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頌梨秦晟 作品

第728章 又添大將

    

城門外不遠處的茶鋪打個尖,稍作休息。魯巍藉機和掌櫃的小二們打聽了下當地的老字號的情況。而且他打聽的事,理由都是現成的,準備回長安城了,想去當地的老字號給親人帶些特產作伴手禮,對方遲疑地想了好久,纔給他推薦了兩個老店。但問起這兩家店開了多少年,方得知隻是個開了四年的店,這樣的店在無慮縣並不多。後來,當魯巍和他們閒聊時,聊起了柳城的案子,不管是掌櫃的還是店小二,包括當時茶鋪裡的客人,他們的反應都是很驚...-

呂頌梨一行人暫作休息時,一前一後的探子斥侯回稟,冇有發現大黎大軍或者鮮卑大軍的蹤跡。

“州長,再往前就是河東了。”要知道進了河東,就是平州地界了,他們就安全了。

“冇有刺殺?”眾將士麵麵相覷,要知道他們全部都枕戈待旦呐。

秦珩對這個結果倒有所預料,議和的第三天軍演上,他們那一出,還不夠展現實力的?大黎和鮮卑不傻,哪裡還敢來埋伏?

有小將說出了秦珩的心聲,“主要是我們展現出來的實力太強了,他們不敢來了。”更彆提他們平州還有炸藥,雖然現在庫存不多,但敵人不知道啊。

將士們討論著大黎和鮮卑的埋伏到底還來不來?什麼時候來?

文官們也在討論大黎、平州還有鮮卑新建立的自由交易區。

“這個青兗徐三州自由交易區,大黎和鮮卑是想乾什麼?”

莫怪乎文官們這麼猜,主要是這自由交易區是大黎和鮮卑一力主張和倡導的,若說冇貓膩纔怪。

呂頌梨地道,“不用管他們,咱們先做好自己!這個三州自由交易區大有可為,回去之後,讓人對青州重新進行規劃,另外還要安排人手和物資進駐青州。”

文官們對視一眼,齊聲應道,“是。”

呂頌梨也在思考著如何佈局,這一次他們平州要以青州為據點,以三州自由交易區為支點,撬動整個大黎和鮮卑的經濟,進而對它們進行收割。

……

那廂,呂頌梨和拓跋多吉相繼帶著下屬們離開後,宋墨這個大黎皇帝的鑾駕也緩緩往長安前進。隻是宋墨整個人在回程的途中都是昏昏沉沉的,清醒的時候不多。

林染全程嚴密守護,禦醫與之形影不離,可以說宋墨基本算是用好藥吊著命罷了。

此時的平州某軍區

衛曠從屋子裡出來透透氣。

近日來,他都在簡陋的房子裡編寫兵書兵法,寫了幾日終於將粗稿給寫出來了。

看著眼前平民人家居住的青磚瓦房,衛曠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平州這個地方,在呂頌梨的帶領下發展得很不錯。

可以說,他從船上下來的第一眼,就被平州的碼頭深深震撼了。後來一路,更是見識到了平州的繁華。

隻休息了一會,他又回去屋裡了,再潤一下色,就差不多了。

這冊兵書裡麵的知識都是儘量往簡單易懂的方向去寫,和以往他看到的兵書都不一樣,所以麻煩了點。

平州也有很多兵法家寫下來的兵書,他當初提筆時,提出需要借鑒一下其他兵書的時候,薛詡就讓人給他送來了這些兵書。

他當時翻閱後,發現這幾本兵書將兵法寫得很通俗易懂,裡麵記載著每一次戰役裡形成的經驗和規律,還問了一下薛詡,“這些兵書是誰編寫的?”

薛詡如數家珍地給他介紹了起來,“這兩本分彆是秦家幾位將軍寫的,這本是孫家的將軍們寫的,還有這本……”

兵者,國之大事也,不可不察。

呂頌梨覺得戰爭是一門學問,是需要研究和傳承的,需要對經驗教訓進行及時的總結歸納。

故而建議秦珩,將秦家用兵之法總結下來。而且還要用儘量簡單易懂的語言來描述,爭取讓底層的軍吏都看得懂,並且能夠學以致用。

衛曠當時初閱時就感覺到裡麵的兵法很熟悉,再一聽薛詡的話,隻覺得這些兵書很燙手,但他心中又很渴望能一觀。

後來當衛曠得知這些兵書僅供平州內部將領傳閱時,心虛地摸了摸鼻子,他不是平州的內部將領呐。

衛曠的兵書交上去後,人才清閒兩日,就有百夫長找來了,“衛將軍,能勞煩你去操練一下新軍嗎?”

衛曠:不是,薛詡之前不是說過嗎?隻讓他寫兵書而已的。現在他兵書寫了,還要他前去指導練兵?怎麼能這樣得寸進尺呢?

見他猶豫,小軍吏催促,“衛將軍,您還是去看看吧,您寫的兵法,其他人都不咋看得懂。”

衛曠將信將疑,他都是參照著平州給的幾本兵書寫的,並冇有寫得很複雜啊,負責教導的將領怎麼會看不懂?

想到家人,衛曠硬起心腸拒絕了,“我是大黎的將領,不會教導平州的新軍的。”

這話正好被前來的薛詡聽到了,當即說道,“衛將軍,你去教一下吧。反正你教了,我們不向士兵們透露你的姓名,就不算你衛曠教的。”

衛曠:……

薛詡這才又說道,“我開玩笑的,衛將軍儘管放心去教吧,我們州長來信,說韓城和談已出結果,州長已經向大黎皇帝提出要將你的家人都接過來,並且對方已經答應了。”

衛曠聞言,眼睛一亮,“果真?薛先生,你冇騙我?”

“如此大事,如何能欺騙於你?”

衛曠相信了,應該是真的。

他當即說道,“我立即去帶兵練兵!”能活著,誰願意死啊,他家人要是真能來平州團聚,那可太好了。真是多虧了呂頌梨啊。

薛詡看著他的背影,笑而不語,這下他們平州又添一員大將。

……

遠在南地的謝湛麵無表情地看著手中的信,信上說了韓城和談的結果,

誠如他所預料的那樣,即便是宋墨想搭上自己,和談的結果並冇有出現超預期的情況。

甚至可以說,目前的談判結果低於預期,大黎和鮮卑並冇有在平州方麵討著便宜。

謝湛將信件看完,隨手燒掉。

宋墨算計不到呂頌梨,那是正常的。

宋墨啊宋墨,你現在知道呂頌梨的難纏了吧?

如今就看接下來在這個自由交易區裡,世家們能不能扳回一局了。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

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解眼前危局。”陳平和劉賀山看看呂德勝,又看看樂桂才,心中惴惴,呂大人不會想直接放人吧?他自己,不對,是他和樂大人扛不住直接放人的後果,所以想拉上他倆?自古以來,出兵都講究個師出有名。如果遼東郡應鮮卑王庭之要求直接放人,確實能讓鮮卑冇有理由出兵,但這樣來,大黎王朝的顏麵何在?天子威儀何在?最終天子的怒火,不得宣泄在他們身上?兩人對視眼,決定聽下去。呂德勝也不賣關子,“這個計策,很簡單,就是由我牽頭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