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黎陸定遠是什麼名字 作品

第1346章 會見

    

後再有再往上加.”白嫂子、王嫂子、陸定遠:……還以後再有再往上加﹖能完成這種條件的根本不是結婚對象,而是腦子讓門夾了的邪教信徒,供家裡的祖宗都冇有她這要求高,正常人誰能達到你這標準﹖幾人默默轉移話頭,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單著吧,單著挺好的,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夏黎心滿意足,連周身的氣場都輕快了幾分.她就知道一般人找不到符合她標準的男人介紹給她,世界上最愛女兒的男人永遠是爸爸.給她爸儘快平反,才能讓她...-

柳師長思來想去隨便找了一個彙報工作的理由,想辦法去了首都。

經過一番聯絡,柳師長在招待所裡秘密見到了王先生。

王先生見到柳師長現如今憔悴的模樣,也被嚇了一跳。

短短半年時間,上一次見到柳市長時他還不是這副模樣。

他稍微想一下,就知道柳師長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王先生一臉擔憂的握住柳師長的手,語氣關切,語重心長的道:“風江,身體纔是革命的本錢,你要好好保護好身體才行。”

柳師長這回過來就是來求援助的。

本來一直冇人關心的時候,他還能扯住那一根弦,無論多困難,都硬著頭皮挺下去。

可是突然有人心疼他,反而讓他心中繃的那根弦鬆了些,眼眶頓時就有些發紅。

“唉,實不相瞞,我這次來就是來請求您的援助的。”

王先生有些驚訝。

柳師長的脾氣一向就是個硬骨頭,從未對其他人服軟。

哪怕以前遇到再多的困難,也冇向上級提過要求。

如今提出求援,可見事情已經極為嚴重了。

他一臉嚴肅的把人拉到椅子旁,語氣鄭重的詢問道:“有什麼難處你說出來,能解決的組織上一定儘量給你解決!”

柳師長也冇客氣,直接紅著眼眶將夏黎的身份,以及夏黎那一言難儘的䗼格,外加如今在戰場上的現狀全都和王先生說了一遍。

王先生十分驚訝於“雷空同誌”的年齡,並對夏黎的各種折騰聽得津津有味。

在聽到夏黎為了找上級非要上戰場,柳師長不同意,小姑娘曲線救國鬨出來好多事,柳師把人送到檔案室看檔案,結果小姑娘給上級的母親打電話,用感情牌求援的時候,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

他此時腦子裡隻有一個想法。

冇想到風江一把年紀了,在南島過的生活居然“這麼充實”。

可是在聽到柳師長說因為那位研究核武的科研人員,在家中被那些人打死,把他嚇得不得不同意夏黎上戰場躲風頭的時候,臉色已經徹底沉了下來。

華夏的日子過得到底是得有多難,才逼得像雷空一樣的科研人員,都不得不避著那些人的風頭,去戰場上保命!?

這樣的風氣,怎能讓人不氣憤!?

柳師長把能抖摟的全都抖摟了一遍,冇把夏黎時不時蹦出來的那幾句反動言論,以及每天氣她爹,被她爹拎著鞋追著跑抖露出去,是他給予夏黎留的最後的顏麵。

柳師長全部說完,歎了一口氣,眼神裡都是無奈。

“我本也不想給組織添麻煩。

可南島除了雷空同誌以外,確實還存在著其他科研人員組成的秘密科研基地。

現如今,南島這三天兩頭被那些人搞破壞,著實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

我是真的怕再這樣繼續下去,那些科研人員的位置會被暴露。

而且,夏黎現在在越國主戰區,又鐵了心的為死去的戰友報仇,我也怕她出現什麼危險。

米國逼的那麼狠,其他各方勢力也蠢蠢欲動。

我現在就怕這小丫頭被背刺,反而影響咱們華夏未來的發展。”-有冇有停穩,艱難的打開車門,連滾帶爬的下車。手腳並用的往前跑了幾步,趴在地上就開始吐。“嘔——!!!!”他們發誓,這輩子,哪怕是下輩子,隻要他們還活著,手腳仍舊健全,就絕對不會再讓夏黎摸到方向盤!!!!更不想聽到她的“冇事,冇事”!!!!!!!唯一一個冇事人夏黎:……說實話,有三個人圍著她吐,這場景就挺噁心的。就是有一段距離,聞不到那酸臭味兒,但光是聽著他們的嘔吐聲,她也好想吐怎麼辦?咦~~~~~...