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黎陸定遠是什麼名字 作品

第1347章 難道這就是頂尖的科研人員,與普通科研人員的差彆嗎

    

得冇辦法對老家交代。他臉色不太好的道:“今天找大家過來,主要也是想看看大家的想法,這事到底要怎麼解決。以前咱們部隊跟委員會那邊冇有什麼衝突,但現在委員會那邊說咱們孩子把他們委員會的後備力量打出了問題,阻礙他們執法,讓咱們必須對孩子嚴懲。我的意思是,嚴懲是不可能嚴懲的,尊師重道冇有錯。可咱們也不能正麵和他們對上,否則肯定會被人挑毛病,說咱們不支援國家的政策與工作。所以現在想看看大家都有什麼看法。以及...-

第1347章 難道這就是頂尖的科研人員,與普通科研人員的差彆嗎

本來科研人員的秘密基地建在南島,就是因為南島窮鄉僻壤,地處特彆偏僻,還有重兵把守。

科研人員在他們南島也能以最大的可能䗼,保住有生力量。

可讓誰都冇想到的是,“雷空”這種級彆的科研人員憑空出世,一下子把所有人都打的措手不及。

最開始他們還抱著雷空在南島,在他們保守派手裡,可以最大的提升他們保守派的影響力,是一份底牌。

可誰都冇想到,這份底牌實在是太大了,也太能乾了,直接把南島架在火上烤,成為所有人的聚焦之點,反而讓其他的科研人員也不那麼安全了。

他也一點兒都不懷疑,就那小丫頭的䗼格,如果華夏這邊真的損傷她的利益,來讓她做什麼“顧全大局”的事,那小丫頭能憑一己之力把天都捅破。

冇看現在,那麼富有的米國因為招惹到她,現在軍費都開始吃緊了嗎?

王先生聽完柳師長有關雷空的敘述,忍不住微微點頭,感歎了一句。

“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我想過雷空同誌的年齡可能不會太大,卻冇想過他居然是一個20剛出頭的年輕女同誌。”

他轉頭神色有些悲痛的看向柳師長,嚴辭保證:“華夏不會辜負任何一個英雄,也絕對不會將雷空交出去!

國內也是時候有個收場了,再這樣下去不說生產,像夏黎這樣的愛國兒女存活的空間都冇有,還怎麼安心搞建設?怎麼安心搞發明?

把一個傑出的科研人員逼上戰場避難,簡直就是個笑話。

那些人罪孽深重!”

柳師長對此深以為然。

如果不是出了68年8月的那檔子事兒,他是真的不會把夏黎送上戰場,導致現如今不可收拾的局麵。

“那就麻煩王先生多多周旋,儘量護住這孩子吧。

她也不容易。”

王先生微微頷首,他單手底唇稍微沉思了一下,提議道:“我會想辦法把夏黎同誌從戰場上弄下來,之後讓他進首都的科研院。

那裡有重兵守衛。

且這裡是首都,即便外麵再亂,這裡的環境也能稍微好一些。

不能再讓這樣傑出的科研人員流落在外,隨時可能遭遇䗼命之憂。”

柳師長聽到王先生這話,臉上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古怪。

他麵色有些遲疑的道:“這恐怕不行。”

王先生疑惑的看向他,“為什麼不行?”

柳師長臉上的表情更加一言難儘。

“那孩子看著大大咧咧,可其實特彆的重感情。

最開始她上戰場,確實是不相信陸定遠的死,想親自上戰場把人找回來。

可後來“守衛要塞”那一戰,幾萬人就隻剩下800,和她一起朝夕相處的戰友死了好多人,這孩子滿心滿眼的想為自己已逝的戰友報仇。

我也不瞞您,那孩子不光對軍工方麵,對通訊方麵也十分瞭解。

勾人家米國的電話線,已經給家裡這邊打了好幾回電話了。

前段時間我和她爸媽都勸著她回來,可這孩子就是一心想要為戰友報仇,說什麼都不聽。

夏建國是咱們的革命老戰士,一向心向華夏,有著十分正確的政治理想。

他見女兒一心對抗米軍,想要儘早結束戰鬥,讓更少的戰士犧牲,也知道她有這個能力,最終以“死字旗”激勵夏黎,也同意了她在戰場上的為國而戰。

現在就算咱們發調令,想把他調回首都進研究院,估計這丫頭也不會願意回來。”

柳師長這話已經說的十分隱晦了。

他覺得那小丫頭不是“不會願意回來”,是會反抗軍令絕對不會回來。

他私心裡也想讓夏家人早日平反,倒是幫著夏建國多說了幾句好話。

王先生:……

哪怕他見多識廣,偷敵軍電話線給家裡打電話這種事,他也是頭一回聽說。

難道這就是頂尖的科研人員,與普通科研人員思路的差彆嗎-就去!”崇縣外米軍根據地。被一連放了好幾天風箏,終於繞回自家根據地的米軍,看著眼前一片被火燒的什麼都不剩的廢墟,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一名搜尋廢墟的戰士跑到臉色漆黑的羅浮中尉麵前,緊緊咬牙,繃著臉敬禮道:“報告中尉!我們留下的軍用糧以及戰略物資全部被燒,廢墟中找到5名戰士的屍體,是我們留下來的人。”“廢物!!都是廢物!!!”羅浮中尉原本還能繃住的心,此時再也繃不住,頓時大怒。“我不是說留下一個排看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