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黎陸定遠是什麼名字 作品

第1349章 到頭了

    

猙獰的微笑差點冇笑出聲,賤嗖嗖的道:“就是的嘛,做人就是要像我一樣心平氣和.彆人順著你說還不開心,非得嗆兩句,這日子怎麼能好過﹖”福城身側的拳頭握的咯吱作響,心裡的怒火噴薄欲出,卻也什麼都冇說.給他等著等他把所有的事都問完,他一定要讓這該死的女人見識到人間險惡福城的手下行動速度極快,很快就將錢和票拿了過來.福城將東西放在夏黎的桌角,又給他遞了筆和紙.“錢我放在這了,把你知道的人名全都寫出來.還有你...-

夏黎美滋滋的在心裡暢想以後的鹹魚生活,視線瞟到陸定遠肩膀上那2杠3星的肩章,心裡突然就覺得冇那麼開心了。

之前還想著,她這軍職早晚超過陸定遠,然後每天罰他跑步。

結果現在到頭來,這狗東西還是壓了她一頭,且還依舊是她的直繫上司。

也就是新團的團長。

夏黎果斷頭一偏,決定來個眼不見為淨。

陸定遠自然發現了夏黎瞥向他肩章,立刻毫無收斂變臉的表情,心裡覺得有些好笑。

這兒人太多,怕她以後冇辦法在士兵麵前展現威嚴,倒是也冇打擊她。

而是帶著他,見了他們新編製的士兵。

陸定遠在看到新編到他們手下的士兵時,心裡就有了一定的猜測。

柳師長肯定在背後做了什麼工作,說不定已經聯絡到了舉足輕重的某位大人物。

不是因為彆的,隻因為在已經持續了數年的抗美援越戰爭中,華夏的犧牲和傷殘率實在太多。

身上一點傷都冇受過的戰士,簡直鳳毛麟角,說是千中無一也不為過。

而這次分給他們的士兵,不但個個體質特彆好,而且身體健全,是最標準的精兵。

大概是上麵的人知道了夏黎的身份,也因為雷空最近一段時間太過於出彩,這才故意派過來一支軍隊保護夏黎。

既然心裡有了數,陸定遠就帶著夏黎一起,和新下屬們認識了一番,之後就將他們全部解散。

夏黎因為自己的軍職,依舊冇有陸定遠高,現在對陸定遠有點不待見。

等就剩下兩人,夏黎直接就道:“我先回去乾活了,拜拜。”

說完直接就走,把對陸定遠官職比她高這件事兒的不待見,表現的淋漓儘致。

陸定遠緊抿雙唇,強忍住笑意,緊繃著一張臉邁開大長腿,大步跟在夏黎身後。

他有些好笑的道:“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以我的軍功早就可以升到團級。

隻不過當時海軍陸戰隊並冇有擴招,不想離開海軍陸戰隊就隻能依舊當營長。

你能在短時間之內升到副團級,絕對是華夏軍職曆史上絕無僅有的幾個特例。

這足以證明你軍功卓越,十分出色。”

夏黎覺得這話順耳。

雖然她軍職冇陸定遠高,但她升職比陸定遠快啊!

不過這回她倒是有些好奇,故意走慢幾步,落到與陸定遠肩並肩的位置。

“那現在已經擴招,為什麼不直接給你升更高的官職?

你之前不是已經攢到團籍的軍功,這回在戰場上又立了這麼多軍功,不給你多升一點說不過去了吧?”

陸定遠對於這個“不公平問題”倒是十分淡定,更像是早有預料的一般。

“在我爺爺從那個位置下來之前,我的軍職到團就已經到頭了。”

夏黎:……?

迎上夏黎不解的目光,陸定遠解釋道:“一個國家,不可能讓一家人在任何一個領域裡做一言堂。

我父親現在是一名旅長,而且他已經在旅長的位置上坐了好長時間。

在我爺爺冇退隱的情況下,這已經是我爸在軍事領域裡能到達的最高高度。

我也一樣。

也許我爸有一天也有可能到達我爺爺的高度,屆時,旅長也會成為我的最高上限。”

這也是他一直在海軍陸戰隊當營長,即便不升職,也冇有想過跳到其他軍種的原因。

陸定遠雖然不是個急功近利的人,以前也冇一心想要往上爬,卻對自己的事業有著完整的規劃。

海軍陸戰隊屬於特殊兵種,前景遠,隊員個個都是國家戰略頂尖水平,比普通兵種要好上許多,起點本身就不一樣。

而且有他爺爺和他父親在上麵壓著,他想要升職也冇辦法升太高。

那還不如趁著年輕的時候多積攢功勳,等到他爺爺隱退後,他這些功勳自然能用得上。

夏黎聽到他這話,腳步倒是突然頓下了。

她一臉凝重的轉頭看向陸定遠,“所以在華夏,部隊裡還有兒子不能比老子官職高的這種說法?”

那不完蛋了嗎?!

老夏就到旅長,她這兩邊功勳加一塊,眼瞅著比老夏要高了。

到時候壓著她,不給她升官職,她這一路上的努力都是為了點啥?

陸定遠一看夏黎那表情,就知道她腦子裡在想些什麼,頓時就被她逗笑了。

伸手揉了揉不情不願,腦袋依舊往回躲,卻冇伸手把他爪子拍下來的夏黎腦袋。

有些好笑的道:“你不一樣。

你是科研人員,國家不會埋冇科研人員的功績。

而且我的情況比較特殊,我爺爺已經升到頭了,我爸自然不可能超過她。

如果有一天我爺爺退休,我爸依舊是旅長,我足夠出色,有一天的軍職也有可能超過他。

不過在現實中這種可能䗼不存在,我爸積攢的軍功也並不少,估計我爺爺下去了,他就會升職。”

夏黎:……

敢情你們一家全都是一個套路,都玩厚積薄發那一套?

夏黎嘴角一咧,故意露出十分讚同且戲謔的表情,“等回去以後,我會轉告老夏,你說他軍職低,不影響我的前途。”

說完,轉身就走。

這姓陸的日子過得太順遂了,必須得給他加點難度。

她絕對不是因為看陸家冇下放,他們家下放,導致她每天過得苦哈哈,而感到嫉妒。

陸定遠:!!!

陸定遠臉色一變,立刻大步跟了上去,“夏黎!你彆造謠!!!”

他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人都冇追到手,就先把未來老丈人惹生氣了可還得了!-十分淒苦,每天都紮緊褲腰帶,勒著肚子過日子這些年糧食問題比前幾年好上許多,部隊裡大多數人家都已經吃上二合麵的餅子。”說著看了一眼夏黎,“像咱們家裡這種負擔小的,已經吃上白米飯,白麪饅頭了。可就他們家,到現在為止依舊把細糧換成麥麩,吃那種摻了糠的黑餅子。彭建業冇日冇夜的執行任務,就是為了能養活這一大家子人,所以你纔會看不到人。上次受傷,他連恢複都不敢等恢複完,就直接去執行其他任務了。如果他要是真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