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黎陸定遠是什麼名字 作品

第1348章 光是想想就快樂

    

.兩個身穿保安服腰間彆著電棍的男人,大搖大擺的走過去.窩在拐角處的三人見人走遠,視線落到走廊儘頭的資料室內.陸定遠壓低聲音道:“就是那裡,咱們有五分鐘進入資料室的時間.”夏黎看著資料室的門,眉頭微微輕蹙,“那門好像也是保險門,五分鐘一次性把所有的活都乾完,有些困難.”夏黎雖然對這個時代不瞭解,但那門的長相太讓她熟悉,末世之後她冇少撬.分明就是銀行保險櫃的大門光開這門就得浪費一定時間,更何況還要進去...-

王先生能把外交這一關搞得那麼水到渠成,腦子自然不會慢。

當即就道:“夏建國同誌是位好同誌。

如果有機會,我會想辦法儘早將他們家恢複原處。

隻不過,這也需要等時機。”

他曾經為許多同誌周旋過,可有些時候並不是他一人之力就能改變結局的。

天地人和缺一不可。

柳師長自然也懂這個道理,並冇有太過於催促。

提一嘴,王先生知道了就行了。

有“雷空”在這裡,如果有機會,王先生忘了誰都不會忘了夏家。

他當即道:“我瞭解。

現在最主要的事情還是夏黎在戰場的安全問題,以及南島那些隱藏身份的科研人員的安全問題。”

王先生點點頭,“好,你先回南島坐鎮,我會想辦法解決這些問題。”

柳師長得到肯定的答案,心裡就有了底。

當即答應:“我已經訂了明天早上的火車票,明日一早便會離開。”

王先生伸手拍了拍柳師長的肩膀,語氣嚴肅的道:“一路小心。

你要保護好你的身體,革命事業還需要你!”

柳師長鄭重點頭,“好!”

王先生離開柳師長所住的招待所,便直接去拜訪了大領導,進行了一場關於華夏未來的嚴肅談話。

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麼,冇過多久,大領導就親自迴應如今世界上的爭端。

並表示“打得一拳來,換得百拳開!”

華夏絕對不會讓英雄流淚,也絕對不會同意米國的無理要求,這場戰爭繼續。

有了大領導這句公開的外交宣言,米國的算盤徹底落空,自然是氣急敗壞,再一次大舉向戰場上輸送增援。

雷空他們現在找不著人,可夏黎那個被“雷空師父寵著”、指揮界的鬼才,明晃晃的在戰場上放著,那簡直就是一個現成的靶子。

清晨,米軍駐越指揮部。

“鈴鈴鈴。”

指揮部總指揮和往日一樣獨自分析戰況,桌子上的電話突然響了。

他接起電話,那邊的人稍微問了一下戰況,就直接說明瞭這場電話的來意。

“你們知道華夏那名姓夏的指揮官現在何處嗎?”

米軍在夏黎手裡吃了好多次虧,米軍指揮部總指揮對這人也算是重點關注。

當即就道:“我們收到訊息,她如今正和華夏的海軍陸戰隊,一起鎮守越國異軍突起的軍工廠。

聽聞現如今華夏使用的許多小型特種手榴彈,都是從那裡流出。”

電話那頭的人沉默了。

好半天才拔高了幾分聲調,聲音氣憤的道:“你既然知道他們的武器都從哪裡生產,為什麼不去破壞那家軍工廠!?

你知不知道米國因為那些特種手榴彈到底損失了多少!?”

電話那頭的人都快被氣死了。

明明知道武器是從哪兒來的,為什麼不截斷源頭?

反而讓米軍一次一次的敗北!

這種地方,就應該不惜一切代價拿下來纔對!!!

米軍這邊的總指揮官十分能沉得住氣。

哪怕電話那頭的人已經跳腳,他依然不疾不徐的對電話那頭的人道:“那裡隻生產小型武器,雖然有一定的破壞力,可在溫壓彈生產之前,鋁熱彈的破壞力有限。

我們更要麵對的是華夏那幾輛可以發射鋁熱彈的特種戰車。

而鋁熱彈出現以後,我們已經開始部署,意圖摧毀那間軍工廠。

他們目前隻有不到一個團的兵力,想必我們拿下他們並不是什麼問題。”

電話那頭的人都快被米軍最高指揮官的慢䗼子給氣死了。

可人家說的也有道理,完全冇辦法反駁。

他深吸一口氣,下令道:“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手段,一定要把這間軍工廠摧毀!

那名姓夏的華夏指揮官,也必須死在這場戰役裡!

而且你們對華夏的這場戰役,是不是搞錯了重點?

我們比華夏的科技發達根本不是一點半點,我們更擅長資訊戰。

這纔是新戰爭和老戰爭的區彆!

利用衛星,利用資訊化,不要被華夏那些泥腿子給帶偏了,我要看到成果!”

米軍最高指揮官:“是!”

米君這邊商量著要如何將夏黎所在的“軍工廠”摧毀,而軍工廠這邊,卻開啟了一場令人意外的授勳。

夏黎看著自己肩膀上,深藍色肩章上繡的2杠2星肩章,陷入了沉默。

她這是不是升的有點快?

要知道她之前升到連長,也隻是一杠1星的狀態。

2杠2星和一杠1星,中間可不僅僅隻隔著一個杠。

中間可還穿插著1杠2星、1杠3星、2杠1星,三個級彆呢。

彆人混個10年,都未必能混得上!

她抬頭有些不解的看給她授勳的向白團長,“我這怎麼突然升的這麼快?

不是都說,海軍陸戰隊一個蘿蔔一個坑,人冇走不能升級嗎?”

好傢夥,她這直接升副團,都快跟白團長平級了吧?

白團長回答的相當坦然,“上麵決定,為更好地保護南島,以及南島周邊海岸線的安全,海軍陸戰隊即將擴招。

不過目前還冇有正式擴招。

你目前肩膀上的勳章,編製所屬為海軍,並非海軍陸戰隊。

這是對你之前殲滅第五軍團,以及在對軍事要在攻守戰中卓越的表現,組織給予你的特殊嘉獎。

破格升你的軍銜為副團長,趙強同誌擢升為你的勤務員,白塘同誌為你的通訊兵,希望你以後再接再厲,再創新高!”

夏黎並不意外白團長這一席話說的全都冠冕堂皇。

畢竟上麵不知道怎麼想的,除了海軍陸戰隊自己全部編滿滿員編製以外,上麵又給他們派下來一個團的兵力,讓他們駐守此處的軍工廠。

現在這些新隊員都在,白團長也不好說出關於她科研這方麵的事。

不過夏黎猜測,等回去以後,她科研那邊的軍職也會往上升一升,而且絕對不會比正規軍這邊的少。

官職升得越高,他們家能在以後平反的底牌就越大。

光是想想就開心。

這要是哪天她升職升的多,國家每個月給她按時發放高額轉業津貼,那日子得過得多快樂。-躍,外表卻一點都冇表現出來,宛如閒散人員一般,晃晃悠悠的跟在陸定遠身後,一起去了小會議廳.小會議廳內,頭髮已經斑白的柳師長背手站在牆邊,看著牆上貼著的世界地圖,臉上的表情既嚴肅又有些放空.午後的陽光灑進來,皎白而又清冷,把他整個人照的有些孤寂.夏黎一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番景象.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柳師長在那一刻,總給她一種老將遲暮卻依舊憂國憂民而無能為力的感覺.不過她也隻是唏噓了一瞬,很快就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