

巨大牛頭鬼神雙眸出的萬丈金,直接在紀寧上一繞,紀寧便憑空消失在了隊伍中,那些普通的牛頭馬麵鬼兵們一個個都乖乖的不敢吭聲,所有的鬼魂們都於驚愕呆滯中,許久才反應過來。

……

無盡的黑雲高空中,萬丈牛頭鬼神正站在黑雲上。

他出手掌,手掌上正站著一個小不點——紀寧。

紀寧則完全懵了。

天。

一個高萬丈的牛頭巨神在麵前,自己在他掌心?

“紀寧。”牛頭鬼神俯瞰著手掌中的小不點。

“我奉崔府君之命,前來接你。”牛頭鬼神對著手掌上的紀寧說了聲,隨即一揮手,紀寧便被收進了一虛無空間中,巨大牛頭鬼神則駕馭著黑雲,瞬間消失在天邊。

冥界酆都城。

這是一幽靜的書房,書房有著一書架,書房正中便是一桌案,一名青袍中年人正翻看著書籍。

紀寧正站著。

“崔府君爲什麼要見我?”紀寧思索著,自己和這崔府君素不相識,自己一個小小凡人,哪認識什麼神仙,如果真有厲害的背景,自己上一世也不至於一輩子病痛折磨了,那這崔府君爲何派遣那牛頭鬼神將自己帶到這。

“召我,見了我又不說話。”紀寧不由觀察起這書房。

書房倒也簡單,牆麵上唯一的裝飾便是一幅畫。

“那是……”紀寧仔細看去,那是一幅子圖,羽飄充滿著自然的韻律,麵帶微笑比地球上寺廟的大佛更加讓人生出拜之心,幾乎是一瞬間,紀寧就完全沉浸在這一幅畫中,這一幅畫上的子,不管是麵容,還是長髮,還是羽,都有著非凡的魔力。

“哦?”坐在那的青袍中年人擡頭看了眼,驚訝看了看牆壁上的子圖,“沒想到,他也有如此悟。”

“醒來!”青袍中年人一聲輕喝。

紀寧覺自己空冥的思想境界瞬間破碎,完全被喚醒,他這才醒悟自己是在‘崔府君’這。

隻見崔府君此刻合上了書籍看了過來,紀寧頓時麵一變,因爲從他站的這一角度,能勉強看到崔府君手中書籍的封麵,正是三個字——生死簿!

崔府君看的是生死簿?

“我看了看你這一生。”崔府君笑看著紀寧。

紀寧一怔。

自己這一生?

前世的一幕幕場景在心中浮現,自己父親是一家生研究所的專案帶頭人,薪資極高,母親是一普通教師,出生在這樣的家庭本應該很好,可自己卻出生就患上絕癥,醫生更是斷定活到十五六歲就是奇蹟了。

於是,自己沒法上學,也沒法和同齡人在一起玩耍,甚至每天出去散步半小時都會覺得很累,孱弱的和病痛折磨,令自己孩時期很孤僻。而且早就在醫院聽到別人談論自己十幾歲就得死了,這種早早知道自己要死亡的恐懼,一直折磨著年的自己,令自己更加孤僻。

幸好!

幸好有書籍和網路。

書籍和網路,讓自己有了一個‘神的世界’,才讓自己避免了格的扭曲。過書籍和網路,自己瘋狂汲取著知識開始認識這一世界,眼界也逐漸開闊,心也逐漸變得寧靜,更加理平和地看待這個世界。

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更多悲慘的孩子,畢竟自己還有父母,還能吃飽穿暖。

而自己也在尋找自己的價值,總不能就這麼等死吧,活一世總得做出些什麼。於是,自己和父親索要了十萬元,藉助網路開始了打拚。本來是想讓自己的生活多點彩的,沒想到自己竟然還真做出了就。

數年時間,竟賺得钜額財富。

而絕癥的不斷加重讓自己明白,活不了太久了。而父母本無需自己照顧,這錢放著也是浪費,於是在死前,將這些金錢全部散去,給予需要這些的全國各地的窮苦病困的孩子們。

“我改變不了自己的命運,但是我能改變無數窮苦病困的孩子們的命運!”

這是紀寧心底最深的吶喊!

當捐掉所有金錢等死時,沒想到一次父母陪著在醫院外街道上散步,卻讓自己那般死去。

“生來苦難。”崔府君輕聲道,“苦難沒能扭曲你,反而使你發出驚人的力量,竟能賺得钜富,更難得的是……你將賺取的钜富都散掉!”

“十八歲,死。”崔府君慨,“能捨己救人,且是救一個陌生人,難得。”

紀寧道:“府君過譽了,我若是有很長的壽命,不一定會捨得那麼做,按照醫生所說,我最多隻能活三個月。以我不足三個月的壽命,換取一個小孩將來數十年的壽命,值了!”

崔府君一笑,隨即翻開手中的生死簿,輕聲卻蘊含著無盡威嚴:“紀寧,你一生,救超萬人,功德極大,六道迴,當……天人道!”

“天人道。”紀寧默默唸叨。

崔府君慨:“有大功德而天人道,在地球上能做到這一步更是難得,你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散盡钜富去幫助的盡皆都是孩,使你獲得大量功德。否則怕還進不了天界。”

“府君的意思?”紀寧疑。

“人生來並無善惡。”崔府君道,“孩多無善惡之分,隻是後天際遇逐漸令他們改變……你若是幫助年人,或許也幫到些善人。可善惡難辨,你若是幫到些惡人,反而會你功德削減。”

紀寧若有所思。

“生死簿原先所定,你隻能活到十六歲。卻因你功德加,活到了十八歲。”崔府君慨。

“什麼。”紀寧震驚,“難道生死簿所定,還能改?”

“當然能改,怎麼不能改?”崔府君笑道,“便是我,爲一人加壽百年也是易事。別說是生死簿……即便是上天要你死,也會給你一線生機。人的命運,先天所定命格乃是基礎,後天依舊可以更改。”

紀寧若有所思。

是啊。

古人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上天要你死,也會給你一線生機。生死簿所定隻是先天命格,後天自己依舊可拚搏。

“我相信功德多的也不,府君爲何單獨召見我?”紀寧問出心中疑。

崔府君笑道:“因爲,你我是同鄉啊。”

“同鄉?”紀寧一怔,“你也是來自……”

“對,用你們所謂‘現代人’的說辭,我也是來自地球!”崔府君一笑,“不過是隋唐年代。”

隋唐?

紀寧驚喜萬分:“我聽那些鬼魂說話,什麼王爺、妖王的,都不是地球人。”

“不是地球人是正常的。無盡時空,分天地人三界。”崔府君解釋道,“天,便是天界!地,便是地府冥界!人,便是人間界。這人間界有三千大世界、億萬小世界……三千大世界,每一個都是恢弘廣闊,仙魔現。而億萬小世界,每一個則要小的多,人口也稀無比,我們的家鄉就是其中之一。即便是我們的家鄉繁衍到如今,也數十億人口罷了。”

“每一刻,三千大世界、億萬小世界,都有無數死去的生靈鬼魂來到冥界!你說,冥界鬼魂會有多?”崔府君看著紀寧。

紀寧震撼了。

天。

三界?

這人間界更是大那樣,地球纔是億萬小世界的一個。作爲一個地球人,過去總以爲地球就是核心!可現在發現……地球僅僅隻是億萬小世界中的一個,都進不了三千大世界行列。一時間心中未免有些失落。

“三千大世界,億萬小世界,功德高的自然不。不過我同鄉中難得一個功德高的,你先天命格又弱,還能到這一步,很難得!恰好無事,便見見你這小同鄉。”崔府君笑道,“你即將投胎,我也給你說說這迴六道。”

“這迴六道,乃是天人道、修羅道、人間道、畜生道、鬼道、地獄道。”

崔府君解釋著,“其中天人道和修羅道,都是去三界中的‘天界’。”

“人間道和畜生道,都是去三界中的‘人界’。”

“鬼道和地獄道,都是去三界中的‘地府冥界’。”

“天人道,也就是你即將投胎去的這一道。”這話頓時讓紀寧仔細聆聽起來,崔府君慨,“這是最好的一個,你投胎進天界,將會是天地所生,爲天人。生下來便是先天生靈!天地所生纔有資格稱爲‘先天生靈’。”

“天地所生,不是母親生的?”紀寧驚訝萬分。

“當然。”崔府君笑道,“不然怎麼稱得上先天生靈,嚴格說,天地就是你的父母!”

“在天界誕生後,你們修煉速度驚人,可以輕易加天庭,爲天兵天將。”崔府君慨。

紀寧眨下眼睛。

天兵天將?

自己將來會是天兵天將?

“天人還有一優勢,待得你十六歲那年,你便會覺醒前世記憶。”崔府君慨,“這次見你,隻因你功德甚高,又是我同鄉。沒想到你一來我這……就能觀看媧圖迷,悟的確極高。爲了你能在天兵天將中出頭,我也幫你一幫。”

紀寧驚喜萬分,幫,怎麼幫?

“看這媧圖。”崔府君指著旁邊牆壁。

紀寧看去。

那一幅子圖竟然畫是媧?

“這上麵所畫,乃是至善至聖盤古神媧娘娘。”崔府君麵帶尊敬,“自盤古開天地隕落後,唯有媧娘娘能夠達到盤古的層次,媧娘娘能夠毀天,也能補天,甚至能創造生命。萬族中最有靈的‘人’便是媧娘娘所造,悟八萬四千道,乃是三界中毫無爭議的至高無上第一存在。”

“三界至高?”紀寧震撼。

媧造人,媧補天,神話故事中早就聽說過了。

“這幅圖,乃是一觀想之法,不過你卻堪不它的玄妙。”崔府君笑道,“雖然你將來天兵天將,也能得到觀想之法。卻也不如我這妙法,我現在傳你這一觀想之法,全你我這一場緣分。”

“謝崔府君。”紀寧躬幾近到地。

“也不必謝我,一觀想之法而已,又不是修煉法訣,又不是仙魔。”崔府君一指紀寧的眉心。

轟!

紀寧覺腦海中轟隆一聲,一尊巨大的媧顯現在腦海中。

“醒來。”崔府君看著紀寧,“記住,時常觀想,必能凝練魂魄。當然你馬上要去投胎,需喝孟婆湯,你這記憶會暫時消失,等你十六歲,纔會記得這一觀想之法。不過也夠了,足以讓你在天兵天將中出頭!有此觀想之法,隻是讓你的修仙之路多一點機會,想要天仙,依舊有重重劫難……萬你能就,將來我上天庭,你我也能相見。”

紀寧也是滿心沸騰。

天兵天將?

仙?

真是期待啊。

“去吧。”崔府君一揮手。

譁。

紀寧已經消失不見了。隻是後天際遇逐漸令他們改變……你若是幫助年人,或許也幫到些善人。可善惡難辨,你若是幫到些惡人,反而會你功德削減。”紀寧若有所思。“生死簿原先所定,你隻能活到十六歲。卻因你功德加,活到了十八歲。”崔府君慨。“什麼。”紀寧震驚,“難道生死簿所定,還能改?”“當然能改,怎麼不能改?”崔府君笑道,“便是我,爲一人加壽百年也是易事。別說是生死簿……即便是上天要你死,也會給你一線生機。人的命運,先天所定命格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