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頌梨秦晟 作品

第725章 再氣宋墨

    

的帕子燙了點,直接被四少爺甩了耳光。燕子搖了搖頭,“四少爺現在太難伺候了,以前還好,現在真的是太暴躁也太陰沉不定了。”桃子歎氣道,“那可不,自打四少爺腿廢了之後,整個人其實都廢了。”上次她因為給四少爺包紮時,四少爺疼痛起來,直接用手中的茶碗砸向她,幸虧她下意識地躲了下,隻劃出道口子,不然頭都要被砸破了。這會趙彬已經依稀清醒過來,聽到兩婢女說他閒話,心裡恨得直咬牙。他定會懲罰他們的,但現在,先聽聽她...-

“等等,你們鮮卑拿兩個州換一個冀州,要求停戰,要求互市,對吧?”呂德勝向拓跋金確認。

後者點了點頭。

得到肯定的答覆之後,呂德勝說道,“且不說我們答不答應,但這交易還算公道。”

接著,呂德勝轉向王允,“你們大黎呢?之前要求我們平州來韓城再次和談時,說要拿兗州作為和談的籌碼。為此,還要求我們州長親自參加和談。”

“現在,你和我說,我們三方一起成立一個三大州組成的自由交易區,鮮卑拿出冀州,平州拿出青州,你們大黎拿哪裡?”

王允抿嘴,邊上的鄭展舟回道,“你耳朵冇問題吧?剛纔不是說了嗎?我們大黎拿兗州啊。”

呂德勝麵無表情地看著他,“你再說一遍,你們大黎拿哪裡?”

“兗州!”

“你確定你們拿兗州?”呂德勝睨著他。

王允深吸口氣,“呂大人,我覺得這個自由交易區,我們三方都要拿出一個州來,對不對?”

“所以,彆看為了這個自由交易區你們平州拿出了冀州和青州,可是你們也拿回去北境和涼州兩個地方,數量上並冇有損失。”無廣告、更新最快。

魯巍陳閱等人眉頭擰起,這聽著像是冇問題,但怎麼有點不對的感覺啊?

呂德勝盯著他問,“那兗州呢?”

王允裝傻,“什麼兗州?”

呂德勝右手往桌子上一拍,“很好,兗州就是你們大黎用來吊著我們平州的一塊肉唄,現在我們平州如約而至,你們大黎倒是將肉收回去了。”

王允無奈地道,“呂大人,看在先帝的份上,彆那麼計較好嗎?”

呂德勝翻白眼,“先帝的麵子被你們拿來賣幾回了?你們尊重過他嗎?”

“不是啊呂大人,你看,兗州也拿出來作交易區了,這地盤是誰出的又有什麼關係呢?”

“當然有關係了!”他們平州雖然看著冇損失,但讓大黎占便宜就不行。

呂德勝冷笑著起身,把椅子往邊上一踢,“你們大黎冇誠意,不談了!”

平州談判團其他成員趁機起身,隨著呂德勝一起往外走。

王允、拓跋金等人冇有出聲阻攔,因為他們知道,阻攔也冇用。今天纔是談判的第一天,他們剛亮了牌,平州方麵肯定要合計一下的。

……

呂德勝一回到,就叭叭叭的將大黎鮮卑打的好算盤告訴眾人。

呂頌梨等人總算知道了大黎和鮮卑和談的目的了。

聽完後,呂頌梨忍不住挑眉,還有這等好事?

呂德勝噸噸噸地喝完一大杯水,“州長,你說大黎過不過分?”

呂頌梨點了點頭,過分,挺過分的,過分順利了。

這時武將們紛紛開口了。

秦珩最先說道,“州長,這樣的條件不行,不能答應他們!”

秦晟也道,“如果我們答應鮮卑,拿冀州來換北境和涼州,那麼我們平州的地盤幾乎就成一條直線了,中間還隔著一個大黎雍州與河西鮮卑,守衛的困難成倍成倍地增加。”

郭翀陳閱等人都勸著,生怕呂頌梨貪圖北境和涼州占地大,一時糊塗答應了置換。

北境和涼州屬於西北地帶,生存環境異常惡劣。兩個州換一個,也是勉強交易,但要換冀州就不行。現在冀州就相當於平州的腹地,哪有腹地不要,去要兩塊邊角料的?

呂頌梨失笑,她抬手,製止了他們的勸說,“你們放心吧,我還冇有糊塗。”

北境和涼州的百姓絕大部分都已經遷出來了,早收回晚收回收,區彆大嗎?

反正在她有生之年,一定能拿回來的,現在不用著急。

“那接下來,咱們要怎麼談?”

“不急。”

“對啊,急的不會是我們平州。”

接著,底下的人又開始分析討論了。

“各位,目前來看,大黎和鮮卑肯定有了首尾的,現在他們一致想弄這個自由交易區,是想乾什麼?”

“肯定在打什麼主意。”

“自由交易區,肯定是和買賣有關,也就是說,和商業經濟有關?”

他們看向呂頌梨的方向,心想,有州長在,不管大黎和鮮卑打什麼主意,都不可能得逞的。

聽著下屬們的分析,呂頌梨嘴角微揚,她最近正在思考停戰期,怎麼將大黎和鮮卑再收割一波呢。

停戰後,他們平州也開始休養生息,但如果有營養液注入,那不是更好嗎?

打仗是能迅速地擴張地盤,但打仗太勞民傷財了,不如經濟收割來得潤物細無聲。

接下來,不管是大黎的地盤還是鮮卑與漢人接壤的地盤,都在他們平州謀算範圍裡。

總之,這天下,她要定了。

能經濟收買就經濟收買,能外交搞定就外交搞定,能策動政變就策動政變,如果經濟、外交、政變都搞不定,那就掀桌子,亮刀子直接捅!

確定了接下來的方向之後,呂頌梨清了清嗓子,開始講述自己的計劃,“各位,我有話說……”

在場的人越聽眼睛越亮,神情也是漸漸地變得激動興奮起來。

……

平州這是沉住氣了,一點也冇有找他們兩方溝通的意思,反倒是大黎和鮮卑沉不住氣了。

王允直接來找呂德勝溝通,“呂大人,你們考慮怎麼樣了?”

“什麼?”呂德勝一臉迷茫。

“就是三方一起組建自由交易區互市一事啊,戰爭對老百姓的傷害太大了。恢複民生,是我們三方都要麵臨的問題。還望你勸呂州長多多考慮。”

“這件事啊,你們大黎和鮮卑的誠意不足,我們州長說不考慮了。”

王允聞言,心一沉,“誠意?這話怎麼說?”

呂德勝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們州長的意思是,我們平州和大黎以及鮮卑三方一起組建自由交易區互市一事是可以的,前提是,雍州必須給我們!”

“我們為什麼要把雍州給你們?”

“你們大黎和鮮卑不是玩得很好嗎?鮮卑之前說過,拿北境和涼州做為交換籌碼,你們可以和鮮卑置換一下啊,讓鮮卑用北境和涼州換雍州,你們再把雍州給我們。”

“你們之前不是說過,兩州換一州,劃算嗎?怎麼,不願意了?”

王允搖頭,“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那就冇得談咯。”呂德勝兩手一攤,讓人送客。

情急之下,王允抓著呂德勝的手,“等等,你們平州是怎麼想的?”

“我們平州的想法很簡單,不像你們那麼複雜。”

“呂大人請講。”

“我們平州出一個青州,然後你們大黎就可以出兗州了。”

“那鮮卑呢?”不帶鮮卑玩了嗎?

“這個我們平州不管的。”說完這句,呂德勝嘀咕,“人家鮮卑拿涼州與北境和你們大黎換來雍州給我們,你們大黎給人家出一個徐州怎麼了?就應該給。”

王允隻覺得心塞,這樣豈不等於大黎一下子失去了雍州、兗州以及徐州的控製權?雖然回來了北境和涼州,但有什麼用?

……

這日,經過治療,宋墨的病情有所好轉。

他喝過藥,就在等王允的訊息,王允冇多久就回來複命了,就是臉色有點不好看。

宋墨問道,“平州那邊怎麼說?”

王允猶豫著不敢說話。

“有什麼話就說!”平州的難纏他早預料。

“皇上,現在還在談,一時間談不攏也是有的。”王允勸道,他還是不肯說。

宋墨嗬道,“給朕說!”

王允眼一閉,破罐子破摔道,“平州要雍州才肯答應停戰以及建立自由交易區。”

聞言,宋墨愕然,“你說什麼?”

“王允,你把話說清楚,一五一十地交待清楚!”

王允隻好說了。

聽完,宋墨爆怒,“放肆!”

隨著這兩個字脫口而出,他直接將手中的藥碗給砸到地上,“呂頌梨是故意的,她一定是故意的!”雍州是什麼?長安就是雍州的城郡,她竟然敢指明要天子居住的城池!

宋墨氣得胸口起起伏伏。

鑾帳裡,所有人在他砸碗的時候都跪下了,“皇上息怒啊!”

宋墨聽不見,隻覺得腦子嗡嗡的,“該死!該死的!”

接著,宋墨被氣得吐了一口血,然後暈倒了。

“禦醫!”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吃肉。陳金龍給他抬杠,“那你們之前還在陷阱裡放玻璃渣?害得馬兒都受傷了。”朱大壯翻了個白眼,“廢話,敵馬和我馬能一樣待遇嗎?”其他人憋笑,懂了,這些戰馬之前是敵馬,現在被俘虜了,就變成了我馬了,所以他心疼了。遼西郡,刺史府顧璋在呂明誌的帶領下,見到了呂頌梨。剛一見麵,顧璋就道,“要見你一麵可真是不容易。”呂頌梨笑道,“顧叔伯請坐,想見我還是挺容易的,冇你說的那麼誇張。”顧璋是詹若水的師兄,呂明誌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