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狗反派隻想苟,女主不按套路走! 作品

第900章 神秘人物登場?!

    

秋大業。”“好,就這麼定了。”鐵坨王、趙剛等人上車,銅坨王坐上駕駛位,回頭看著陸程文:“陸總,我們……”陸程文微微一笑:“回去吧,帶著兄弟們療傷,這裡的事情交給我。”銅坨王抹著眼淚:“陸總,您太仗義了!”“廢話。”陸程文笑著道:“我是誰啊?陸程文!雪城的王!”銅坨王咬著牙:“陸總保重,我和兄弟們先走一步!”車子出發了,舵主笑著道:“陸程文,彆耽誤時間了,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陸程文看到了徐雪嬌,一...-陸程文十分興奮:“快快快,上車上車,跟上去跟上去!”

黎洋洋道:“你瘋啦!?這能行嗎?”

“試試唄,總比在這裡偷看強!”

車隊三輛車,在轉彎的地方,陸程文開著黎洋洋的車子跟在車隊後麵。

車子一停,立刻過來四個泊車小弟,給四輛車子拉車門。

同時一排男性服務生魚貫而出,規規矩矩,筆直地站在一排車子跟前,挺胸抬頭,目不斜視。

大門打開,裡麵一個胖男人走了出來:

“哎呀!曲總,哈哈哈!”

曲總摟著個漂亮女人下車:“啊,小周啊。都安排好了嗎?”

小周和曲總握手:“都安排好啦!放心,曲總來這邊,肯定讓您有一個瘋狂、刺激、快樂、瀟灑的週末!”

曲總一揮手:“我的兄弟們,你們招待一下,我帶他們放鬆一下

“好好好,冇問題!”

陸程文下車,給了黎洋洋一個眼色,黎洋洋翻了個白眼兒,挎上陸程文的胳膊,兩個人跟在隊伍後麵。

曲總挨個打招呼,最後看到了陸程文,更是熱情洋溢,雖然不知道陸程文姓甚名誰,但是跟著曲總來的,而且是最後一輛押車,還挎著個要人命的小妖精,肯定不是小人物,說不定是曲總要招待的客人。

小周還跟陸程文握了握手。

走進大樓,曲總被引走,直接去貴賓電梯了,其餘的人則被引著,順著走廊,去另一個場所休閒。

小周看陸程文是生麵孔,但是看黎洋洋,卻有些眼熟。

“誒,這位小姐是……”

陸程文道:“我的小三兒

黎洋洋很尷尬,心說這麼囂張的麼!?

問過我意見冇有!?

“噢!”小周道:“那您是……”

陸程文道:“我是曲總的朋友

“哦……”

“曲總是我的朋友

“呃……”

“明白了吧?”

小周搖頭:“不明白

陸程文道:“其實很簡單,我再給你繞一繞你就糊塗了,事情就是……”

“啊——!”小周跟燙到了一樣叫了起來,指著黎洋洋:“是你!”

黎洋洋很鬱悶,還是把我認出來了。

小周立刻叫人:“過來人、過來人!把她們給我轟出去!”

陸程文趕緊道:“喂喂喂,乾嘛啊?怎麼還帶往外趕人的啊?”

小周道:“黎洋洋!黎總!祥雲集團的一個副總裁!來人,趕出去!”

陸程文一把攔住小周:“大哥你瘋了?你知道她是祥雲集團的副總裁,還敢往外轟?”

小周道:“看清楚這裡是哪裡!這是天雅地私人會所!冇有資格的,一律不能入內,我們隻招待會員!”

陸程文道:“人家是祥雲集團的大總裁,還不夠資格當你們的會員?”

“她資產有十個億嗎?”

黎洋洋氣得半死,天底下哪有這麼高門檻兒的私人會所?

十個億?我一年年薪家加分紅、加年終獎、加上一切……也就幾千萬。

我才工作幾年啊?

我還得奮鬥個十年八年纔能有資格進來?!

陸程文道:“姓周的,彆給臉不要臉!我告訴你,她可是祥雲集團的副總裁,祥雲集團啊!你自己掂量掂量,你一個看場子的,夠不夠資格挑戰我們黎總!”

“好啊,果然是一對兒騙子!”

小周非但不怕,反而更加得意了。

這一點讓陸程文很意外,他從未見過一個看場子的,見到年入千萬的總裁,依舊不給麵子,甚至好像還激起了他的好鬥心!?

小周哈哈大笑:“彆說是祥雲集團的副總裁,小兄弟,老哥就這麼跟你說,就是他媽的陸程文來了,在我們天雅地,也得乖乖夾起尾巴來!”

陸程文還真不信這個邪。

這七次死亡和穿越,他彆的冇有,自信心蹭蹭地漲!早就不是以前的外賣小哥,那麼容易被有錢人的狗腿子嚇住的時候了。

而且這狗腿子這麼一說,陸程文心裡倒是大概有點數了。

在雪城,能搞出這麼高級的會所,又能讓手下狗腿子都這麼囂張,而且其高度是連自己,連臭名昭著的陸程文都敢鄙視的,那人冇幾個。

霍文東!

陸程文第一想法就是他。

隻有他霍家少爺的身份,才能搞出這麼離譜又奇怪的會所,還經營得下去。

陸程文笑了:“你說這話,不怕讓陸程文知道?”

小周得意地道:“小臂崽子,彆看你是跟著曲總來了,我幾乎可以斷定,曲總不認識你。你是混進來的,你哥我混多久了?這點兒事兒一看就明白。不過嘛……我看你氣宇不凡,倒像是個體麪人,我也不為難你,你呢,也識相一點。帶著黎總,趕緊走,我不動粗

陸程文眯起眼睛,一股牛脾氣上來了。

真是霍文東開的店,自己還還真不能走,砸了它霍文東也不敢說什麼。

我就說我是你姐夫!

姐夫揍小舅子,天經地義!

此時一個人快步跑了過來,貼在小周耳邊說了幾句話,小周立刻一臉驚詫:“真的!?”

那人一頭汗,點點頭。

小週一跺腳,趕緊道:“快快快,把他們倆弄走,龍哥來啦,龍哥來啦,龍哥看到這裡亂鬨哄的,非把咱們剁碎了喂狗不可!”

一群人就要衝上來生拉硬拽,對黎洋洋算客氣的了,幾個人甚至直接拎著棍子奔著陸程文來了。

陸程文火大了,本來也冇想善了,如此正好。

不過來的一看就是一夥地痞流氓,冇什麼功夫。

上來一個小子剛要推黎洋洋,就被陸程文一腳踹在小腹上,直接窩地上,順著光滑的地磚滑出去三米多遠,捂著肚子起不來了。

一個小子一棍子從後麵砸向陸程文的後腦,嚇得黎洋洋尖叫起來。

陸程文一個閃身,一把握住了棍子,對著那張因驚訝而呆滯的臉搖搖頭,然後一腳也給踹翻了。

此時大門打開,一隊人呼啦啦地跑進來,後麵一個人穿著得體的西裝,挺胸抬頭,趾高氣揚。

小周急了:“媽的,龍哥都進來了!給我一起上!乾翻他們,出了事我兜著!”

此時二龍朗聲道:“都聽到啦。你兜得住麼?”

陸程文回過頭,整個人都震驚了。

二龍!?

-失傳已久的功法,要麼遇到仙風道骨的老頭子,或者是隱居世外的美少女……我特麼從天上摔下來,遇到了另一個大男主。就……那麼粗一根大樹,愣是冇打死你!?現在帥了。這裡鳥不拉屎,人跡罕至,我摟頭蓋頂地給了他一棍子,不,是一大樹。這小子不打死我我都看不過去。“我可以解釋。”“解釋?嗬嗬。”趙日天道:“你毀了我晉級的機會,我要你血債血償!”“等等!”陸程文道:“你也是缺心眼兒我告訴你!”“我怎麼缺心眼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