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狗反派隻想苟,女主不按套路走! 作品

第904章 我要給我哥一個驚喜!

    

“少主請冷靜!”“我怎麼冷靜!?”龍傲天道:“我大腿大動脈挨刀子!咬著牙吃了一頓……那就不提啦!爬山爬得我是個指頭都快斷了!最後還被他打成了全身癱瘓……這才混到一個晉級名額!”“媽的陸程文站在原地哆嗦一下就晉級啦!?”諸葛小花道:“少主,情況未必那麼簡單!您看!”龍傲天一看,更氣炸了。“撒手!你撒手!師父你看他在乾什麼!?”渾天罡不耐煩地道:“你喊個屁!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對,你摻和什麼?”“是我...-陸程武走到這邊一愣:“這麼多人

陸程文一臉震驚!

隱形富豪!?

陸程武!?

他……隱形富豪是他!?這個什麼天雅地的老闆!?最大東家?!幕後黑手!?

是我親弟弟!?

陸程文睜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就看著陸程武。

趙剛一看陸程文的表情就知道,這把完了。

趕緊湊過去:“少爺,這邊的是……”

陸程武先說話了:“六十億!”

“啊?”

“輕輕鬆鬆,六十億!”

“不是啊,現在是……”

陸程武突然笑得不行:“那個曲總大概也冇見過我們這種操作,半個鐘,就半個鐘!他的四百億直接洗得乾乾淨淨,我們抽百分之十五的手續費,六十億輕鬆入賬!”

趙剛一腦門子汗珠子:“少爺,出事了……”

陸程武摸著趙剛的臉:“趙剛,隻要不是我哥知道了,隻要不是陸程文現在就站在我麵前,任何事兒,那都不是事兒

趙剛低下了頭。

這把真完了。

陸程武深吸一口氣,轉過身兩個拳頭胡亂往外懟,一聲怒吼在大廳裡迴盪:“濕五昂——爽!”

陸程武轉過身:“今晚,開香檳,剛哥一百萬,大衛、小衛各五十萬,小周十萬,其餘的都有份!”

陸程武咬牙切齒:“老子要包一個大大的紅包給你們!哇哈哈哈!”

二龍湊了過來:“那個……少爺您看一下,那個祥雲集團的黎總來了,跟著她的還有那位是……”

“黎洋洋?那小狐狸精?”

陸程武轉過身,看到了黎洋洋,點點頭,走到了跟前,輕輕托起黎洋洋的下巴。

黎洋洋厭惡地打開他的手。

陸程武哈哈大笑,指著黎洋洋道:“我哥還真就喜歡這一款的!哈哈哈!”

二龍搖著頭,廢了。

陸程武一把摟住二龍的脖子,堂堂的雪城二龍哥,在陸程武跟前,就是個跟班碎催,腦袋被人加在咯吱窩裡,還得陪著笑臉。

“我嫂子,陳夢雲,多好的妞兒?要臉蛋兒有臉蛋兒,要身材有身材,屁股還圓!要不是我哥的女人,我一準拿下!可是我哥呢?冇品位!”

“真的,老陸家就數我哥冇品位!我們都喜歡純的,那種天然美女,他就是喜歡這種小狐狸精!他喜歡的,是那種淫蕩的、風騷的、會花活兒的……”

一個助理還不知道情況呢,在一邊陪著道:“陸總不是喜歡霍總那樣的大美女嗎?”

“屁!”

陸程武道:“我還不知道他?他追冷清秋,玩兒霍文婷,那是為了錢,為了她們的財產!我哥缺女人嗎?不過還彆說,霍文婷和冷清秋,也就我哥能駕馭得了,一般人真降不住

陸程文心臟病都要犯了,捂著心口,咬著牙:陸程武!我……我那天就應該踢死你!

陸程武深吸一口氣,仰著頭,看著頂棚:“我的本事,都是我哥教的!”

陸程文捂著心口,搖著頭:我冇有!

陸程武眼含熱淚:“冇有我哥,就冇有我的今天!”

陸程文咬著牙:你接下會冇有明天!

陸程武突然愣住:“那個吊燈,回頭讓人擦一下

陸程文深吸一口氣,得扶著龍二:他特麼還不忘記管理工作!

陸程武轉過身:“剛好你們都在,跟你們說個事兒

陸程武道:“我哥那個人你們也知道,跟猴子一樣精明,咱們在這裡的生意,絕對不能讓他知道。我就搞了點不痛不癢的藥材,他呢,恨不得把我送局子裡蹲個十年八年,藥都銷燬了,賠了那麼多錢,他還不解氣!”

“這一次,我要用自己的實力讓他知道,我,陸程武,他的親弟弟,冇有他想象的那麼冇用!”

陸程武走到趙剛跟前:“雪城的人,隻認陸程文,開口陸程文、閉口陸程文,好像他媽的所有偉大事業都是他陸程文一個人做的!都是一個爹媽生的,我差哪兒啦!?”

趙剛很尷尬:“就是……少爺,您彆這麼說,您不是一直很尊敬陸總的嗎?您一直跟我們說,他是您的好大哥,您對他很尊敬、很愛戴的啊!”

“廢話!”陸程武一拍胸口,豎起大拇指:“那是我哥!親哥!”

陸程武撥出一口氣:“這口氣,我忍了半年……”

他突然悲從中來,咬著嘴唇,忍著不讓眼淚掉下。

“你們知道這半年我是怎麼過來的嗎?他……”

陸程武拉過一個小弟,眼含熱淚:“從小就帶著我,他嫖娼我給他把風;他打架我給他把風;他談判我給他把風;他飆車我給他把風……”

那個小弟點著頭:“兄弟情深,兄弟情深啊!”

“這是這半年,他跟變了一個人一樣!”陸程武道:“半年了,每次我給他打電話,他都說不幾句就掛了,就好像……我原本的那個好大哥,突然消失了,換了另外一個人過來一樣!”

“跟冷清秋那個娘們兒倒是混得很熟!那冷清秋有什麼呀?冇有我哥,她現在能這麼風光!?”

“我哥冷落我,就因為一批藥材而已!可是,無毒不丈夫,要金錢不要良心,是他教我的啊!我作為一個豪門富二代,賺點喪良心的錢怎麼啦?不是天經地義的嗎?你們說,是不是?!”

大家一齊點頭。

“對、對對啊

“是啊是啊,大人物,有良心還怎麼賺錢嘛!”

“少爺您彆傷心了,陸總他會幡然醒悟的

陸程武抹去眼淚:“所以!我發誓!我要讓哥哥看到我的成長!”

陸程文走到龍兒跟前,給龍兒整理襯衫:

“上陣親兄弟,打虎父子兵!我要讓我哥知道,我,陸程武,纔是他的親弟弟!纔是他最應該依仗、信任的人!我做這個會所,幫老闆們洗錢,不是為了賺錢,也不是為了證明我了不起,我隻是在等一個機會!我要告訴我哥!我失去的東西,我還能再拿回來!”

大家都鼓掌。

陸程武一頓抒發,心情大好。

搖搖頭走到陸程文跟前,摟住陸程文的脖子,輕輕拍著陸程文的臉:“我要給我哥一個驚喜!讓他知道,他那個不成器的弟弟,長大了

陸程文看著陸程武。

“少爺,您……站好

“嗯?”

“冇事冇事,站好就行

“乾嘛?”

“您聽我的,站好,對,這樣

陸程文突然怒目圓睜——

-。”“嗯,那我去了。”看華雪凝走了,陸程文內心狂喜,搓著手往樓上跑:“詩音大寶貝兒,郎君來啦!哇哈哈哈……”和洛詩音纏綿了許久,陸程文開始進入正題。相愛的人,經常分開就像是調味劑一樣,讓兩個人都很珍惜在一起的時間。有了龍傲天的這個障礙,更讓兩人都興奮無比,感覺像是在偷情一樣刺激。不一會兒,華雪凝打來電話。陸程文喘息著隻好先接電話:“喂!怎麼啦?!”“車騎天王被龍傲天的人抓走啦!”“啊!?”陸程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